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談抑鬱症

很多經歷深刻精神磨難的人,因爲他們有生機、敏銳、有天分、內心柔軟。有生機故而面對荒漠絕望,敏銳故而難以麻木迴避現實,有天分故而遭人嫉恨,內心柔軟故而被傷害。 並非找到人生意義而後度過人生,而是在度過人生中找到意義。因爲你有這份天資,因此你經歷這些黑暗。要在黑暗中,讓這些天資活出光彩。

畫出耶穌的女孩

這位畫家四歲見到天使,五歲短暫消失離開塵世,八歲畫出她見到的耶穌基督。極具靈性和天分。下面是她《信使》這幅畫的創作過程。

種族主義?

左媒Vox發現中國、越南、韓國等亞裔社區大都支持川普。Vox歸結於亞裔美國人媒體帶風向。壓題大照片就是英文大紀元和《明慧週報》,並指出法輪功方面在臉書打開局面的是位越南人。文中濃濃的醋味和不甘心。似乎是“下等人種怎麼能佔我們的上風?” 中國人、越南人還用誰帶風向纔支持川普嗎?一千多年科舉下來,誰分數高誰出頭叫你弄成誰黑誰上常青藤,能不和你急嗎! 我發現越是左媒、左派,心裏種族主義情結越嚴重。我在中國生活四十年,說實在的,對於中國人再沒有種族主義看法,也得有那麼一點點了——別人不知道中國人怎麼回事,你中國人不至於自己都不知道吧? 但是來到美國一看,我的天,好多檯面上的人還不如我們呢,歐洲的德國、法國就更糟糕。我的種族主義傾向反而淡了好多。 要說種族主義,Vox等左媒這群人是貨真價實的劣等種族——中國人自元明清直到共產黨被奴役了快一千年,成了現在這樣;你這幫鼻子穿環塗哥特黑眼圈紅綠頭髮的左派,是在紐約、波士頓、波特蘭、洛杉磯成了現在這副樣子,到底誰是劣等種族啊?

