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得過去的報復

二十年來我內心一直爲沒有能力報復中共而切齒。夢中多次夢到以利刃砍、刺他們,但是夢中的手臂總是軟弱,夢醒後恨自己夢中的無力。一次夢中副駕駛座位的人和車外的人一起抓捕我,我握住圓珠筆猛戳進副駕駛的左眼,滿身大汗醒來,脖子的汗流下幾道,但是內心安慰,終於戳進去了。這個夢我記到現在,挺滿意的。

我想是否可以換一個思路:我已經來到美國,衣食溫飽,把孩子培養進入美國名校,加入美國陸軍預備役,我還顯得年輕身材好,這也算是報復了,對嗎?

我得抽時間看心理大夫。真實地活過而四十歲以後心理還正常的人,令我敬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