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與世界的接口

道,德,制度,文化/習俗,器物,從形而上到形而下。下面的每一層同時受上面各層制約。我們在哪一層和世俗世界建立接口?如果是從器物、財富,再往下,有不少海外華人教孩子如何欣賞足球賽,去酒吧如何點酒等等,就是更低層面,在這個層面建立接口,處處捉襟見肘,事倍功半,僅能謀一個合群,就像顏之推在《顏氏家訓》中說的那個同事,教兒子學契丹語、彈琵琶取悅北方貴族。達賴喇嘛手腕上戴的是百達翡麗,他自己並不知道這個牌子。錶帶壞了,他用根繩系上;光着一半膀子,抗禮文明世界諸大國領袖。他在器物以下不瞭解,而在形而上的那塊有心得。同樣是學習形而下的東西,利瑪竇也是精通中國文化諸方面,但是沒人象顏之推輕蔑同事教兒子學契丹文、彈琵琶那樣輕蔑他,爲什麼?因爲利瑪竇在形而上那裏立得住。 我們這個群體多年來苦苦講真相,至今仍然與主流世界隔閡,原因何在?因爲我們在形而上那裏,沒有找到和世間的接口。師父講法中說過一個例子,毛巾廠的工人,學了法輪功,原來毛巾頭都往家揣一塊,現在不但不往家裏拿,原來拿家裏的,還送回廠子裏了。這說明了真善忍在中國那裏感化人心的作用。同樣的行爲,在美國、加拿大能被稱爲好人嗎?這是基本底線。因此我們要用修煉活出法輪功的道理真實的展現。 1997年師父在《道法》中說,大法圆融着衆生,衆生也在圆融着大法。師父把最好的給了我們;我們應當自問,是否把人生中最好的,也給了大法。很多人多年不讀書,不自我提升,滿口法輪功的詞句但一腦袋糊塗糨子,這是我們人生中能拿出來用以證實大法的,最好的東西嗎?值得問問自己。 真正堅守傳統價值的人,這個世界上一定有。我們要提升自己,就能發現他們。他們也會發現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