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自由而立

上海封城「消殺」正酣之際,讓我們回顧疫情初起之時,美國人如何捍衛自由。   週四(2020年4月16日),一位退役海軍總軍士長(Master Chief)在警察逼近他的時候,已經在海里站了大約十分鐘。他是為了抗議關閉翡翠島海灘。他面前的牌子寫著: “自由土地”。(超註:美國國歌《星條旗永不落》:「星條旗永不落,在這自由土地、勇士故鄉」)幾個小時後,當局宣布海灘將在星期六開放,並配備救生員。 (Business Insider) 他站在水中十分鐘後,翡翠島警方逼近這位退役海軍總軍士長,要求他離開。他拒絕了。警方沒有採取行動。 最終,這位退役水手自行離開,沒有發生進一步的事件。但翡翠島市議會注意到了他的情況,海灘於4月18日星期六重新開放,並配備了救生員。 《太陽新聞與評論》報導: 鎮長馬特-扎普週四下午4點15分左右宣布,該鎮將取消海洋准入限制——該禁令禁止所有人都禁止下水,除了乘坐機動船的。 CarolinaCoastonline.com寫道:”這項措施是由市長埃迪-巴伯宣布取消的,他與其他博格岸鎮的鎮長在4月2日共同實施了這項措施。” 北卡羅來納州翡翠島的衝浪者是第一個被激怒的。衝浪者在4月14日開始請願,要求所有博格岸的市長解除禁令。然而,市政府官員直到星期四才同意解除禁令,當時一位海軍少校默默地抗議,並無視警察的要求,退出海灘。 在一份新聞稿中,扎普寫道: “翡翠島居民和業主可以進入大西洋正常活動,包括游泳、衝浪、風箏、皮划艇和釣魚。居民可以繼續在海灘上散步、慢跑和坐著。所有海灘上的人都必須遵守目前的社會保持距離準則”。 這位海軍少校的行動是有價的——他的製服是由羊毛製成的,價格約為三百美元。退休的海軍人員可以穿著它參加官方的、正式的活動。為自由而站立應該算作一種 “官方 “職責。 雖然與這位退休的海軍少校沒有關係,但佛羅里達州也在有限的基礎上重新開放了其海灘。《今日美國》報導說。 “2020年4月17日,在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情況下,人群慶祝海灘有限度地重新開放,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海灘。海灘在當地時間上午6點至11點和下午5點至8點開放,可以散步、跑步、衝浪、游泳和釣魚等活動;不允許進行日光浴或坐著。” 人們並不關心這些限制,他們出來是為了體驗至少是某種程度上的自由。衝浪者在海面上沖浪,人們遛狗,只是為了在陽光下活動,而不是被關在家裡。 每一個對公民嚴加管束的州長都需要注意這位安靜地站在水中的海軍總軍士長的行動。 美國是自由的國度,因為有勇敢的人。 特色照片。北卡羅來納州翡翠島的居民和衝浪者邁克-康納拍攝的。 原文在此

「這樣下去能修成嗎」

同修來信,敘述自己的情況,並問「這樣下去能修成嗎」,我给同修的回信如下: 無論是修煉,還是不修煉但想把人生過得充實、向上、有意義,你得做那些內心覺得真正正確的事情。你可以違心說話,違心生活,但是這種生活痛苦很多。做那些內心覺得真正正確的事情也會面臨痛苦,但是這種痛苦你覺得值得。 你信中被你稱爲“修煉”的很多做法,在我看來不是修煉,而是維護一些說法,比如,「自焚的人不是法輪功」。「拿什麼去證實大法的光明和美好」——首先你得活出光明和美好。法輪功的主流修煉實踐,事實上出了大問題,你的經歷就是這些問題的一部分。 「他拿自己以前對大法的理解,現在反過來攻擊大法」——如果你丈夫指出的問題,被你認爲就是法輪功的正確實踐,那麼我認爲早點離開法輪功爲好;但我在節目中反覆說的,就是我認爲那些做法不符合修煉的道理,不是法輪功的修煉實踐,並且談出我對修煉的看法。 並非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們就進了保險箱;我們需要比以前更爲真實的面對自己,更爲真實的面對這個世界,而不是閉上眼自我標榜長達二十年,還把這叫成「救大穹」。 「這麼多的同修都是這樣的問題,這樣下去能修成嗎?這樣大面積的問題,爲什麼不能得到糾正和解決呢?」——你看到這種現象,身處這種現象,時間應該不短了,你做過什麼嗎?你等待誰來解決這個問題?法輪功修煉者號稱一億人,爲什麼只有我虞超從道理上公開說出這些問題?面對這些,說出來,用生命走出一條路,這是修煉;看到了,自欺欺人、掩耳盜鈴、閉目塞聽,這不是修煉。不要說「修成」,就是有點良心的常人都比這些自以爲「上了法船」的自稱法輪功學員、看着我們群體修煉實踐一路走到現在,不說出內心的話,反而跟風、刻薄對待同修、窺測風向再說話的人,更有良知和血性。「地獄門前僧道多」,也許並非憤世之言。 你信中的事情,你看到,我看到,所有人都看到;爲什麼只有我虞超一個人說;自己二十年來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什麼;法輪功二十年來的實踐,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什麼——我覺得這些問題值得好好問自己,給自己內心一個切實的回答。

大家都完蛋——向五毛弟兄交心

「長久看大家都完蛋」——這是梅納德・凱恩斯說的,我不敢掠美。 我們敬愛的林彪林副統帥——祝他身體永遠健康!(眼睛不要瞟地圖上的溫都爾汗,注意力集中點!)——教導我們:「一切戰術中最重要的戰術就是死打,打光就打光,完蛋就完蛋。」、「完蛋就完蛋,上戰場,槍一響,老子下定決心,今天就死在戰場上了!」

