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Techs是自由的大敵

Big Techs已經成爲自由的敵人。此前十幾年,他們提供頂級信息工具給中共,中共用在十億數量級的人口上,這個級別的人口,以及中國毫無人權的政策,共同構成這些頂級工具在別處無法獲得的use cases。 工具的威力,是結合use cases體現的。就如同生化武器,要結合人體實驗才能真正研製成功。此刻Big Techs已經利器在手,並且對美國以及文明世界開刀了。 問題的核心已經不在中資,而在Big Techs了。

我看clubhouse

談論clubhouse,不能從用戶體驗角度談。你所談的任何用戶體驗,使用微博、QQ、抖音……的中國人,都能一臉幸福地和你說出十倍以上的用戶體驗。 想接觸名人、有錢人,中國有的是;一個村長手上就有十幾億,硅谷精英算什麼?一個xx書記,二奶上百人,住滿一個小區,由二奶中的MBA管理,僅有幾個前女友的馬斯克豈不是遜爆了? 別人的錢不是你的錢,別人的名不是你的名。在美國夢能成真的時候,也許有一天,在臺上的會是你;在美國夢的根基已經腐朽傾頹之時,垂涎酒足飯飽者的氣息,卻不知道他們下一次嚼的可能就是你的肉,羨慕他們的換成另外一批人。 我的signal上一個個出現通訊錄中的聯繫人,有我的同事,有一面之交的人。一週之內四千萬人涌入signal,從哪裏涌入呢?目的地是signal,他們離開了哪裏呢?Big Techs。一週內四千萬用戶,與clubhouse幾年內攢的數百萬用戶,孰輕孰重呢? Rob Braxman稱,openvpn UDP 1194端口被美國全國范圍限制,運營商包括AT&T,GTT等。更驚人的是當他開始將端口換成TCP443端口(偽裝HTTPS),速度一度恢復,但是在做節目當天,443端口也開始被限制了。Rob懷疑美國的電信運營商開始使用深度包檢測(中共防火牆早期技術)他認為美國運營商開始抄共產黨作業屏蔽VPN。有關硬件防火牆的結論,尚有待證實;軟件方面,2017年google開發出極其強大的Jigsaw輿情控制軟件,專門刪除「有害言論」,是與紐約時報合作的。說是針對選舉中有害言論,但是可以用於所有領域。形勢危險至此,怎麼還能用喉嚨的聲紋往對方刀口上湊呢?這是我們知道的,還有我們不知道的。 iphone只能用作檯面上的良民證;imac得換,視頻處理用davinci代替Final Cut Pro;google應用要儘可能換成其他應用。 「用蘋果很時尚」,這是十五年前的思路了;此刻這樣想,整個就是狀況外。 此刻,緊趕慢趕打包袱搬家,已經有些晚了。 Credit: 藍寶石醬  

臉書與蘋果的爭端是作戲,從現在開始,與核心圈子使用刷機後的安全手機與de-google應用。

蘋果公司最近說要在iOS上加入功能,提醒用戶誰在追蹤。 FB, google, twitter有協調機制,一起決定哪種言論需屏蔽;如果自己搭建服務器,amazon 和godaddy還會釜底抽薪斷掉信息基礎設施。他們此前的協調,遠遠大於現在表現出來的小小爭鬥。Apple和FB的爭鬥,我覺得作戲味道甚濃。他們互相並非敵人;他們共同的敵人是美國民衆。 他們如果下手,會讓自己的人進入政府,用法律規定諸如某些算法不得使用,某些匿名手段不能使用;就如同定義持有某種槍械零件,就算持有machine gun一樣。 蘋果手機以及google相關應用,從長久看都只能作爲順民證讓太君知道你是「良民大大地」;一定要從現在開始,與核心圈子使用刷機後的安全手機與de-google應用。

替代谷歌的私有雲存儲+辦公協作+音頻視頻通話平臺,初步安裝成功

分享一個好消息:經過一週多努力,替代谷歌雲盤+谷歌Docs+音視頻通話的服務器,初步安裝成功。大概能服務5~100人日常應用。 我克服了大大小小幾十個障礙終於初步走通了。花了好幾天時間。 不是我笨,而是因爲廠商提供的image有bug,我一路降級,從latest降了三級,用了五個月以前的版本。 總算稍稍出一口氣。我無法被人壓着打而不反抗。 心裏稍微舒服一點。Fxxk Google.

