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散憶

童年時媽媽逛雙榆樹商場帶着我,因爲我太小容易累,媽媽就讓我在布匹櫃檯前看花布,看累了轉身就是玩具櫃檯,我可以看玩具。媽媽讓我一定不許走,免得丟了,她去逛商場。我一站盯着花布很長時間。媽媽回來後就問我哪個花布好看,我說哪個哪個,媽媽問我爲什麼,我就告訴她爲什麼選這塊布而不是那塊布。媽媽經常採納我的意見。那時我好像不到六歲,沒準是四五歲。整個童年都是這樣。從我五六歲起,媽媽和大姐帶我逛中國美術館。我還沒有上面鋪着玻璃的山水長卷的展覽台高,我雙腳踮起來看。我在紐約也沒覺得自己不時髦。

我的藍褲子膝蓋破了,媽媽給我補上一個小動物,周圍人覺得非常稀罕,男孩怎麼穿花褲子。 我家三個孩子,沒衣服穿,媽媽讓我穿上比我大六歲的二姐的暗紅色燈芯絨衣服,我嚇得不敢出門,怕人笑話。臨出門前媽媽給我做思想工作。我壓住內心恐懼,昂然出門,路人笑話我,“男孩怎麼穿紅衣服”,我清脆回答:“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這是當時配合計劃生育政策在人民大學校園裏貼出的一張標語,我識字早,記住了這句話。後來我穿暗紅燈芯絨走在人大校園裏,隔着樓就聽見有人喊,“‘男女都一樣’那個小孩在那邊!”他們專門騎車過來問我,“男孩爲什麼穿紅衣服”,就爲了聽我說“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我拿着竹笸籮去食堂買饅頭,食堂阿姨也問我同樣的問題,我回答“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她就笑。

那時候我就有網紅潛質,儘管我內心尷尬、害怕。現在有人認爲我是上了文昭節目才出名的,其實我六歲時在中國人民大學校園裏就出名了。

4 thoughts on “童年散憶”

  1. 想起[城南舊事],讀者虞超說童年的故事,感到親切而惆悵。Very gifted boy, 聰慧敏感,情商極高,似乎注定要經受痛苦和試煉,品味和大胆也在試煉中形成。

    順便說聲謝謝文昭的節目,我才有緣聽到了虞超 – 那麼清晰的語言邏輯,然後就去搜索,然後就找到了虞超。

    Reply
  2. 边看边笑😊。好熟悉的环境啊!
    你的确是超凡脱俗之人。
    看来上天对你特别的熬炼,的的确确是在检验你、锤炼你、锻造你。
    法轮功里能在这个时段横空窜出个虞超,我真的认为是上天的安排。
    由衷地遥祝你2024年的每一天平安!健康!舒畅!

    Reply
  3. 虞超,在文昭的会员网站认识您和箫茗后,一直关注你们多年,特别是最近的风波… 是你,开阔了我的保守主义视野,让我知道了Denise Prager, Jordan Peterson, 也是你,让我更加体会到信仰的宝贵。 这个世界上,聪明有智慧的人很多,但是即有智慧又有勇气的人很少,你是其一。为你的平安祷告!“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约翰福音8:32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