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欺騙

粗略瀏覽了一下Sidney Powell的書,Licensed to Lie,有幾個印象:
1. 美國政府諸部門已經被“武器化”,尤以司法部爲烈;行事類似專制國家,受害者是二戰英雄 + 資深參議員、市值數十、數百億美元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升斗小民則更加不在話下;用無辜者的血染紅頂子;
2. 美國巡迴法院乃至最高法院,並不總能維護正義,美國最高法院在明知司法部枉法屈人的情況下,置之不理;
3. Sidney Powell的書結尾說,她所代理的受害者,仍然對美國司法制度、法院制度抱有希望,而自己已經失望了——她不知道自己和她所代理的受害者,誰更不幸。
4. Sidney Powell以安然倒閉世紀大案爲例,詳細描述司法部摧毀安達信以威嚇所有與安然有往來的公司:逆我者亡。
———————————-
美國人普遍的噤聲不僅僅是左派洗腦,另外的原因是反抗代價甚大。
川普總統及其法律團隊,即便有過硬證據在手中,此次選舉能否在美國體制中得到應有的正義,仍在未定之天。Dinesh D’Souza在分析未來三種可能情況的時候,兩種情況都是要流血的。
法輪功群體在此次美國憲政、制度危機中,態度非常鮮明,我認爲部分原因是,這個群體中有很多爲正義不惜身家性命的人。同時我也擔心,如果華盛頓沼澤不淘乾,未來我們在美國會遭到來自政府和法院的報復。那種報復不會象中共那樣所有人都能指出其不合法;相反,所有報復表面上看都是符合法律的。我們在這方面尚處於極大的劣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