安得朱樓高百尺 看此疾雨吹橫風

做了將近兩年的節目,在大科技公司鉗制言論的掃蕩中,我的頻道即將到達一萬人訂閱。 謝謝各位一路同行。 ———————————— 我懇請各位記下我的聯繫方式、訂閱我的網站、加入我的討論組和頻道。不是因爲您是我的粉絲,而是我們如果斷了線,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尤其是,我有更多的反抗暴政的經驗。當今世界,暴政可能來自政府、可能來自大公司、可能來自某些團體如BLM。保持聯繫,互相教會生存技能,正在成爲必須。我需要您,您也需要我。 我的電子郵件是 [email protected] 我的網站是 https://chaoyu.us telegram討論組 https://t.me/yuchaogroup telegram頻道 https://t.me/yuchaochannel youtube頻道: https://bit.ly/3kbJuuM

「夢中所見」世俗版

此次美國大選以來,種種離奇腦補的自媒體內容大行其道。我安之若素。我見得太多了。 法輪功群體在最近的十幾年中,「夢中所見」、「定中所見」、「另外空間大戰」、「xx看到的另外空間」連篇累牘。我早就懷疑這些文章是人工智能生成的。多年來我一人獨力掃蕩這些逃避現實、毒化修煉實踐的文章對於法輪功群體的影響,雖然身心勞瘁,但我非做不可。 有關美國大選種種離奇腦補的自媒體內容,可以看作是「夢中所見」、「定中所見」、「另外空間大戰」的世俗版、美國大選版。弱者處於人生絕境時,這是常見表現。更可怕的是,這是你的敵人爲你製作的迷魂湯。你大口地灌。 我和活下來的人打交道。這是我說了快二十年的話。有人初聽到,覺得我在說廢話。他們不知道,很多場景中,這句話其實非常殘酷,但是真實。 美國情況正在持續惡化。我看到的唯一好處是,法輪功群體中以「夢中所見」、「定中所見」、「前生故事」爲談資的所謂修煉實踐,就會淡出了。 ———————————————- 2020年6月27日 我想起自己在2002年被關在黑監獄的時候,隔差不多二十分鐘就聽到撕心裂肺的慘叫,叫聲之淒厲,根本分不出男女。晝夜不停。出國後看到有的法輪功群體,黨支部不象黨支部,老年活動中心不象老年活動中心;內部冷漠麻木,對外逢迎看風向。天天網站上登些個“夢中所見”、“天目所見”、“我和這個神說了什麼,和那個神說了什麼”,和掌握災難的神說了什麼,天天的感覺世界末日是不是夜裏兩點半就到來了還是怎麼的。 那個掌握災難的神沒告訴你說抽空讀點柏拉圖、英美保守主義的書,讀書之餘做幾個俯臥撐、蹲起什麼的,抽空報個學槍的班?他如果沒說,當時當地就在給你降災呢。你都這歲數了,滿口神神道道,自己孩子都不信自己那套,你就在災難中呢,遇上神也得是給你降災來的,恰好走了個臉對臉,跟你聊上幾句你還以爲自己得了什麼先機呢。 我不會坐視法輪功被如此實踐。我能活着出來,絕不坐視如此情況。我知道有人在盯着我呢,指望我摔大跟頭。告訴你我不想當聖人。條紋西服背帶褲大背頭雙下巴德高望重的樣子我繃不了多久。你找出我的不是,我倒輕鬆了。 我一直懷疑法輪功內部的極端氣氛是人爲塑造的。我甚至懷疑那些所謂“夢中所見”“小鬧鐘說話”的所謂心得是人工智能批量製造的。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