放棄責任不是修煉、放棄成長不是修煉

在鎮壓中,父母沒能保護子女,讓孩子被性侵,是另外一個慘痛話題。 我在自媒體節目中一直說,放棄責任不是修煉、放棄成長不是修煉。 在法輪功網站上,一些交流文章流於八股文,反過來又促進這個群體中的虛無僵硬的修煉實踐。 現實中需要承擔責任的人如果退縮、迴避,需要你保護和支撐的人就陷入困境,或者更悲慘的處境。 我在《面對社會失序中的思考》這期節目中說,家庭對男人的要求,是先於你所保護的人去死;要思考在社會大亂時,把你的敵人當作食物,準備粗鹽醃起他的肉。我說,如果你問我,你這不是不符合「真善忍」嗎;我的回答是,我在爲你實踐「真善忍」創造條件。

健翮高騫

最近我累壞了。我已經四十九歲了。 1月21日拜登上臺後我就開始建立自己的雲端文檔處理平臺、雲端音視頻會議平臺和長毛象社交平臺。日前都建立好了。公司日常工作緊張。同時公司要淘汰現在使用的數據倉庫,轉到谷歌雲平臺。我爲了端穩飯碗必須快速學習。 我比一般人聰明,但是有多動症;自己沒興趣的東西,需要比別人花兩倍到三倍的力氣集中精力,短時間內就會很疲勞。我幹的數據庫的活十分瑣碎繁雜,一點不適合我。 我二十五歲幹這個還行,五十歲還這樣短跑衝刺,日復一日地幹都掙不出退休金。我真是覺得日暮途遠。 我想看一些重要的書。二十年來法輪功群體被那幾個網站引導得迴避現實,自己和下一代耽誤了很多。我目力所及,沒有人像我這樣有洞見和勇氣說出這些。我要看一些重要的書。我想在人生剩下的時間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但是我真的特別累。

大道與禮

孔子當年一生奔波,推崇「克己復禮」,在上遊說君主,在下教育弟子。周公的「禮」是他一生的志業。但是他在《禮運》中對於「禮」和實踐「禮」的人是這樣說的: 昔者,仲尼與於蜡賓,事畢,出遊於觀之上,喟然而歎。仲尼之歎,蓋歎魯也。 言偃在側曰:「君子何歎?」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 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今大道既隱,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大人世及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里,以賢勇知,以功為己。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著其義,以考其信,著有過, 刑仁講讓,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勢者去,眾以為殃,是謂『小康』。 在孔子看來,禹湯文武成王周公,都是大道既隱之後,上天選中的人。而孔子「喟然而嘆」,原因在於「大道既隱」。 在大道未隱的時代鄉里的普通人,和大道既隱的時代叱吒風雲的人,誰更幸福呢? 如何在有限的人生中,知道「大道」是存在的,一定程度上實踐大道,是我們乃至整個世界的人往幸福方向走的唯一途徑。 孔子這段話和老子所謂「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為之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說的意思差不多。

