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舞、心得交流

我一直在思考,爲什麼廣場舞參與者中,中老年女性居多?老年男子爲何少跳廣場舞?與此同時我注意到,有些法輪功網站的心得交流文章,很多來自受教育程度低下的老年婦女,如何處理與女兒女婿關係,如何給他們帶孩子,如何吃家裏剩飯但是身體仍然好,讓女兒女婿認識到法輪功真的對身體好。我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即,1. 老年婦女爲何是廣場舞的主要組成人群;2. 心性交流文章中,對於法輪功的實踐,與廣場舞是否有某種可類比之處?當然我覺得那種實踐對於家庭與社會還是有益的。 對於第一個問題,我的回答是,中國男子在等級制度森嚴,相互傷害極其嚴重的環境中成長,所有荷爾蒙、腎上腺素都消耗在從幼兒園開始一直到老年的自我扭曲中,外化爲等級制度中的上下關係。因此一旦離開等級制度賦閒在家,幾乎是社會學意義上的閹割,因此成爲無性人的存在。故此廣場舞這種自我表達,不能引起他的興趣。而婦女在這個以男子-等級爲基本框架的環境中,或可稍微免於汲汲營營,故此在晚年無需取悅他人時,可以在廣場伴隨音樂一展風采。 對於第二個問題,我關心的是,法輪功的道理,如果更多的是由與中國廣場舞愛好者社會、文化、教育水平同構的群體加以實踐和闡述,能走多遠,在外人眼裏能如何與全能神等教派區分,如何讓自己逐漸成長的子女也從中受益,是值得考慮的問題。 ————————————— 有人讀後指出:「老頭都在下棋」;我說,「是的,但是他們不寫心得交流」。

回答有關讀書的問題

有朋友問: 每次看完您的文字及下方评论,都有收获,我在自我教育,以前这些都没听过~眞心谢谢了;您说【多讀書,多思考,少爭論】(我忘了是不是您說的了?)读书是很重要,我的问题是:如果自由看书时间是一定的,我怎么分配看大法书和常人书的比例呢?不是有句说“装的越多变化越快”吗? 我的回答: 很好的問題。 我讀書,是因爲內心的使命感。除了爲家人負責,這個世界需要我作爲修煉人,能站住腳;我們的下一代,需要看到我能站住腳;我們的同修,也需要我。 凡事從自己得失出發考慮,能離神更近嗎?很多這樣想的同修,在實踐中離神更近了嗎?我看到有的人家庭關係,親子關係存在問題。看常人書和學法並不矛盾。之所以有人覺得矛盾,我覺得是因爲自己患得患失的緣故。 ————————– 自己多讀書。一定要多讀書。 不要聽那些人告訴你,光讀大法的書就可以了。 中共建政,斬斷了中國人多少代的傳承。重要的就是不讓中國人讀書,法輪功話語包裝的讀書無用論可以休矣。 ————————- 我在自己談教育的專輯中,反覆說過,重要的是自我教育,而不是改變孩子。 自己回顧過去一年,有何長進;回顧過去三年,有何長進;回顧過去五年,有何長進;回顧過去十年,有何長進——自己是否走在正途上了,比孩子是否走在正途上了,更值得問自己。 對孩子,一定不要拿法輪功的詞語,作為強制孩子的手段。太多同修的孩子離開修煉,我覺得和他們用法輪功強制孩子有很大關係。就是拿大法包裝自己的控制慾。比用師父法像辟邪還要糟糕多了。 自己在修煉中向內找,和孩子說自己心裡的所得,以及心裡的迷惑;和孩子說自己的成功,交流自己的失敗。幫助孩子成長的同時,他會是你人生永遠的同行者。

關於父母控制孩子

激怒就是控制的一種方式。我四十歲,經歷了監獄的磨練之後,才差不多不被這種激怒控制。 這些父母,或者出於內心的軟弱,或者出於內心的惡,或者兼而有之,他們小時用體力、經驗、錢等控制孩子,孩子成年後,他們知道(或者潛意識知道)自己其實對孩子不好,知道孩子心裡有怨恨,同時有缺憾,他們非常精準地激怒孩子,因為這是他們所剩不多的控制方式。他們知道你難以控制,所以他們開始試著接近你的孩子、評價你的孩子,以激怒你。 他們還有最後一個辦法,就是自虐。 激怒你,是因為你心裡還1. 殘存對他們認可自己的期待 2. 對過去有缺憾,現在你成年了,仍然得不到好話、沒有默契,刺激你想起自己沒有經驗的青澀年代的缺憾和痛苦。 自虐,是利用你心裡殘存的唯一一些基本人類情感——畢竟是父母,畢竟是老了,但是他們還是要控制你,傷害你。 因為他們找不到自己,就通過傷害他人,找到自己。傷害比呼吸還要重要。 我經過所有這一切。我經過所有這些撕心裂肺的痛苦。我現在面臨最後的那個離別。 我看到人軟弱、我看到人會被惡控制,軟弱的人被惡控制,就傷害自己最期望得到他的愛的家人,經常是孩子。 軟弱的人難以改變,他們被惡控制;我發自內心大聲對自己喊:就在我這裡,終結這個軟弱與惡的傳承。 我基本成功了。我沒有這樣對待孩子。四十歲以後我不那麼被各種方法控制,包括激怒也不太能控制我。儘管我有些PTSD,容易暴怒。 關鍵就在於,發現自己內心的軟弱,直面自己內心的缺憾。 不在於如何生氣,生氣的時候你還是被控制。你要看看自己童年,少年,青年,哪些傷還沒有痊癒。這個世界上,你不給自己療傷,就沒有人給你療傷了。成長,而後痊癒,經常是在幫助別人中,自己痊癒,因為你以前經歷的種種痛苦,在用它帶來的洞見和所得幫助別人時,你過去的痛苦就此有了意義。此刻就是痛苦痊癒,內心被撫平的時候。

