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聖誕禮物

分享我的聖誕禮物。寫文章的心得。 想寫出好文章,基礎是大量閱讀。僅就文字而言,好的中文,來自古文,加上清晰的邏輯。古文,我覺得《古文觀止》、《史記》、《昭明文選》值得讀。邏輯,需要找一本大學邏輯教材,還有讀西方大家的作品。書要反覆讀。讀很多遍。隨著自己成長,同一篇文章的理解不一樣。這是談文辭。 觀點,要讀歷史和高明人的見解。氣韻,來自內省和對人類固有弱點的悲憫,以及對更高價值的堅信與堅守。 學會使用碎片時間。使用Kindle等閱讀器,讓自己在碎片時間可以讀書。使用工具,把youtube上的講座扒下來變成音頻,放到隨身設備裡,隨時可以聽。 還有個重要問題:為什麼要讀書?每個人答案不同。就我而言,我不得不讀。從很小的時候,我就發現,我和司馬遷、李白的內心更近。而周圍人多是惡意和傷害。讀書、聽音樂、欣賞藝術作品、逛大都會博物館,於我而言,是內心和靈魂與眾多偉大靈魂相會,互相訴說和聆聽。於我而言,這是必需,而非可有可無。我們的人生,並非僅僅此時此地。偉大靈魂的和聲一直在奏響。和他們共鳴。讓身邊的人也共鳴。

雪國冬景之一

寒冷溼潤的美國北部,所有植物都被一層白霜裹住。樹樹銀條,背襯著灰色的天空,明亮耀眼。陽光穿過烏雲的縫隙,從側面照射下來,我周圍一片明亮。美麗奇異的景色,讓我心動。 在中國,從小到大,春夏秋冬,各種景色都讓我內心有種惆悵,難以舒懷。即便是花好月圓,良辰美景,美酒高朋,也難掩內心迴響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如此的感嘆。更不要說西湖的陰晴變態,嶺南的火紅木棉。我第一次在華南農學院見到高大的木棉樹,內心震動。火紅的木棉花,象是仁人志士胸中的志氣和鮮血,泰然噴出。我差點掉淚。 在美國,無論是明月高懸,還是湖光瀲灩,還是浩瀚大洋,我眼裡,只看到不同的美景,內心再也沒有在中國的那種惆悵。我不知我在中國曾經付出過什麼,從小輾轉反側,寤寐思服,上下求索。我覺得美國和中國,就象完全隔開的兩個世界。

人生匆匆

我的一位澳洲同修突然去世了。不到一天之前她還在臉書上發佈了狀態更新。心情沉重惋惜。 幾年中,我有六位臉書朋友去世。 不知爲何,想起在獄中的冬天,我摔傷右腳。可能骨頭摔壞了,腳踝腫得快和小腿一樣粗。每一秒鐘都不間斷地疼。獄醫說“沒事”。給了我幾片白色止痛片,沒做任何其他處理。 幾乎在同一時間,清華同學王爲宇在同一監獄,被踢斷右腳跟腱。從那時候到出獄後數年,我右腳一直咯嘣咯嘣響。在獄內我右腳還沒全好的時候,我怕肌肉萎縮,我就一瘸一瘸原地小跑,身上穿着赭紅色破毛衣,是我從監獄垃圾堆撿的。回來洗出好幾盆泥水,晾乾穿上了。袖口脫了線,跟着我手臂滴里耷拉晃。 其他犯人看我瘸腿原地跑,笑着說“虞超你真成華子良了”。華子良是中共著名宣傳小說《紅巖》中的人物,在重慶歌樂山渣滓洞軍統獄內裝瘋跑步,活到最後。我聽了也笑了,估計是獰笑。 獄方不讓我們買毛衣,說是怕我們拆開線,搓成繩上吊自殺。我私下煽動別的犯人說,他媽的,用個毛衣就怕我們自殺,你發給我鐵鍬讓我幹農活的時候,不怕我用鐵鍬拍死你? 我那時一邊原地跑,一邊不知道這條路跑到什麼時候是個頭。但是我咬緊牙關跑。我還讀柏拉圖、《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民主》、期貨從業人員資格考試、宏觀經濟學、微觀經濟學、軟件工程等等,不是光煽動犯人不滿情緒。 我就從那時一直跑到現在。右腳現在全好了。人生匆匆,儘量努力讓自己更好,讓世界更好。

在父親的人生盡頭

在人生的盡頭和我爸聊天。 我爸說,“我這輩子就在人民大學呆著,你的一生真是豐富。我有時候一個人想,虞超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啊。”我內心沉重,但是又忍不住笑了。內心沉重是因為,我爸是人生中最不瞭解我的人。我就是他兒子,所有的成長、選擇,就在他眼前,他就是不理解。他說,“對你我百思不得其解”。中共剛開始鎮壓那些年,他多次說,“你媽要活著,你就不會這樣了,你聽你媽的話。”我當時心想,你也不瞭解我,也不瞭解媽媽。不過幸虧我媽走得早,不然那些事得讓她心疼死。笑了是因為,我人生中的大動作,在當時都是不得不做的唯一選擇。中共鎮壓法輪功,我不能不反抗啊。在逃亡、監禁的各種痛苦中,我想過幾十上百遍,想來想去,我非上不可,我不能退啊。我笑了,對我爸說,“我是衝鋒陷陣的人,爸,從小就是。你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 我在上清華時就煉法輪功,我爸和他的妹妹、妹夫鄙夷得不行。他們覺得我無能、愚蠢、沒見識。我姑父說,“你這算怎麼回事,你去佛學院還能有個碩士學位呢!”我瞠目不知所對。“佛學院”?“碩士”?下了大獄後,他們實在不明白我犯了什麼大事,怎麼判那麼重。中共怕丟臉,判決書上寫的是另外的原因。出獄後他們不知道我如何能出國並在美國落腳。我簡單告訴我爸,“美國需要我這樣的人。”他們看到我有份工作,兒子上了美國大學,他們一方面覺得這些實打實的利益重要,一方面覺得這和刑滿釋放人員的人生不搭。對我來說,工作只是掙口飯吃的途徑;我不為自己有能力溫飽顧盼自雄,就如我不會對阿拉斯加的黑熊肅然起敬,僅僅因為他一天能吃到幾十公斤新鮮三文魚。至於美國大學,外在的教育只是提醒,教育的核心在於自我教育。我不知道蘇格拉底和耶穌基督是哪所大學畢業的,什麼學位。 心情沉重、感慨。我剛出獄的時候,我爸對我說,“虞超啊,我快死了。”我說,“爸,我也快死了。”我爸很驚訝,問,“你怎麼快死了?”我說,“爸,你怎麼到現在還不知道,人一生出來就快死了?”

奴隸制全球化

中共挺全球化,是把中國人當成豬仔,原地賣到全世界;把美麗山河,變成有毒的垃圾場。西方精英不管本國民眾死活,用中共治下奴隸的生活方式,侵蝕本國民眾的生活方式。雙方狼狽為奸。 川普團隊中的成員,多強硬反中共。除了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Navarro,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Matt Pottinger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人。他們想讓自己的國家和人民,象人一樣活著,而不是為了眼前一點利益泡在他人的痛苦和血水中自我陶醉,最終也成為一無所有的奴隸。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