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亞禁止棕櫚油出口,震驚世界

路透社視頻 印度尼西亞禁止棕櫚油出口 2022年4月23日,星期六,上午3:55 故事:印度尼西亞週五宣布計劃禁止棕櫚油出口,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國的這一舉措令人震驚,可能進一步加劇全球食品通脹。 在一個視頻廣播中,印尼總統Joko Widodo表示,在俄羅斯入侵主要農作物生產國烏克蘭後,全球食品通脹率飆升至歷史新高,他希望確保國內的食品供應。 食用油及其原材料被廣泛用於從蛋糕到化妝品等產品,其運輸的停止可能會提高全球包裝食品生產商的成本。 它可能迫使政府在使用植物油作為食品或生物燃料之間做出選擇。 印度尼西亞佔全球棕櫚油供應量的一半以上。 自2018年以來,該國已停止發放新的棕櫚油種植許可證,這通常被指責為砍伐森林和破壞紅毛猩猩等瀕危動物的棲息地。 在需求上升和頂級生產商產量疲軟的情況下,印度尼西亞用於烹調油的粗棕櫚油的全球價格今年已飆升至歷史高點。 世界第二大棕櫚油出口國–馬來西亞也不太可能填補這一缺口,因為它面臨著因大流行病導致的勞動力短缺而造成的產量不足。 https://news.yahoo.com/indonesia-bans-palm-oil-exports-085529888.html  

孩子沉迷電子遊戲該如何辦

我剛出獄時,孩子十四歲,沉迷電子遊戲,在一個不是很好的學校中,學習成績全班倒數第二,家人很着急。我對家人說,孩子玩電子遊戲,因爲在現實中不得志,因此進入電子遊戲的世界;因爲外部世界無趣,而電子遊戲有趣。我幫助他在現實中有能力,和我比打交道比玩電子遊戲有趣,那麼孩子慢慢就不玩電子遊戲了。 讓孩子負責一些事情,是讓孩子成長的重要辦法。這就有兩個走向,一是孩子能負責,那麼他會成長;一是孩子某些時候不能負責,此時他要接受結果,而你要有思路、有能力幫助他面對和接受結果。 你的指令每多說一次,你的威信就下降一次。因此一定不要重複要求,多次重複,是對親子教育的傷害。重點在於:不是反覆要求,而是撤回支持。 此刻孩子從衣食住行玩,要依靠你的事情不止一百件。每件事情都是你撤回支持的一個操作把手。你平常就仔細想,什麼事情可以如何撤回支持,撤回到什麼程度。比如,下一頓飯你只給自己做。因爲父母養育孩子從本質上說,是用自己的生命實踐支撐孩子的生命實踐。至少在玩電子遊戲、不洗衣服方面,我不想用自己的命換你這兩個小時玩遊戲的命。我願意用自己的命,換你玩四十五分鐘遊戲的生命,但不願意換你玩兩個小時。這不是懲罰,僅僅是告訴孩子,父母要活出自己的人生,我們也希望你們活出自己的人生。人生中有責任,完成責任會有收穫,沒有完成會有後果。 不要懲罰,而是撤回支持。這一點很重要。告訴孩子,如果你能自我支撐,你一天玩二十五小時電子遊戲,你可以做。現在你是基於我們此刻解不開的親子連接,支撐你玩電子遊戲。 這些道理平常要自己想清楚,和孩子慢慢說清楚。這來自內省與對人生的深入思考。 我記得好像是柏拉圖的故事,他的奴隸做了錯事,他說,「如果不是我今天生氣,我就會抽你一頓鞭子了」。那時貴族認爲,基於生氣而懲罰,這是不符合貴族身份的。這個故事給我很大啓發。柏拉圖和奴隸之間,是存在一些雙方都深刻認同的道理的,在這些道理之下,展開各自的人生。 怒氣填胸、着急的時候,要用剩下的理性告訴自己:我現在對現狀無能爲力了,因此我用怒氣應對無能爲力;然而,真正對無能爲力的應對,是讓自己有能力。孩子都很聰明,他們已經知道你無能爲力應對了。解決現狀的入手處在於,克制自己反覆說出要求。重複要求、生氣、發怒、懲罰,對親子教育有深刻的傷害。親子教育的能力來自努力內省,找到生命的意義,把意義和尚存的迷惑,都和孩子說,他們會發現真實生命是值得過的,這能從根本上解決孩子玩電子遊戲的問題。因爲玩電子遊戲的本質,是在幾個小時的時間裏,進入那個虛擬的世界而逃避真實的世界。 身體的狀況不要恐懼,要練習直視;直視、看到,然後繼續當下該做的事情,直視自己就是對自己真正的照顧,因爲在這個宇宙中,如果自己不真正地看自己,沒人會真正用心看你了。我理解的自己照顧自己,首先是自己有能力睜眼看自己。

急不擇路

 「潤」者,run也,中國人稱移民至國外爲「潤」,探討如何逃離中國的討論,被稱爲「潤學」

法輪功修煉實踐中的問題

法輪功在現實中的實踐,存在很多問題,個人實踐中比較突出的是,放棄獨立思考,逃避責任,利用他人尤其是家人;整體實踐中比較突出的是,缺乏洞見世事的清明,從而在大事上一再失措。現實中捧習、歷史上捧太平天國;需要逢迎跟風時,說「給機會」;不敢沾手的時候說「不參與政治」;反對的時候就是各種自認爲是救世主的批判衆生。俄烏戰爭堅決站隊,土耳其進攻伊拉克境內的庫爾德人,沒人提起、沒人知道。如果生命珍貴,爲何區分俄烏戰爭與土耳其-庫爾德戰爭?

