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同行」社交服務器

谷歌市值一萬四千億美元; 臉書市值七千七百億美元;推特市值五百四十億美元。我有個問題:各位使用谷歌的搜索、臉書推特的帳號,從來是免費的,他們哪來這麼多錢?答案是:您各位就是商品。 現在,我建立了自己的去中心化社交平臺。我向大家募捐。同時,隨着用戶增多,我會向用戶收取小額費用,同時會有免費使用計劃。您免費用谷歌臉書推特,您依靠他們;您給我捐款、購買服務,我依靠您。 我們在群裏聊天,好處是熱鬧,壞處是幾個人聊天,其他人就無法聊自己感興趣的話題。 一個400人的群,如果其中總有390人在某一時刻無法發言,隨着這個群變大,大家就越來越不願說話,這個群就失去生機。留下來的是經常交談的幾個人,還有貼宣傳品的人。 這個問題此刻已經被解決,就是我建立的Together 「一路同行」社交服務器。 https://together.chaoyu.us 在這個服務器上,各位可以獲得類似twitter的體驗,每次發帖比twitter字數多,可以是500字符。同時,那裏不是400人,而是400萬人,您逐漸瞭解長毛象社區後,可以follow其他服務器上的人,他們也可以follow您。follow之後,他們的動態,就可以出現在您的federated (社區聯邦)時間線上;當然您也可以只看本地時間線。這樣可以兼顧小共同體內部的親密氣氛與瞭解外部世界。 transferwise : [email protected] Paypal:https://paypal.me/realyuchao Chase Quickpay/ Zelle: [email protected] 我接受電子幣捐款,幣種和地址如下: BTC: 3KJ4CP1EKMFR4ZfggpgFCzLXy6Zp9s4bph ETH: 0xA58195F470A5cDe4778507D227b2d34D81BFa92a LTC: Lc2x67uKL1RrdWCkpgzUZy2eJfRbvfZPmb ZEC: t1JbprWFrW3c5NHwvKzE6nGpSxfBjjiqtWQ XMR: 85VkmqGspNdDqNZrwb7myrWX6hs71K8jrSAquhjJcdaN4BZjTmV9HTzaCautuHkx6tKr6krFMaNxAc5Kiwr5tZTmRVMg56G BCH: bitcoincash:pqskrl9n8pdqwevwzk80ep5p9fzv0u6phs9209ljq7

Big Techs是自由的大敵

Big Techs已經成爲自由的敵人。此前十幾年,他們提供頂級信息工具給中共,中共用在十億數量級的人口上,這個級別的人口,以及中國毫無人權的政策,共同構成這些頂級工具在別處無法獲得的use cases。 工具的威力,是結合use cases體現的。就如同生化武器,要結合人體實驗才能真正研製成功。此刻Big Techs已經利器在手,並且對美國以及文明世界開刀了。 問題的核心已經不在中資,而在Big Techs了。

我看clubhouse

談論clubhouse,不能從用戶體驗角度談。你所談的任何用戶體驗,使用微博、QQ、抖音……的中國人,都能一臉幸福地和你說出十倍以上的用戶體驗。 想接觸名人、有錢人,中國有的是;一個村長手上就有十幾億,硅谷精英算什麼?一個xx書記,二奶上百人,住滿一個小區,由二奶中的MBA管理,僅有幾個前女友的馬斯克豈不是遜爆了? 別人的錢不是你的錢,別人的名不是你的名。在美國夢能成真的時候,也許有一天,在臺上的會是你;在美國夢的根基已經腐朽傾頹之時,垂涎酒足飯飽者的氣息,卻不知道他們下一次嚼的可能就是你的肉,羨慕他們的換成另外一批人。 我的signal上一個個出現通訊錄中的聯繫人,有我的同事,有一面之交的人。一週之內四千萬人涌入signal,從哪裏涌入呢?目的地是signal,他們離開了哪裏呢?Big Techs。一週內四千萬用戶,與clubhouse幾年內攢的數百萬用戶,孰輕孰重呢? Rob Braxman稱,openvpn UDP 1194端口被美國全國范圍限制,運營商包括AT&T,GTT等。更驚人的是當他開始將端口換成TCP443端口(偽裝HTTPS),速度一度恢復,但是在做節目當天,443端口也開始被限制了。Rob懷疑美國的電信運營商開始使用深度包檢測(中共防火牆早期技術)他認為美國運營商開始抄共產黨作業屏蔽VPN。有關硬件防火牆的結論,尚有待證實;軟件方面,2017年google開發出極其強大的Jigsaw輿情控制軟件,專門刪除「有害言論」,是與紐約時報合作的。說是針對選舉中有害言論,但是可以用於所有領域。形勢危險至此,怎麼還能用喉嚨的聲紋往對方刀口上湊呢?這是我們知道的,還有我們不知道的。 iphone只能用作檯面上的良民證;imac得換,視頻處理用davinci代替Final Cut Pro;google應用要儘可能換成其他應用。 「用蘋果很時尚」,這是十五年前的思路了;此刻這樣想,整個就是狀況外。 此刻,緊趕慢趕打包袱搬家,已經有些晚了。 Credit: 藍寶石醬  

吉檀迦利

我旅行很久,旅途也很長。 天剛破曉,我驅車起行,穿遍廣袤的世界,在許多星球上,留下轍痕。 離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遠,最簡單的音調,需要最艱苦的練習。 在每個生人門口敲叩,纔找到自己的家門;到處漂流,纔走到最深的內殿。 目接六合,最後纔閉目說:“你原來在這裡!” 這句問話和呼喚“呵,在哪兒呢?”融化在千股淚泉里,和你保證的回答“我在這裡!”的洪流,一同氾濫了全世界。 -原作:泰戈爾 初譯:冰心 潤色:虞超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