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意識形態讀本不足以教化天下

滿洲統治者以編纂《四庫全書》爲由搜繳全國違禁圖書以鉗制思想,甚於焚書坑儒百倍。以話本小說、戲劇爲意識形態載體,教化底層民衆。然而正如James Madison所言,What is government itself, but the greatest of all reflections of human nature? (政府難道不正是對人性深刻全面的反思)道德只能來自人內心深刻的向善本性,而不是來自處上位者以勢凌下施加的嚴苛規定。
上古政治,帝王以一身當天下之罪,「萬方有罪,罪在朕躬;朕躬有罪,無以萬方」;明清以降,頌揚女性慘烈的自我傷害,施加嚴苛要求於社會經濟地位弱勢者。

好的道德實踐,處上位者自律同時受嚴格約束;處下位者要求寬鬆而不失天真;所謂「上如標枝,民如野鹿」;糟糕的政治,處上位者無所約束、暴戾恣睢,處下位者愚蠢狡詐、動輒得咎。

現在法輪功媒體的勸善文,多來自明清以下的筆記、話本小說、戲曲故事,以爲如此可教化天下,恐怕天下未曾傾聽,群體內部已經受到傷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