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與抓特務

世界杯正在進行,牽動了全世界球迷的目光。我不懂足球,但是運動員服用禁藥的話題,引發了我的興趣與思考。 考慮這樣一個場景:10000個運動員,有300人(3%)服用禁藥,9700人(97%)是清白的。有一種檢測方法,準確率是95%。什麼是準確率?我們清晰定義如下。 實際情況有兩種運動員:1. 服用禁藥;2. 清白。檢測結果有兩種:1. 服用禁藥;2. 清白。因此就有四種情況: 1.服用禁藥的運動員,被檢測出服用禁藥——抓個正著; 2.服用禁藥的運動員,被檢測認爲清白——漏網; 3.清白的運動員,被檢測認爲清白——證明清白; 4.清白的運動員,被誤診爲服用禁藥——清白蒙冤。 95%的準確率,就是對於清白的運動員,有95%被檢測爲清白,有5%被誤診爲服用禁藥;對服用禁藥的運動員,有95%檢測爲服用禁藥,有5%被檢測爲清白。看上去很不錯的檢測方法,對嗎? 下面我們看看,上面那四種情況裏,分別有多少人。 1.服用禁藥的運動員,被檢測出服用禁藥;300人服用禁藥,95%被檢測出來,因此,285人被準確抓到。 2.服用禁藥的運動員,被檢測認爲清白;300人服用禁藥,5%被檢測爲清白,因此,15人漏網。 3.清白的運動員,被檢測認爲清白;9700人清白,95%被檢測爲清白,因此,9215人被準確證明清白。 4.清白的運動員,被誤診爲服用禁藥;9700人清白,5%被誤診爲服用禁藥,因此,485人清白蒙冤。 看上去仍然OK。好,下面提一個問題:被檢測爲服用禁藥的運動員中,蒙冤的百分比是多少?很容易計算:485/(285+485)=63% ——有罪判決中,63%是被冤枉的。被冤枉比例,會1.隨着運動員中清白比例的增加而增加 2.隨着檢測準確率下降而增加。 我們把上面計算,更換一下場景。不是世界杯運動員服用禁藥,而是在修煉羣體中,抓出誰是特務。那麼同樣有四個場景。 清白者被認爲清白 清白者被認爲特務 特務被認爲特務 特務被認爲清白 修煉羣體中,特務比例有沒有3%,我不知道。現有檢測手段,準確率有沒有95%,我也不知道。但是上面的模型,代入不同的比率,可以幫助我們計算一下,在不同的比率下,被冤枉者的比率有多大。在這個場景中,與世界杯運動員服用禁藥有所不同。世界杯場景中,運動員是處於被判斷的地位。而在修煉羣體中,判斷者也在被那些被判斷者判斷。我們分析一下被判斷者的反應: 清白者被認爲清白:“我不是特務,還用你告訴我不是嗎?” 清白者被認爲特務:可自行想象 特務被認爲特務:“我很無辜” 特務被認爲清白:內心笑話判斷者 從冤枉比率以及四種可能的反應來看,抓特務者得不到任何好處。而且,情形2的反應,有可能給抓特務者帶來很大麻煩。評價你爲“傻瓜”是對你最具善意的反饋了,因爲你可能涉及侵犯相關人士公衆名譽,卷入官司,那時你會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人們可能問,那你認爲對於特務問題該怎麼做?在我看來,我們羣體在信息安全方面存在很大的提高空間。多年來憑着僥幸心理得過且過。因此應從基本的信息安全常識入手提升自己。人們經常對我說,你是IT專家,所以懂得信息安全。其實正好說反了,我是因爲要保證信息安全,才成爲IT專家。我大學學的是機牀設計。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