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嫌舊日雲中守,猶堪一戰取功勳

李海對Patrick Byrne的英文報道被鮑威爾律師和Patrick Byrne轉推。 Patrick Byrne 是電子商務網站Overstock 創始人,揭露FBI受奧巴馬指示令其牽線希拉里克林頓從土耳其接受鉅款以爲黑材料控制克林頓的黑幕;同時揭露川普身邊的白宮顧問無一人爲川普出力。 李海,北京大學法律系碩士畢業之後,進入中國外交部任職。在中共鎮壓法輪功後,被判刑九年,和我在北京市監獄管理局位於天津茶淀的前進監獄被一起關押近八年。曾在同一間囚室朝夕相處多年。 當年黑獄之中,我們心中的火焰從未熄滅; 五十歲,美國,「試拂鐵衣如雪色,聊持寶劍動星文」「莫嫌舊日雲中守,猶堪一戰取功勳」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patrick-byrne-china-is-taking-us-out-from-within_3637007.html

大事須不計成敗利鈍

大事須不計成敗利鈍。《易·象》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上聖如孔子「知其不可而爲之」;草莽如周顛點化朱元璋「只管行,只管有風」(揚帆出征,風纔起;不是等風揚帆);中有諸葛亮《出師表》謂「鞠躬盡瘁」、近人曾國藩「扎硬寨,打死仗」——「乾卦」剛健氣脈不絕如縷,從未斷絕。 中共毒焰薰蒸,荼毒海內;各國政要與其推杯換盞之際,世界早已黑霧瀰漫。一九九九年,我二十七歲時去中南海爲法輪功抗爭;二〇二一年,我四十九歲,要去華盛頓DC見證正義與良心的吶喊。

Caylan Ford 不是種族主義者

大家好,聖誕快樂。這裡是虞超的頻道。我現在要講的是Caylan Ford。她是我的一個朋友,在我和家人需要幫助的時候,她幫助了我和家人。最近我驚訝地知道,她被加拿大媒體誹謗爲「納粹」、「種族主義分子」、「白人至上主義者」。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Caylan Ford幫助我的經歷,那時我對她來說,幾乎是陌生人,但此後我把她當作朋友。 我在2013年和家人來到美國尋求庇護。我已經在監獄里呆了近十年,而我的妻子,也呆了近十一年。信仰而被中共迫害的受害者。我們幫助西方記者建立加密的通訊渠道,幫他們甩掉政治警察的跟踪和監視。從2000年到2002年,我們一直在中國的通緝犯名單上。當我們躲避中共追捕的時候,我的獨生子還不到三歲。而2012年我們再次見面時,他已經14歲了。 2013年我們來到美國後,兒子的教育是我們最關心的問題之一。他既要學英語,又要學多門學科。經過四年的努力,他準備進入大學。我的家人都沒有申請大學入學的經驗。幸運的是,我遇到了Caylan Ford。 她幫助我兒子潤色了入學陳述,修改了語法、錯字,並且給我們介紹不同的大學,包括加拿大的大學。對我們來說,知識很重要,然而更加珍貴的是,Caylan幫助人的心。我那時到現在,一直不太知道她是一位政治家,有着遠大的目標。在我和她的接觸中,她非但不是種族主義者;相反,她對我和兒子這樣的中國到美國的新移民和藹可親,給我們溫暖的幫助。我和家人一直感念至今。 字典上對種族主義者的定義是:因爲一個人屬於特定的種族或民族群體(通常是一個少數或邊緣化群體)對他們有偏見或反感。Caylan Ford正好與這個定義相反。 媒體把Caylan誹謗成「納粹」、「種族主義分子」、「白人至上主義者」,這些媒體對加拿大人民犯下了罪行。Caylan的遭遇是加拿大的恥辱。無論你的膚色,是白的,黃的,黑的,棕的,你的家庭把你養大,你在學校受教育,上帝守護和引導你。你們心裡應該有能力知道基本的善與惡。媒體和記者誹謗Caylan,泯滅內心基本的善惡。你們辜負了父母的養育,浪費了學校的教育,背叛了上帝造你的初衷。 那麼你屬於什麼種族呢?一個善良的人,無論是白人、黃種人、黑人、褐種人,都不會這樣做。在靈魂層面,只有兩個種族:亞當和夏娃的後裔或蛇的後裔,你的靈魂屬於什麼種族?如果你屬於蛇的種族,我們要給你的不是偏見,而是戰爭。亞當和夏娃的後裔將打擊蛇的後裔,消除你們的謊言,讓真相大白於天下。你們的末日快到了。 好消息是,你們現在投降還來得及,但要抓緊時間。 我是虞超,這是給你們的聖誕贈言。 https://odysee.com/@yuchao:7/caylan-ford-is-not-a-racist-20201225:e