鮑威爾律師的起訴書

起訴書原文: COMPLAINT-CJ-PEARSON-V.-KEMP-11.25.2020 正如所附的305軍情局一名前電子情報分析員在收集薩姆導彈系統電子情報方面的經驗所做的經編輯的聲明中所解釋和證明的那樣,中國和伊朗的特工進入了Dominion軟件,以監測和操縱選舉,包括最近的2020年美國大選。本聲明還包括一份Dominion系統的專利記錄,其中Eric Coomer被列為Dominion投票系統的第一發明人。 Sidney Powell律師的起訴書片段: 「這起民事訴訟揭露了大規模的選舉舞弊,多次違反佐治亞州法律,包括OCGA§21-2-30(d)、21-2-31、21-2-33.1和§21-2-522,以及多次違反憲法,具體事件的事實證人、多名專家證人和佐治亞州2020年大選中發現的純粹數學上的不可能性都表明了這一點。 …… 所有搖擺不定的州都出現了相同的選舉舞弊和選民詐騙模式,只有密歇根、賓夕法尼亞、亞利桑那和威斯康辛等州的情況略有不同,請參閱專家報告。 (見William M. Briggs Decl.,附於此為Exh. 1, Report with Attachment)。事實上,我們相信,在亞利桑那州,至少有35,000張選票被非法添加到拜登先生的票數中。 欺詐的陰謀和詭計是為了非法和欺詐性地操縱選票,以確保喬-拜登當選為美國總統。詐騙的手段很多,但最令人不安、最陰險、最惡劣的是系統性地改編: “塞選票”。現在,國內外行為者為此目的製作和運行的計算機軟件已將其放大,使其幾乎不可見。數學和統計學上的異常現像上升到不可能的程度,正如多名證人的宣誓書、文件和專家證詞所顯示的那樣,證明了這一陰謀在整個佐治亞州的存在。 特別是在Forsyth、Paulding、Cherokee、Hall和Barrow縣出現了令人震驚的行為。這種欺詐的陰謀和詭計僅在佐治亞州就影響了數万張選票,並在佐治亞州 “操縱 “了喬-拜登的選舉。 《美國聯邦法典》第50章第20701節規定,選舉官員必須保留和保存記錄和文件;將記錄和文件存放在保管人處;違反規定將受到處罰,但正如所顯示的,在選票上的廣泛不當行為模式顯示,選舉記錄的保存沒有被保留;而多米尼克公司的記錄只是自願性的,沒有一個系統性的保存系統。 大規模的欺詐行為始於Dominion Voting Systems Corporation(“Dominion”)的選舉軟件和硬件,這些軟件和硬件是被告州長Brian Kemp、州長Brad Raffensperger和佐治亞州選舉委員會最近才購買並匆忙投入使用的。 2006年,紅杉投票機在16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使用。 Smartmatic的營收約為1億美元,專注於委內瑞拉和美國以外的其他市場3。出售紅杉後,Smartmatic的首席執行官Anthony Mugica。 Mugica先生表示,他希望Smartmatic能與紅杉在美國的項目合作,不過Smartmatic不會入股。 ” 同上。 Smartmatic和Dominion是由外國寡頭和獨裁者創立的,目的是確保電腦填票和操縱投票達到任何需要的程度,以確保委內瑞拉獨裁者烏戈-查韋斯永遠不會再輸掉選舉。 (見Redacted whistleblower affiant,附於Exh.2)值得注意的是,查韋斯此後每次選舉都 “贏了”。 正如所附的舉報人宣誓書所述,Smartmatic軟件旨在操縱委內瑞拉選舉,以支持獨裁者烏戈-查韋斯。 Smartmatic的選舉技術被稱為 “選舉管理系統”(Sistema de Gestión Electoral)。 Smartmatic是這一計算系統領域的先驅。他們的系統可將投票數據通過互聯網傳輸到一個計算機化的中央製表中心。投票機本身設有數碼顯示屏、指紋識別功能,以識別投票人的身份,並列印出投票人的選票。選民的拇指指紋與該選民身份的電腦記錄相連。 Smartmatic公司創建並操作了整個系統。 Smartmatic軟件設計的一個核心要求是該軟件能夠隱藏其操控選票的行為,不被任何審計所發現。正如舉報人所解釋的那樣,查韋斯最堅持的是Smartmatic在設計系統時 能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改變每個選民的投票。他希望軟件本身的運行方式是,如果選民將其拇指指紋或指紋放在掃描儀上,那麼拇指指紋將與該選民的姓名和投票身份記錄相聯繫,但該選民不會被追踪到更改的投票。他明確表示,該系統的設置必須不為某一特定選民留下任何更改投票的證據,而且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反駁姓名、指紋或拇指印是與更改的投票一起使用的。 Smartmatic公司同意建立這樣一個系統,並生產了軟件和硬件,為查韋斯總統實現了這一結果。 ( Dominion軟件的設計和功能不允許簡單的審計來揭示其錯誤分配、重新分配或刪除選票的情況。首先,該系統的中央累積器不包括一個受保護的實時審計日誌,以保持所有重要選舉事件的日期和時間戳。該系統的關鍵部件使用不受保護的日誌。本質上,這允許未經授權的用戶有機會任意添加、修改或刪除日誌條目,導致機器記錄的選舉事件不能反映實際投票表–或者更具體地說,不能反映人民的實際投票或意願。 事實上,根據審計和鑑證分析行業內的專業標準,當日誌沒有保護,可以被篡改時,就不能再發揮審計日誌的作用。有無可辯駁的物證表明,投票機和軟件的物理安全標準被突破,機器違反專業標準和州及聯邦法律的互聯網。 此外,富爾頓縣選舉工作人員關於State … Read more

英美保守主義可以應用於中國嗎?

