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說與中俄衝突的可能性上升

美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ark Milley說與中俄衝突的可能性上升。 這個世界不安全。多讀書、鍛鍊身體,做好日子越過越黑暗的準備。不要相信身邊的歲月靜好者,他們要麼是僥倖活着,要麼是鴨子划水,上面悠閒,下面緊倒騰着——可他們不告訴你自己緊倒騰。   https://twitter.com/backtolife_2022/status/1511570539239944205?s=20&t=0oc9IYBFJLijhCSNQgKiIw

烏克蘭深度介入美國國內政治二三事

2014年,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以數百萬美元僱用Hunter Biden,此刻Joe Biden是副總統。Burisma因涉嫌腐敗受到調查時,Joe Biden直接要求當時的烏克蘭總統解僱負責起訴的檢察官。 Joe Biden在外交關係委員會(2018年1月23日)公開講話: 「我過去了,我想,是第十二、十三次去基輔。我本來要宣布又有一個十億美元的貸款擔保,我說,“我不打算–或者說,我們不打算給你這十億美元。”他們說,“你沒有權力。你不是總統。” (烏克蘭)總統說,我說,“給他(歐巴馬)打電話。” 我說,“我告訴你,你不會得到那十億美元。” 我說,“你不會得到那十億美元。我將在–我想大約是六個小時後離開這裡。”我看著他們,說:“我在六個小時內離開。如果檢察官不被解僱,你就拿不到錢。”好吧,狗娘養的。他被解雇了。」 拜登說檢察官才是搞腐敗的人。烏克蘭反俄派別在2016年指控總統候選人川普勾結俄羅斯一事中也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Alexandra Chalupa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一名烏克蘭裔美國特工,曾為克林頓政府工作。據Politico報導,她領導了2016年陷害川普與俄羅斯勾結。她與烏克蘭駐華盛頓大使館、希拉里總統競選團隊、國會議員以及《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雅虎新聞等媒體的記者協調作戰。聯邦調查局與烏克蘭反貪局合作,製作了針對川普競選團隊負責人的指控,在《紐約時報》上發表。 多名烏克蘭官員在媒體上反對川普和他的團隊。烏克蘭內政部長、前總理、駐美大使和一名議員稱川普 “對美國來說是比恐怖主義更大的危險”,並說他 “挑戰了自由世界的價值”。 川普當選後,烏克蘭在他的第一次彈劾中發揮了很大作用。多名國務院官員後來承認,他們違背了他關於烏克蘭的政策指令,因為他們不同意這些指令。民主黨人啟動彈劾程序主要是根據白宮烏克蘭問題專家Alexander Vindman中校的說法。Vindman指責川普不適當地威脅扣留對烏克蘭的援助,以迫使對亨特拜登的商業交易進行調查。文德曼與烏克蘭的某些派別關係非常密切,他承認他們多次試圖僱用他。烏克蘭政府曾三次提出讓他擔任國防部長。 關於烏克蘭的指控讓川普在2019年12月被彈劾,但最終,川普沒有被定罪。 受訪者是Hillsdale College憲法101課程的教授之一,Victor David Hanson。

以共同體爲基點觀察思考

就俄烏戰爭,朋友問:有人跑到我家亂砸一通,還打傷我家人,我只好被迫反抗,於是我與對方在我家打成一團。此時誰該被譴責,誰該被支持,似乎不難判斷。還是難道結論是雙方都有問題? 我: 「此時誰該被譴責,誰該被支持,似乎不難判斷。」——是的。譴責誰,支持誰,不難判斷;誰來譴責,誰來支持,我有幾個問題想問。 中國幼兒園幼童被兇徒砍殺、路人被兇徒無端砍殺,網上很多人冷笑說「支人善刃」,毫無同情;您是臺灣朋友,我知道很多臺灣民衆對於六四慘案,認爲是「他國事務」——背後的複雜原因我都理解,我沒有責備之意,只是指出這個事實。 對於烏克蘭的支持和對於中國民衆慘痛遭遇的冷漠,這之間的差別是從哪裏來的?對「他國事務」的不關心,來自中共的敵意和網上中國人的惡言;對烏克蘭的支持,來自臺灣自身處境與烏克蘭的類似之處。而支持與反對的共同之處在於,自己所在的共同體的處境,決定了自己對兩件事的態度差別很大。因爲人們最關心的是身邊的人,社區的人,更大共同體比如同一國家的人,他們的處境、前途、命運。因此人們會看着慘劇的發生,你會這樣做,我會這樣做,所有人都會這樣做。因爲我們內心知道,我們改變不了人類上萬年來不變的人性,即,人就是會殺戮和傷害。 既然關鍵點在於自己所處的共同體,那麼這個共同體的利害得失,就是要首先考慮的。人應該有普世人權,但誰來支持和保證某個人享有普世人權?「女人不應該被強姦」,所以我們要反對俄國士兵強姦烏克蘭婦女;與此同時,在臺灣土地上,高舉「立即給予香港抗爭者政治庇護權、修法捍衛民主權利、不靠親資民進黨」的五名香港人,這五個人一定也痛心香港女性在2019年的鎮壓中被強姦,爲什麼臺灣人討厭他們?並非因爲臺灣人冷漠無情,而是因爲臺灣的安全會被傷害。 媒體上報道的更多是民衆遭受的蹂躪、某個城市的戰局,而有些事情很少提到,比如,烏克蘭此刻爲了戰爭欠了多少債,欠了誰的債(我聽說有IMF、世界銀行);美國、歐洲提供的武器是贈送還是欠債;爲了還債烏克蘭需要答應什麼條件;這些條件與俄國提出的條件,哪個更嚴苛;從烏克蘭戰爭中獲益的集團,他們對此刻刊登烏克蘭民衆遭受蹂躪的媒體,是否有影響甚至控制……誰死,誰被強姦,誰得利,是否有清晰公開的探討? 俄烏戰爭至今,美國、歐洲、中國等各方勢力糾纏其中,世界地緣政治格局未來如何沒人知道;在這個混亂中,對內明晰自己共同體的核心利益與未來,對外梳理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比站隊重要得多。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