艱難的痊癒

我經歷過很多極其瘋狂的爭吵,在我原生家庭中。我沒有地方躲,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數不清次數的爭吵,互相傷害。 爭吵和廝殺逐漸變成我面對這個世界的唯一方式。 我還記得十五六歲時,因為一件事情,和家人爭吵,其實主要原因,也是我爸再次欺凌我。我大姐說,“虞超六歲的時候挺好的,不是現在這樣。”說著就掉下眼淚。我當時心裡難過,但是不知道人生中還有其他的路,不知道自己能活出真正的自己,以為氣恨和瘋狂中的自己纔是強大的。我必須感覺到自己強大,否則我承受不住曾經的軟弱、凌辱,以及看不到前途的無窮黑暗。這只是一個沒有自我提升的原生家庭給予孩子痛苦的萬分之一,都遠遠不到。我沒有足夠的語言,也沒有時間,說出過去的全部。 真正的改變,從我修煉法輪大法開始。所有的東西都變了。當時不知道,回頭看過去,才看到那些自己在絕望中認為不可改變的,在我修煉中,都變成可以改變的。 然後我進了監獄,又是劇烈的瘋狂與仇恨,但是和以前不同的是,我可以不那麼在其中了。殺人犯、強姦犯、販毒團伙的地區負責人、表面張狂但內心虛弱痛苦的(沒準我就是,或者至少曾經是)、表面溫文爾雅但內心狠毒的(沒準我也是)…… 我發現人所面臨的基本困境,有很多相似之處。Kathy的很多話很難聽,我知道。但在我看來,這不是上面對話在我眼中的關鍵。我看到的關鍵,是我下面提出的問題:要跋涉多久,才能真正的痊癒?痊癒是來自怒氣發洩時的鋒利,還是來自真正明白作為人的基本困境,自己努力走出去,同時分享這些想法給別人,也許能安慰和鼓勵別人? 我最終可能會刪除上面的爭執,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會在對自己、對他人的看法和行為中繼續走人生的路;時間最終會把我們每個人從世上帶走,我相信我們還會繼續跋涉生命的長河。我希望我們能走出過去的自己,活出真正的自己。

代際複製的奴隸人生

學校教育主要目的,就是用規訓和懲罰,將心理痛苦和讀書連在一起,讓大部分人完全喪失閱讀習慣,喪失獨立思考能力,讓他們成爲有人類智能的奴隸。有年輕人自得地認爲,學校沒用,讀書沒用,自己纔懂得什麼是聰明——殊不知自己正是學校製造的標準廢品。學校的主要目的就是製造廢品,否則既有統治者將面對心靈覺醒的完善的人。他們的奴役將徹底終結。 另外一部分人,讓他們沉溺於名利帶來的佔據資源的快感中,用另一種方式離開人類有尊嚴的存在。這些人會成爲高等奴隸,驅策上面提到的低等奴隸。 從這樣摧毀式的教育中出來的,還追求獨立思考,心靈自由的人,少之又少。 老一輩吃了不讀書不思考的虧,但是又不明白自己在學校裏是如何失敗的,就更用家長的權威和強制,壓迫孩子讀書; 孩子逐漸蔑視在社會上跌跌撞撞倖存的長輩,僅僅因爲懂得一些手機的功能,就認爲長輩過時了;不知道自己只不過在一個新的場景中重複長輩的一生,說不定還不如長輩。 就這樣,一輩一輩重複痛苦的奴隸人生,兒童被壯年父母凌辱強制;晚年父母被壯年子女蔑視拋棄。 我看到這一切,就一直鼓勵和提醒身邊朋友讀書。鼓勵他們獨立思考,在人生中自立。追求自由心靈的路上,悲憫會油然而生,自己會對自己更好,對世界更好。那些眼睛耳朵都被堵住的人,還在大聲背誦他們的教條,還在拿我當成異類甚至敵人。