「一路同行」社交服務器

谷歌市值一萬四千億美元; 臉書市值七千七百億美元;推特市值五百四十億美元。我有個問題:各位使用谷歌的搜索、臉書推特的帳號,從來是免費的,他們哪來這麼多錢?答案是:您各位就是商品。 現在,我建立了自己的去中心化社交平臺。我向大家募捐。同時,隨着用戶增多,我會向用戶收取小額費用,同時會有免費使用計劃。您免費用谷歌臉書推特,您依靠他們;您給我捐款、購買服務,我依靠您。 我們在群裏聊天,好處是熱鬧,壞處是幾個人聊天,其他人就無法聊自己感興趣的話題。 一個400人的群,如果其中總有390人在某一時刻無法發言,隨着這個群變大,大家就越來越不願說話,這個群就失去生機。留下來的是經常交談的幾個人,還有貼宣傳品的人。 這個問題此刻已經被解決,就是我建立的Together 「一路同行」社交服務器。 https://together.chaoyu.us 在這個服務器上,各位可以獲得類似twitter的體驗,每次發帖比twitter字數多,可以是500字符。同時,那裏不是400人,而是400萬人,您逐漸瞭解長毛象社區後,可以follow其他服務器上的人,他們也可以follow您。follow之後,他們的動態,就可以出現在您的federated (社區聯邦)時間線上;當然您也可以只看本地時間線。這樣可以兼顧小共同體內部的親密氣氛與瞭解外部世界。 transferwise : [email protected] Paypal:https://paypal.me/realyuchao Chase Quickpay/ Zelle: [email protected] 我接受電子幣捐款,幣種和地址如下: BTC: 3KJ4CP1EKMFR4ZfggpgFCzLXy6Zp9s4bph ETH: 0xA58195F470A5cDe4778507D227b2d34D81BFa92a LTC: Lc2x67uKL1RrdWCkpgzUZy2eJfRbvfZPmb ZEC: t1JbprWFrW3c5NHwvKzE6nGpSxfBjjiqtWQ XMR: 85VkmqGspNdDqNZrwb7myrWX6hs71K8jrSAquhjJcdaN4BZjTmV9HTzaCautuHkx6tKr6krFMaNxAc5Kiwr5tZTmRVMg56G BCH: bitcoincash:pqskrl9n8pdqwevwzk80ep5p9fzv0u6phs9209ljq7

Big Techs是自由的大敵

Big Techs已經成爲自由的敵人。此前十幾年,他們提供頂級信息工具給中共,中共用在十億數量級的人口上,這個級別的人口,以及中國毫無人權的政策,共同構成這些頂級工具在別處無法獲得的use cases。 工具的威力,是結合use cases體現的。就如同生化武器,要結合人體實驗才能真正研製成功。此刻Big Techs已經利器在手,並且對美國以及文明世界開刀了。 問題的核心已經不在中資,而在Big Techs了。

我看clubhouse

談論clubhouse,不能從用戶體驗角度談。你所談的任何用戶體驗,使用微博、QQ、抖音……的中國人,都能一臉幸福地和你說出十倍以上的用戶體驗。 想接觸名人、有錢人,中國有的是;一個村長手上就有十幾億,硅谷精英算什麼?一個xx書記,二奶上百人,住滿一個小區,由二奶中的MBA管理,僅有幾個前女友的馬斯克豈不是遜爆了? 別人的錢不是你的錢,別人的名不是你的名。在美國夢能成真的時候,也許有一天,在臺上的會是你;在美國夢的根基已經腐朽傾頹之時,垂涎酒足飯飽者的氣息,卻不知道他們下一次嚼的可能就是你的肉,羨慕他們的換成另外一批人。 我的signal上一個個出現通訊錄中的聯繫人,有我的同事,有一面之交的人。一週之內四千萬人涌入signal,從哪裏涌入呢?目的地是signal,他們離開了哪裏呢?Big Techs。一週內四千萬用戶,與clubhouse幾年內攢的數百萬用戶,孰輕孰重呢? Rob Braxman稱,openvpn UDP 1194端口被美國全國范圍限制,運營商包括AT&T,GTT等。更驚人的是當他開始將端口換成TCP443端口(偽裝HTTPS),速度一度恢復,但是在做節目當天,443端口也開始被限制了。Rob懷疑美國的電信運營商開始使用深度包檢測(中共防火牆早期技術)他認為美國運營商開始抄共產黨作業屏蔽VPN。有關硬件防火牆的結論,尚有待證實;軟件方面,2017年google開發出極其強大的Jigsaw輿情控制軟件,專門刪除「有害言論」,是與紐約時報合作的。說是針對選舉中有害言論,但是可以用於所有領域。形勢危險至此,怎麼還能用喉嚨的聲紋往對方刀口上湊呢?這是我們知道的,還有我們不知道的。 iphone只能用作檯面上的良民證;imac得換,視頻處理用davinci代替Final Cut Pro;google應用要儘可能換成其他應用。 「用蘋果很時尚」,這是十五年前的思路了;此刻這樣想,整個就是狀況外。 此刻,緊趕慢趕打包袱搬家,已經有些晚了。 Credit: 藍寶石醬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