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群體的部落化

法輪功群體面臨着「部落化」(Tribalized)的問題。在法輪功主流實踐中以身份區分自己和他者、對外攻擊和拋棄、部落對外界自我標榜、觀察者穿過部落對外界自我標榜這個界面後,會發現內部也是攻擊和拋棄。對真善忍的修煉,被主流實踐中部落化的傾向嚴重侵蝕。

Hillsdale College教授Victor Davis Hanson 說,在以部落主義(Tribalism)維繫的群體中,很難保證宗教的純潔性。部落主義必須訴諸虛構和荒謬的東西來維持自己的地位。部落的純潔性通過荒謬和與衆不同的特點加以強調(你夢中所見師父點化,但我的煤氣罐失火了師父都保護我讓煤氣不爆炸)。

部落主義還讓一些法輪功同修認爲內部的事情是不受美國法律約束的,因爲「那是常人的理」、「心性到位了,師父都保護」。讓同修沒有任何保護進入建築工地從事石棉建築工作和其他危險工作;以及同修的孩子在學跳舞時做危險跳躍沒有得到保護,當場摔斷胳膊,而老師甚至都不知道,到了下午放學,母親接孩子的時候發現胳膊已經變形,纔去醫院,發現胳膊骨折,都是類似的例子。這是極其危險的想法和做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