2018年聖誕禮物

分享我的聖誕禮物。寫文章的心得。 想寫出好文章,基礎是大量閱讀。僅就文字而言,好的中文,來自古文,加上清晰的邏輯。古文,我覺得《古文觀止》、《史記》、《昭明文選》值得讀。邏輯,需要找一本大學邏輯教材,還有讀西方大家的作品。書要反覆讀。讀很多遍。隨著自己成長,同一篇文章的理解不一樣。這是談文辭。 觀點,要讀歷史和高明人的見解。氣韻,來自內省和對人類固有弱點的悲憫,以及對更高價值的堅信與堅守。 學會使用碎片時間。使用Kindle等閱讀器,讓自己在碎片時間可以讀書。使用工具,把youtube上的講座扒下來變成音頻,放到隨身設備裡,隨時可以聽。 還有個重要問題:為什麼要讀書?每個人答案不同。就我而言,我不得不讀。從很小的時候,我就發現,我和司馬遷、李白的內心更近。而周圍人多是惡意和傷害。讀書、聽音樂、欣賞藝術作品、逛大都會博物館,於我而言,是內心和靈魂與眾多偉大靈魂相會,互相訴說和聆聽。於我而言,這是必需,而非可有可無。我們的人生,並非僅僅此時此地。偉大靈魂的和聲一直在奏響。和他們共鳴。讓身邊的人也共鳴。

雪國冬景之一

寒冷溼潤的美國北部,所有植物都被一層白霜裹住。樹樹銀條,背襯著灰色的天空,明亮耀眼。陽光穿過烏雲的縫隙,從側面照射下來,我周圍一片明亮。美麗奇異的景色,讓我心動。 在中國,從小到大,春夏秋冬,各種景色都讓我內心有種惆悵,難以舒懷。即便是花好月圓,良辰美景,美酒高朋,也難掩內心迴響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如此的感嘆。更不要說西湖的陰晴變態,嶺南的火紅木棉。我第一次在華南農學院見到高大的木棉樹,內心震動。火紅的木棉花,象是仁人志士胸中的志氣和鮮血,泰然噴出。我差點掉淚。 在美國,無論是明月高懸,還是湖光瀲灩,還是浩瀚大洋,我眼裡,只看到不同的美景,內心再也沒有在中國的那種惆悵。我不知我在中國曾經付出過什麼,從小輾轉反側,寤寐思服,上下求索。我覺得美國和中國,就象完全隔開的兩個世界。

人生匆匆

我的一位澳洲同修突然去世了。不到一天之前她還在臉書上發佈了狀態更新。心情沉重惋惜。 幾年中,我有六位臉書朋友去世。 不知爲何,想起在獄中的冬天,我摔傷右腳。可能骨頭摔壞了,腳踝腫得快和小腿一樣粗。每一秒鐘都不間斷地疼。獄醫說“沒事”。給了我幾片白色止痛片,沒做任何其他處理。 幾乎在同一時間,清華同學王爲宇在同一監獄,被踢斷右腳跟腱。從那時候到出獄後數年,我右腳一直咯嘣咯嘣響。在獄內我右腳還沒全好的時候,我怕肌肉萎縮,我就一瘸一瘸原地小跑,身上穿着赭紅色破毛衣,是我從監獄垃圾堆撿的。回來洗出好幾盆泥水,晾乾穿上了。袖口脫了線,跟着我手臂滴里耷拉晃。 其他犯人看我瘸腿原地跑,笑着說“虞超你真成華子良了”。華子良是中共著名宣傳小說《紅巖》中的人物,在重慶歌樂山渣滓洞軍統獄內裝瘋跑步,活到最後。我聽了也笑了,估計是獰笑。 獄方不讓我們買毛衣,說是怕我們拆開線,搓成繩上吊自殺。我私下煽動別的犯人說,他媽的,用個毛衣就怕我們自殺,你發給我鐵鍬讓我幹農活的時候,不怕我用鐵鍬拍死你? 我那時一邊原地跑,一邊不知道這條路跑到什麼時候是個頭。但是我咬緊牙關跑。我還讀柏拉圖、《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民主》、期貨從業人員資格考試、宏觀經濟學、微觀經濟學、軟件工程等等,不是光煽動犯人不滿情緒。 我就從那時一直跑到現在。右腳現在全好了。人生匆匆,儘量努力讓自己更好,讓世界更好。

奴隸制全球化

中共挺全球化,是把中國人當成豬仔,原地賣到全世界;把美麗山河,變成有毒的垃圾場。西方精英不管本國民眾死活,用中共治下奴隸的生活方式,侵蝕本國民眾的生活方式。雙方狼狽為奸。 川普團隊中的成員,多強硬反中共。除了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Navarro,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Matt Pottinger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人。他們想讓自己的國家和人民,象人一樣活著,而不是為了眼前一點利益泡在他人的痛苦和血水中自我陶醉,最終也成為一無所有的奴隸。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