「推特有非凡的潛力。我將解鎖它。」——伊隆・馬斯克欲收購推特全部股份

2022年4月13日,伊隆・馬斯克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出溢價收購推特全部股份。 「 最好的和最終的(Offer)。 a. 我不玩來來回回的遊戲。 b. 我已經直接走向了終點。 c. 這是一個高價,你的股東會喜歡它。 d. 如果交易不成功,鑒於我對管理層沒有信心,也不相信能在公開市場上推動必要的變革,我需要重新考慮我作為股東的立場。 i. 這不是一種威脅,如果沒有需要做出的改變,這根本不是一個好的投資。 ii. 而如果不把公司私有化,這些變化就不會發生。 我的顧問和我的團隊在你收到信後可以回答任何問題 a. 我們的公開文件中會有更多細節。在你收到信和審查公開文件後,你的團隊可以給我的家庭辦公室打電話提出任何問題。」 「正如我在本週末表示的那樣,我認為公司應該是私有的,以經歷需要做出的改變。 經過過去幾天的思考,我已經決定要收購公司並將其私有化。 我今晚會給你發一封報價信,明天早上就會公開。」 「我投資Twitter是因為我相信它有可能成為全球自由言論的平台,而且我相信自由言論是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所必須的。 然而,自從投資以來,我現在意識到,該公司以其目前的形式既不會發展壯大,也不會為這種社會需要服務。推特需要作為一家私人公司進行轉型。 因此,我提出以每股54.20美元的現金收購Twitter的100%股權,比我開始投資Twitter的前一天溢價54%,比我公開宣布投資的前一天溢價38%。我的報價是我最好也是最後的報價,如果不被接受,我將需要重新考慮我作爲股東的立場。 推特有非凡的潛力。我將解鎖它。」 文件全文翻譯: SC 13D/A 1 tm2212748d1_sc13da.htm SC 13D/A 美國 證券和交易委員會 華盛頓特區,20549 第2號修正案 SCHEDULE 13D/A的第2號修正案 根據《1934年證券交易法》的規定 (附表13D第2號修正案) 推特公司 (發行人名稱) 普通股票 (證券類別名稱) 90184L102 (Cusip號碼) 約翰-盧茨 海蒂-斯蒂爾 麥克德莫特-威爾-埃默里律師事務所 444 West Lake Street, Suite 4000 … Read more

照顧好身體進出口,睡好覺——給上海人的建議

我看到上海人在封城中的慘狀。作爲一個坐過十年牢的刑滿釋放人員,我提供一些經驗之談: 有食物、吃得下、拉得出、睡好覺。保持口腔清潔,你因牙石腫脹化膿的牙齦會讓你發高燒。 有食物並不解決全部問題。精神壓力巨大的時候,人吃不下東西,排不出大便,睡不着覺。應該有基本的消炎藥,止痛藥,應對痔瘡的甘油和高級一點的馬應龍藥膏,如果有軟便劑就更好,還有降血壓藥。巨大壓力下你的血壓會飆升,而且形成習慣性高血壓。 我自豪的一點是,十年監獄後我的血壓是76~110毫米汞柱,心率是50~60每分鐘。不過也有些PTSD後遺症。 從二十年的時間尺度看,在中國造反的長期成本並不很高:你在上海封城中挨餓,我在芝加哥costco買魚蝦,而且我兒子從北京豐臺十二中一路成了約翰霍普金斯數據科學專業的碩士,美軍預備役士兵。因此封城之中可以全面考慮人生選擇。黑人是亞非拉兄弟,要友好,不要吃他,國際主義還是要講的;蛋白質的來源,小區門口那幾個「大白」倒是可考慮的對象。  

英雄還是惡棍

謝謝驚風堂兄提及我的遭遇。我在法輪功修煉中受益甚多。蒙驚風堂兄謬讚的一些想法來自我在法輪功中的修煉,實踐向內找,也是因爲法輪功修煉。因此我一直感謝師父和法輪大法。 我被法輪功群體中的一些人認爲難以接受的想法,並非批評法輪功的道理,而是不希望法輪功的道理被用來包裹一些不正確的做法。因爲我作爲大法弟子認真對待自己的信仰。 明慧網篡改歷史,在文章中抹去我的名字;新唐人下架此前蕭茗製作的所有和我有關的影片,包括四集《我們的故事》、三集有關中共防火牆的節目,大紀元刪除我此前寫的文章,包括《信息安全漫筆》、《母親節雜憶》等等。這是法輪功修煉群體中的醜聞。這些事情發生了,這些媒體所刊登的文章,真實性會被質疑;不僅僅是我,此前用血肉和生命捍衛信仰的同修的經歷,被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的行爲所辜負。 蝙蝠俠電影中的黑暗騎士曾經說,你要麼死的時候是英雄;要麼活得太長,看着自己變成惡棍。我希望自己死的時候,儘量不要成爲惡棍。

歐金中 vs. 虞超;中國人 vs 法輪功學員

《「全宇宙都知道」,爲何在公共領域保持沉默?》——這是我下期節目的題目。 歐金中殺人一家被通緝,「活賞兩萬,死賞五萬」,大量中國人公開爲歐金中鳴不平,三十年前被他從海中救起的五歲娃娃,拍視頻爲他作證。 虞超只是對公共事務發表看法,被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公開實施「記憶抹煞」,類似中世紀教廷「絕罰」;而法輪功群體在公共領域對虞超被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誹謗和霸凌一片沉默。 我的問題是,爲什麼很多法輪功學員天天發帖笑話中國人沒良知、沒骨氣、善惡泯滅、是非不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