文革2.0快開始了

軍隊幹部進入各地省委常委。這個動作與當年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動作幾乎一模一樣。1963年,全國所有工交企業、文教單位設立政治部,軍人進駐,劃分所在單位的左中右,誰是革命的,誰是中間派,誰是敵人、賤民;1964年,毛發起「全國人民學習解放軍」;1965年1月底,林彪紀念郵票發行,是朱毛之後上郵票的第三人;2月,毛提出「我們以前是靠解放軍的,以後仍然要靠解放軍」;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發表「五一六通知」,全面發動「文化大革命」。 文革是「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階級敵人「人還在,心不死,時刻想復辟資本主義」、「我們沒有大學教授、中學教員、小學教員呵,全部用國民黨的,就是他們在那統治。文化大革命就是從他們那開刀。」、毛澤東思想「一天不學問題多,兩天不學走下坡,三天不學無法活」——全球化背景下,這次的理論是什麼?國內要革誰的命?國外要與誰爲敵? 多地开始军队介入政府行政管理 pic.twitter.com/XUCOHnqy9l — 幸福個鳥 (@uyunistar) April 21, 2022

伊隆・马斯克在TED接受採訪

  克里斯・安德森(CA):Elon Musk,很高興見到你。 你好嗎? 伊隆・马斯克(EM):很好。你好嗎? CA:我們在德克薩斯州的Gigafactory,在這個東西開放的前一天。 外面已經相當瘋狂了。 非常感謝你在繁忙的一天中抽出時間。 CA:我希望你能幫助我們,把我們的思想,我不知道,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未來。 並幫助我們嘗試想象,要建立一個值得興奮的未來,需要什麼。 上次你在TED演講時,你說這真的只是一個很大的驅動力。 你知道,你可以談論很多其他的理由來做你正在做的工作,但從根本上說,你想考慮未來,而不是認爲它很糟糕。 EM:是的,當然。 我認爲在一般情況下,你知道,有很多關於這個問題或那個問題的討論。 而很多人對未來感到悲傷,他們……。 悲觀。 而我認爲……這是……。 這不是很好。 我的意思是,我們真的想在早晨醒來,期待着未來。 我們希望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感到興奮。 生活不能僅僅是解決一個又一個悲慘的問題。 所以,如果你向前看30年,你知道,2050年已經被科學家標記爲這個,有點,幾乎是氣候的末日期限。 有一個科學家的共識,一個很大的科學家的共識,他們認爲如果我們在2050年之前沒有完全消除溫室氣體或完全抵消它們,實際上我們正在招致氣候災難。 你是否相信有一個途徑可以避免這種災難? 它將是什麼樣子的? EM:是的,所以我不是一個末日的人,這可能會讓你吃驚。 事實上,我認爲我們正走在一條好路上。 但與此同時,我想告誡大家不要自滿。 因此,只要我們不自滿,只要我們對邁向可持續能源經濟有高度的緊迫感,那麼我認爲事情就會好起來。 所以我怎麼強調都不爲過,只要我們努力推動,不自滿,未來就會很好。 不要擔心這個問題。 我的意思是,擔心它,但如果你擔心它,諷刺的是,這將是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 所以,比如,可持續能源的未來有三個要素。 一個是可持續的能源生產,這主要是風能和太陽能。 還有水力、地熱,實際上我是支持核電的。 我認爲核電是好的。 但它將主要是太陽能和風能,作爲能源的主要產生者。 第二部分是你需要電池來儲存太陽能和風能,因爲太陽不會一直照耀,風也不會一直吹。 因此,它是大量固定的電池組。 然後你需要電動交通工具。 所以電動汽車、電動飛機、船隻。 然後最終,實際上不可能製造電動火箭,但你可以使用可持續能源製造火箭中使用的推進劑。 所以最終,我們可以有一個完全可持續的能源經濟。 而且是這三件事:太陽能/風能、固定式電池組、電動汽車。 那麼,那麼對進展的限制因素是什麼? 真正的限制因素將是電池片的生產。 因此,這將真正成爲基本的速度驅動力。 然後,在整個鋰離子電池的供應鏈中,從採礦和提煉的許多步驟到最終創建電池單元並將其放入電池組中,任何最慢的元素都將是實現可持續性進展的限制因素。 CA:好的,所以我們需要更多地討論電池,因爲我想了解的關鍵問題,比如,這裏似乎有一個規模問題,有點令人驚訝和震驚。 你曾說過,你已經計算出世界爲可持續發展所需的電池生產量是300太瓦時的電池。 這就是最終目標? EM:非常粗略的數字,我當然會邀請其他人來檢查我們的計算結果,因爲他們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結論。 但是爲了過渡,不僅僅是目前的電力生產,還有供暖和運輸,這大概是你所需要的電力的三倍,這相當於大約300太瓦時的裝機容量。 CA:所以我們需要給人們一個感覺,這是一個多麼大的任務。 我的意思是,我們在這裏的Gigafactory。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