二〇二〇年聖誕祝辭

勇士們聖誕快樂! 這是勇士的大時代。 讓我們重溫2019年喬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聖誕祝辭: 聖誕是英雄重生的完美時刻。基督的誕生,就是邏各斯的誕生。上帝的話語,邏各斯,從混亂中生成秩序,令萬物歸正。慶祝聖誕,原因就在於此。讓自己的心,自己的家庭,迎接這種重生。讓我們將希望,顯明於天下。 – Jordan Peterson

雪國冬景之二

透過綴着點點白雪的玻璃,白雪、松樹和小松鼠、彩燈,像是小時在童話書上看到的景象。 一天風雪平息之後,迎風的窗,就留下美麗的點點白雪。屋內溫暖,屋外萬籟俱寂。 樹枝輕輕搖晃,偶爾屋頂或樹枝上的白雪被風吹散飄落,霧一般的冰晶折射出一片細碎耀眼的五彩陽光。

世紀大戰,我們沒有缺席

繼上次轉發Man In America的影片,川普總統直接在自己的推特上,貼了兩個Man In America的影片剪輯. 世紀大戰,我們沒有缺席。我們在正義的一邊。 實際上,我們法輪功群體是自1944年迪克西使團訪問延安、1972年尼克松-基辛格會見毛澤東、1978年中美建交、1991年美國開始拉中共國進關貿總協定、2001年中共國進入WTO以來,世界上從未有過的,最堅決反對邪惡中共的平民群體。 「我們在正義的一邊。」——確切地說,是世界開始回歸正義,然後發現我們已經浴血奮戰21年了。

給觀衆回信

你好! 兩封來信都收到了。我內心很安慰。爲你安慰是因爲,你活到了現在而且充滿靈性;爲自己安慰是因爲,回顧長長的時空隧道,那個酷熱的夏天,那個剛剛二十二歲的我,因爲突然得知媽媽出了車禍,在海淀交通大隊黑暗的走廊中聽到旁邊屋子中電話交談,「人已經不行了」,我的心象石頭沉下深淵,沒有底的深淵;身體努力忍住沒有尿褲子,腿腳不聽使喚地邁步——那個當時內心充滿恐懼絕望的我,現在幫助了很多人發現內心、煥發生機。因此我安慰。 你的信中,有兩處我有不同看法。 你說自己「失敗透徹,蟲豸一般」、「弱勢(者)」——你看上面場景中那個二十二歲步履蹣跚的我,他弱嗎?他是整個場景中最強的那個,所以他經歷這一切;但是當時他不知道,周圍人也不知道。從你信中所述的情況看,你是你所在的整個場景中,最強、最有生命力的那個。這一點你不知道嗎?現在我告訴你了。 你說,「人生取捨,而對於我來說,大概率是死路一條,大概率是悲慘的未來」——誰的人生不是死路一條?人人都是死路一條。人人都是充滿難以言說的痛苦、失望、挫折。區別是,一些人睜開眼看到這個處境並努力尋找旅途中的意義,更多人自我麻醉,在充滿痛苦的死亡旅途中歡宴,雖然暫時忘卻但終將面對。 你是周圍人中最強、最有靈性的那個人。認真過好當下的人生,讀書、鍛鍊身體、努力提升自己,不要浪費時間。 我有不同看法的另外一處,是你提到父親時,「謝謝他讓我渴望勇氣和堅定、自我相信的滋味,我也應當活出這些。」讓你渴望勇氣、堅定、自由,並非來自外部的折磨,而是來自內心未被磨滅的、與上天相通的種子。不要感謝在恐懼中折磨別人的弱者,感謝不應該這樣使用。 感謝你的來信。讓我們保持聯繫。 祝 好 虞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