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下去能修成嗎」

同修來信,敘述自己的情況,並問「這樣下去能修成嗎」,我给同修的回信如下: 無論是修煉,還是不修煉但想把人生過得充實、向上、有意義,你得做那些內心覺得真正正確的事情。你可以違心說話,違心生活,但是這種生活痛苦很多。做那些內心覺得真正正確的事情也會面臨痛苦,但是這種痛苦你覺得值得。 你信中被你稱爲“修煉”的很多做法,在我看來不是修煉,而是維護一些說法,比如,「自焚的人不是法輪功」。「拿什麼去證實大法的光明和美好」——首先你得活出光明和美好。法輪功的主流修煉實踐,事實上出了大問題,你的經歷就是這些問題的一部分。 「他拿自己以前對大法的理解,現在反過來攻擊大法」——如果你丈夫指出的問題,被你認爲就是法輪功的正確實踐,那麼我認爲早點離開法輪功爲好;但我在節目中反覆說的,就是我認爲那些做法不符合修煉的道理,不是法輪功的修煉實踐,並且談出我對修煉的看法。 並非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們就進了保險箱;我們需要比以前更爲真實的面對自己,更爲真實的面對這個世界,而不是閉上眼自我標榜長達二十年,還把這叫成「救大穹」。 「這麼多的同修都是這樣的問題,這樣下去能修成嗎?這樣大面積的問題,爲什麼不能得到糾正和解決呢?」——你看到這種現象,身處這種現象,時間應該不短了,你做過什麼嗎?你等待誰來解決這個問題?法輪功修煉者號稱一億人,爲什麼只有我虞超從道理上公開說出這些問題?面對這些,說出來,用生命走出一條路,這是修煉;看到了,自欺欺人、掩耳盜鈴、閉目塞聽,這不是修煉。不要說「修成」,就是有點良心的常人都比這些自以爲「上了法船」的自稱法輪功學員、看着我們群體修煉實踐一路走到現在,不說出內心的話,反而跟風、刻薄對待同修、窺測風向再說話的人,更有良知和血性。「地獄門前僧道多」,也許並非憤世之言。 你信中的事情,你看到,我看到,所有人都看到;爲什麼只有我虞超一個人說;自己二十年來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什麼;法輪功二十年來的實踐,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什麼——我覺得這些問題值得好好問自己,給自己內心一個切實的回答。

大家都完蛋——向五毛弟兄交心

「長久看大家都完蛋」——這是梅納德・凱恩斯說的,我不敢掠美。 我們敬愛的林彪林副統帥——祝他身體永遠健康!(眼睛不要瞟地圖上的溫都爾汗,注意力集中點!)——教導我們:「一切戰術中最重要的戰術就是死打,打光就打光,完蛋就完蛋。」、「完蛋就完蛋,上戰場,槍一響,老子下定決心,今天就死在戰場上了!」

照顧好身體進出口,睡好覺——給上海人的建議

我看到上海人在封城中的慘狀。作爲一個坐過十年牢的刑滿釋放人員,我提供一些經驗之談: 有食物、吃得下、拉得出、睡好覺。保持口腔清潔,你因牙石腫脹化膿的牙齦會讓你發高燒。 有食物並不解決全部問題。精神壓力巨大的時候,人吃不下東西,排不出大便,睡不着覺。應該有基本的消炎藥,止痛藥,應對痔瘡的甘油和高級一點的馬應龍藥膏,如果有軟便劑就更好,還有降血壓藥。巨大壓力下你的血壓會飆升,而且形成習慣性高血壓。 我自豪的一點是,十年監獄後我的血壓是76~110毫米汞柱,心率是50~60每分鐘。不過也有些PTSD後遺症。 從二十年的時間尺度看,在中國造反的長期成本並不很高:你在上海封城中挨餓,我在芝加哥costco買魚蝦,而且我兒子從北京豐臺十二中一路成了約翰霍普金斯數據科學專業的碩士,美軍預備役士兵。因此封城之中可以全面考慮人生選擇。黑人是亞非拉兄弟,要友好,不要吃他,國際主義還是要講的;蛋白質的來源,小區門口那幾個「大白」倒是可考慮的對象。  

一路歪樓到天涯

朋友:虞同修五十了,真的要成熟穩重了哦。 我:十四歲那年在中國人民大學第三教學樓一間空教室的最後一排,我勇敢地學習吸菸以提振男子氣概,不幸導致暈眩、乾嘔、喉嚨裏泛出粘液、趴在桌子上難以支撐。從那以後,我漸漸放棄了背帶褲條紋西服雙下巴德高望重雙聲線重油重體味的成熟男人之路,一路歪樓就到了現在。前一段有同修說我是「猶大」,我非常納悶,我覺得自己油不大啊?——十四歲時對成熟男性的理想已經破滅很久了。我都弄不清自己什麼時候更年期的,沒準我四五歲的時候就到了更年期,那時我就易怒、心胸狹窄。現在五十歲了,我打算過上更清明飄逸的人生。日暮途遠,還是倒行逆施吧。

讓我感動的留言

@yuchao 願神保守祝福虞超生日快樂!不知道四月六號是虞超的生日,正好昨天在義大利勃朗峰腳下,獨坐教堂祈禱,當時腦中就有虞超的名字。願神祝福你此生有更多發現和更大的驚喜!願今後播出更多感言和隨想,如果訂閱量沒有增加,我想不是人們聽不到就是他們不明白。聽虞超讓我頭腦明晰。俄烏戰爭的分析全面又有深度。即使東拉西扯,也說出了那麼多思考和道理。現實模糊混沌,身邊到處是被誘導,糊塗,或為精英政府唱讚歌的人, 但我們真不能躺平,世界需要清醒明白的人。 我同意虞超的: — 生命如塵埃,未知和不解遠遠大於我們所認知的, — 下一個維度的生命應好過這一段人生。二段生命是相互連結的,如果我們能夠將此生的修煉當作 “purgatory” – 淨化靈魂,那麼能坦然地迎接未知的生命就是一種 blessing. — 黑暗蹉跎的歲月可能要比紙醉金迷好。 @yuchao 清晨,看到虞超的文字彷彿吸入一口沁入心脾的凉氣,凛冽而清晰。我们正在经历着魔鬼统治的世界。求神怜悯和带领使更多的人活出他的荣耀。 https://together.chaoyu.us/@hongr/108090802993014125 https://together.chaoyu.us/@hongr/108090294647472463

大衛喬高去世

大衛喬高去世了。他是亂世之中的騎士。他是我心中的英雄。 照片中的三人,從左至右: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伊森葛特曼。他們三人在過去十幾年中,勇敢無畏地揭開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黑幕。 英雄的離去讓我難過。我活到五十歲,總結自己比一般人更早、更多知道的事情: 我知道人可以比猛獸還兇猛、人內心的黑暗遠遠惡劣超過獸類; 我知道人可以高尚、勇敢,煥發近乎神一樣的光彩; 我比較不怕死亡,因爲能和英雄們長久地在一起。  

你到底支持哪一方

有朋友聽了我談論俄烏戰爭的節目後問:想要跟你按讚,但你講的內容太攏長又曖昧,到底你支持哪方請告訴我,再回來補按。 我:河南省南陽市新野縣七房村與湖北省襄樊市程河鎮內灣村,因春耕灌溉爭水引起械鬥,多人死傷,有孕婦被腳踹流產,到底你支持哪方? 戰爭中對平民的殘暴,在任何時候都應該被譴責;但是就戰爭本身而言,是否一定要支持某一方呢?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