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七

長毛象服務器上有位朋友給我點讚留言,他名字是7%,我看他的自我介紹,「牆國正能量據說佔93%」,我哈哈大笑。

必然消失的優勢

人不是靠必然消失的優勢過一輩子的;如果這樣的話,人會一輩子患得患失地被恐懼驅策,活得傲慢、憋屈、提心吊膽;人是靠內省、真實面對自己和世界、仰望高處的價值、從日復一日的混亂中活出清晰和秩序的。C.S. Lewis有一本《返璞歸真》(英文名 Mere Christianity)特別好,我正在看。中英文的版本網上都能找到。

白髮

年輕朋友:叔叔你是不是不長白頭髮? ? ​我:已經有些白髮了。 年輕朋友:你才有一丟丟白頭髮……我白頭髮基本失控,我只能看見一個拔掉一個,才開始留學的那一年,白頭髮就瘋長~ ​我:在看守所、監獄中,有人急的一夜白頭,有人急得一夜眼盲。很多獄外的人,經歷的內心焦慮和折磨,與看守所、監獄中的囚犯類似;區別是,監獄是有刑期的,而獄外的人生是無期的。 因此找到真正的道理、內省、真實地活,就像越獄對於囚犯一樣意義重大。我觀察到很多人已經氣沮神疲,不想越獄了。希望你還保持越獄的勇氣和希望——這比年輕、沒有白髮重要太多了。

腰圍減少一英吋

我的腰圍減少了一英吋。改變飲食結構 + 健身,讓我更關注自己的身體。同時意識到這個身體可能比身邊的傢俱和腳上的皮鞋都更早進入泥土。健身幫我對身體有更多清醒自我覺知。每天的人生會少一些拖延、畏難,少一些對不重要事情的關注。 坐下來的時候肚子還是一圈肉,但是穿上普通的圓領衫和T Shirt還是顯得身材挺好。

說得過去的報復

二十年來我內心一直爲沒有能力報復中共而切齒。夢中多次夢到以利刃砍、刺他們,但是夢中的手臂總是軟弱,夢醒後恨自己夢中的無力。一次夢中副駕駛座位的人和車外的人一起抓捕我,我握住圓珠筆猛戳進副駕駛的左眼,滿身大汗醒來,脖子的汗流下幾道,但是內心安慰,終於戳進去了。這個夢我記到現在,挺滿意的。 我想是否可以換一個思路:我已經來到美國,衣食溫飽,把孩子培養進入美國名校,加入美國陸軍預備役,我還顯得年輕身材好,這也算是報復了,對嗎? 我得抽時間看心理大夫。真實地活過而四十歲以後心理還正常的人,令我敬佩。

夢的深處

晴空,碧水,茂林,綠樹,清風,野雁;我不知自己五歲還是五十歲。美國像是我童年的升級版,似乎是我幼時夢中最縹緲的真實。 美國的清風洞見心胸,四肢醉飲風的流泉;我休憩在幼時夢的深處,經年的廝殺反而像是幻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