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所見」世俗版

此次美國大選以來,種種離奇腦補的自媒體內容大行其道。我安之若素。我見得太多了。 法輪功群體在最近的十幾年中,「夢中所見」、「定中所見」、「另外空間大戰」、「xx看到的另外空間」連篇累牘。我早就懷疑這些文章是人工智能生成的。多年來我一人獨力掃蕩這些逃避現實、毒化修煉實踐的文章對於法輪功群體的影響,雖然身心勞瘁,但我非做不可。 有關美國大選種種離奇腦補的自媒體內容,可以看作是「夢中所見」、「定中所見」、「另外空間大戰」的世俗版、美國大選版。弱者處於人生絕境時,這是常見表現。更可怕的是,這是你的敵人爲你製作的迷魂湯。你大口地灌。 我和活下來的人打交道。這是我說了快二十年的話。有人初聽到,覺得我在說廢話。他們不知道,很多場景中,這句話其實非常殘酷,但是真實。 美國情況正在持續惡化。我看到的唯一好處是,法輪功群體中以「夢中所見」、「定中所見」、「前生故事」爲談資的所謂修煉實踐,就會淡出了。 ———————————————- 2020年6月27日 我想起自己在2002年被關在黑監獄的時候,隔差不多二十分鐘就聽到撕心裂肺的慘叫,叫聲之淒厲,根本分不出男女。晝夜不停。出國後看到有的法輪功群體,黨支部不象黨支部,老年活動中心不象老年活動中心;內部冷漠麻木,對外逢迎看風向。天天網站上登些個“夢中所見”、“天目所見”、“我和這個神說了什麼,和那個神說了什麼”,和掌握災難的神說了什麼,天天的感覺世界末日是不是夜裏兩點半就到來了還是怎麼的。 那個掌握災難的神沒告訴你說抽空讀點柏拉圖、英美保守主義的書,讀書之餘做幾個俯臥撐、蹲起什麼的,抽空報個學槍的班?他如果沒說,當時當地就在給你降災呢。你都這歲數了,滿口神神道道,自己孩子都不信自己那套,你就在災難中呢,遇上神也得是給你降災來的,恰好走了個臉對臉,跟你聊上幾句你還以爲自己得了什麼先機呢。 我不會坐視法輪功被如此實踐。我能活着出來,絕不坐視如此情況。我知道有人在盯着我呢,指望我摔大跟頭。告訴你我不想當聖人。條紋西服背帶褲大背頭雙下巴德高望重的樣子我繃不了多久。你找出我的不是,我倒輕鬆了。 我一直懷疑法輪功內部的極端氣氛是人爲塑造的。我甚至懷疑那些所謂“夢中所見”“小鬧鐘說話”的所謂心得是人工智能批量製造的。

全球命運共同體

美國主流媒體: 「閉嘴!我們這裏崇尚的是價值多元!」 「禁止買入!我們這裏可是自由市場!」 中國人大代表申紀蘭: 「我們這是靠民主選舉的,你(與選民)交流就不合適!」

美國民衆反擊竊國碩鼠

非常值得一看。道貌岸然的主持人,一再昧着良心顛倒黑白。   美國民衆的處境,真的類似當年的法輪功。只是我們當年更慘。   如同江澤民的命令:「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就是最後一條沒大規模做。   當年如果有機會公開辯論,我也許也能清晰有力地澄清事實。   美國民衆反抗剛剛開始。 ————————————-   我們被打壓這麼多年,現在中文媒體上發聲的大咖很多是法輪功的人。這些人的法輪功身份被披露時,很多人都不信,由此可知他們都被洗腦成什麼樣了。   相信紐約時報等主流媒體的人,和國內相信《人民日報》的中國人似的,眼中的世界都是虛假的。 散户与华尔街的战争 | Chamath Palihapitiya 和CNBC精彩大战 | 中英文字幕+注释