在文昭網站特別節目下的留言: 我一直有幾個問題,想就教於文昭先生:談保守主義,首先要談conserve/preserve的賓語是什麼,即,保守到哪裏去?對愛德蒙伯克來說,是保守到以伯克的論述解讀的光榮革命那裏去;伯克堅決反對的“以抽象原則決定政治實踐”,在美國建國時卻一定程度上行得通;伯克堅決反對的,“統治只有基於consent才是合法的”,成爲美國立國的基本立足點,we the people。伯克反對美國立國的基礎理論在英國實踐;對於這些理論是否應在殖民地實踐,很小心地一字不提;他支持美國革命的訴求,是基於英國在殖民地收稅的原則違反了此前已有的殖民地傳統,因此雖然他和托馬斯潘恩都支持殖民地革命者的訴求,但是一個基於抽象理論,一個基於遵守傳統。 我的問題是: 1. 就美國政治現狀而論,以保守派重要人物Russell Kirk爲代表,推崇愛德蒙伯克,其實恰恰是從理論上反對美國一些重要建國原則*實踐於英國*的(說清楚反對什麼非常重要,不是抽象反對那個原則,而是反對這個原則在英國的實踐),英美兩國的歷史展示了「馬上得天下而不能馬上治天下」、「逆取順守」的實踐。那麼,一個原則如果需要看使用的場景,什麼場景中,這個原則是適合的,如何判斷,由誰判斷?比如,黑命貴的人,從潘恩的話中找到一些詞句,作爲對當下秩序大重整的理由,如何說明他們使用的場景,是不對的? 2. 就中國政治而言,英美保守主義的原則,是否有可能實踐,該如何實踐?中國歷史就我看來,至少自秦以下,沒有一個可以回歸到那裏的點,保守到哪裏?賓語都不存在。請問對於中國人來說,回歸傳統,將基於何種價值與實踐,建立正義的公共秩序?

不速之客夜訪

今天凌晨十二點二十左右,我正在做俯臥撐,屋裏燈是開的。一輛車的大燈照亮我的窗簾。我原來以爲是鄰居的車,大概過了五分鐘我纔想起來,車燈直接照亮我的窗簾,這輛車是停在我住處門口的車道,車頭燈亮着。我有些緊張害怕。立刻拿起手槍,上了子彈,找了一件羽絨服套在右臂,手握槍藏在袖筒裏,羽絨服左側隨便披在身上。我推門出去,是一輛紅色轎車,裏面是兩名白人男青年。車窗落下半截。走到車門旁,我問:有何貴幹?司機問,這裏有叫大衛的嗎?我說,沒有。他問,沒有叫大衛的嗎?我說,沒有。他說,“我們找大衛來拿點東西。非常抱歉。非常抱歉”而後倒車下了車道。我因爲緊張,從始至終盯着對方眼睛,沒有來得及看車牌,在屋內我應該先看好車牌再出去。 我隨後給警察打了電話。一位女警察開車來瞭解情況。因爲我沒能說出車牌,警察說已經要求在這裏加強巡邏。說完了剛纔的事情,我告訴她,我是2013年來美國的。我以前在中國因爲曝光中共因爲民衆的信仰迫害民衆,坐了將近十年監獄,然後來到美國。現在我還不是美國公民。我告訴她我支持警察,不希望美國成爲中國那樣。她很高興地說謝謝,我們在凌晨寒風中交談了一陣。 我隨後把情況發到了鄰居互通信息的網站,好多人留言說我不該出門,應該留在屋裏觀察並且報警。我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 12:20am 11/24/2020, a red car drove up and stopped on my driveway. It parked there for 3 minutes with front lights on. My car is outside of my garage. I opened the front door and walked to the red car. Two white young men are in the car. I asked them “What … Read more

合法欺騙

粗略瀏覽了一下Sidney Powell的書,Licensed to Lie,有幾個印象: 1. 美國政府諸部門已經被“武器化”,尤以司法部爲烈;行事類似專制國家,受害者是二戰英雄 + 資深參議員、市值數十、數百億美元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升斗小民則更加不在話下;用無辜者的血染紅頂子; 2. 美國巡迴法院乃至最高法院,並不總能維護正義,美國最高法院在明知司法部枉法屈人的情況下,置之不理; 3. Sidney Powell的書結尾說,她所代理的受害者,仍然對美國司法制度、法院制度抱有希望,而自己已經失望了——她不知道自己和她所代理的受害者,誰更不幸。 4. Sidney Powell以安然倒閉世紀大案爲例,詳細描述司法部摧毀安達信以威嚇所有與安然有往來的公司:逆我者亡。 ———————————- 美國人普遍的噤聲不僅僅是左派洗腦,另外的原因是反抗代價甚大。 川普總統及其法律團隊,即便有過硬證據在手中,此次選舉能否在美國體制中得到應有的正義,仍在未定之天。Dinesh D’Souza在分析未來三種可能情況的時候,兩種情況都是要流血的。 法輪功群體在此次美國憲政、制度危機中,態度非常鮮明,我認爲部分原因是,這個群體中有很多爲正義不惜身家性命的人。同時我也擔心,如果華盛頓沼澤不淘乾,未來我們在美國會遭到來自政府和法院的報復。那種報復不會象中共那樣所有人都能指出其不合法;相反,所有報復表面上看都是符合法律的。我們在這方面尚處於極大的劣勢。

參加支持川普集會

今天和兒子一起參加了本州支持川普的集會。我考慮集會散場落單時可能遇到襲擊,就帶上手槍和三個彈夾,壓滿四十五發子彈。在服裝腰帶上再系上掛槍的腰帶(這種腰帶皮革很厚,因爲槍和子彈沉),穿上外套遮住。 到了現場才知道自己是還算是溫文爾雅的。不少人手持長槍,外穿子彈袋和前胸後背的防彈鎧甲,胸前別着一尺多長的黑色匕首,或是大腿上佩槍。

納粹崛起?

美國公共廣播公司PBS播出《納粹崛起》,影射川普總統。 「批林批孔批周公」、「《水滸傳》好就好在投降」、「《紅樓夢》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美國白左也和偉大領袖毛主席學會了「影射史學」、「小說反黨——一大發明」了? —————————– 文革《忠字舞》: 拿起筆,做刀槍~ 集中火力打黑幫 誰要說(那)黨不好 馬上叫他見閻王! 美國白左想當造反派?我教你。留言處有教學錄像。

密蘇里州參議員Hawley質疑扎克伯格

密蘇里州參議員Hawley首先回顧19世紀美國產業大亨幕後協調價格等以維持壟斷,而後說,現在被壟斷的是信息,進而問Sukerburger,你和google,twitter是否協同監控、封鎖某些信息(Hawley參議員手裏已經有臉書內部人提供的詳細證據)。Sukerburger明顯手足無措,說,我需要和團隊討論。Howley參議員一再問,你是否願意under oath(發誓)承諾,會給我們提供一個清單,說明你們是否有這樣的協同?Sukerburger一再不願意當場承諾。Hawley首先回顧19世紀美國產業大亨幕後協調價格等以維持壟斷,而後說,現在被壟斷的是信息,進而問Sukerburger,你和google,twitter是否協同監控、封鎖某些信息(Hawley參議員手裏已經有臉書內部人提供的詳細證據)。Sukerburger明顯手足無措,說,我需要和團隊討論。Hawley參議員一再問,你是否願意under oath(發誓)承諾,會給我們提供一個清單,說明你們是否有這樣的協同?Sukerburger一再不願意當場承諾。 Hawley參議員說,我可以向你發出傳票,但是我更希望你自願做。我問你這麼多次,是爲了讓所有人記下來,你拒絕了很多次。 https://rumble.com/vb6wqz-sen.-hawley-repeatedly-leaves-mark-zuckerberg-speechle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