自由和尊嚴 我不會將就

我不願意被人欺負。我不是嚥下欺負的人。從長久看我一定會反抗。沒能力反抗的時候,我絕不淡忘。我會臥薪嚐膽。我咬定的目標,很少鬆口。我吃的穿的都能將就,自由和尊嚴,我不會將就。   如果我是女人,我不會讓人在擁擠的公共汽車上摸我。我會用腳跟蹬地蹦起來用後腦勺用力磕撞他的鼻子、轉身用手狠捏他的睾丸並向下猛撕,而後從下向上踢對方睾丸。如果他喪失意識,我會順便拿走他的錢包和手機,抽走他的皮帶,與他的鞋一起扔進垃圾桶。   這些Big Techs對我做的事,監控已經超過了摸我的程度;切斷我的社交網絡、剝奪我信息傳播、阻礙我獲得信息,是在侵犯我的核心利益。

扎克伯格的「六四」槍法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晚,中共軍隊在天安門開始鎮壓時,令槍手先打高音喇叭後打燈,而後展開屠殺。一片漆黑靜默之中,殺人如草不聞聲。 無獨有偶,《南斯拉夫內戰餘生錄》記載,與消炎藥片同樣珍貴或者更加珍貴的,是從街上的小堆人群中打聽來的消息。而狙擊手專打信息集散地,每天都有人因爲上街打聽外部消息被打死,而人們冒死去打聽,因爲一個消息聽不到,全家就沒命了。 在散戶傳奇般放倒華爾街投機客時,扎克伯格關閉了臉書上GameStop討論組。看來扎克伯格在天安門霧霾中跑步健身的確習得了中共的武功祕笈。先打掉信息傳播點,然後……我聞到了黑暗、鮮血,以及暴力的刺鼻氣味。 我們該做什麼?積極尋找去中心化的社交媒體、聊天室。在此之前,我們儘量用一根細線保持聯繫,不然,我們會被他們在黑暗中象草一樣割倒。 我懇請各位記下我的聯繫方式、訂閱我的網站、加入我的討論組和頻道。不是因爲您是我的粉絲,而是我們如果斷了線,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尤其是,我有更多的反抗暴政的經驗。當今世界,暴政可能來自政府、可能來自大公司、可能來自某些團體如BLM。保持聯繫,互相教會生存技能,正在成爲必須。我需要您,您也需要我。 我的電子郵件是 [email protected] 我的網站是 https://chaoyu.us telegram討論組 https://t.me/yuchaogroup telegram頻道 https://t.me/yuchaochannel    

離開中心化平臺成爲必須

美國民衆在GameStop投資中痛揍華爾街體制內投機客。臉書出手打擊美國民衆,關閉GameStop討論組。   使用去中心化的社交媒體平臺成爲必須。我們用自己的人際關係養大了臉書,facebook梟獍反噬。傷我一次是它的錯,傷我兩次就是我的錯。   我會慢慢找到合適的建立人際網絡的辦法。現在我先把內容放在自己網站上,攥在自己手裏。 路透社相關報道

美版「秋後算賬」進行時

2021年1月21日週二,美衆議院監察與改革委員會要求聯邦調查局調查Parler在國會衝擊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同時要調查Parler是否接受俄國資助。 該委員會主席卡羅琳·馬龍尼(Carolyn Maloney)稱,Parler是策劃和煽動暴力的潛在協助者;她援引美司法部的指控:「一名德克薩斯男子煽動暴力的威脅被瀏覽了數萬次」。 FBI用瞬間跟蹤並記錄數百萬到上千萬號碼的運營商級別設備,監控了1月6日白宮-國會附近所有出現的手機號(關掉手機信號改用wifi熱點連接的手機,一樣被監控),目前正在上門拜訪/電話拜訪。 此情此景,和1999年法輪功萬人上訪中南海後,中共稱法輪功群體「配合美機轟炸南斯拉夫大使館」,全國範圍派出所警察(稱「片警」)、街道幹部去所在地的法輪功學員家敲門問:「四二五你去中南海了嗎?」一模一樣。 此刻,迅速使用安全通訊設備,成爲必須。你無需比FBI跑得快;你要大喊同伴快跑,攙扶跛行的同伴;你只需比不聽勸的同伴動作快。鎮壓能力是有限的,閃開鎮壓機器旋刃的第一波收割,來日方長。 我會逐漸提供手機、計算機使用的建議。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