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深度介入美國國內政治二三事

2014年,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以數百萬美元僱用Hunter Biden,此刻Joe Biden是副總統。Burisma因涉嫌腐敗受到調查時,Joe Biden直接要求當時的烏克蘭總統解僱負責起訴的檢察官。

Joe Biden在外交關係委員會(2018年1月23日)公開講話:
「我過去了,我想,是第十二、十三次去基輔。我本來要宣布又有一個十億美元的貸款擔保,我說,“我不打算–或者說,我們不打算給你這十億美元。”他們說,“你沒有權力。你不是總統。” (烏克蘭)總統說,我說,“給他(歐巴馬)打電話。” 我說,“我告訴你,你不會得到那十億美元。” 我說,“你不會得到那十億美元。我將在–我想大約是六個小時後離開這裡。”我看著他們,說:“我在六個小時內離開。如果檢察官不被解僱,你就拿不到錢。”好吧,狗娘養的。他被解雇了。」

拜登說檢察官才是搞腐敗的人。烏克蘭反俄派別在2016年指控總統候選人川普勾結俄羅斯一事中也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Alexandra Chalupa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一名烏克蘭裔美國特工,曾為克林頓政府工作。據Politico報導,她領導了2016年陷害川普與俄羅斯勾結。她與烏克蘭駐華盛頓大使館、希拉里總統競選團隊、國會議員以及《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雅虎新聞等媒體的記者協調作戰。聯邦調查局與烏克蘭反貪局合作,製作了針對川普競選團隊負責人的指控,在《紐約時報》上發表。

多名烏克蘭官員在媒體上反對川普和他的團隊。烏克蘭內政部長、前總理、駐美大使和一名議員稱川普 “對美國來說是比恐怖主義更大的危險”,並說他 “挑戰了自由世界的價值”。

川普當選後,烏克蘭在他的第一次彈劾中發揮了很大作用。多名國務院官員後來承認,他們違背了他關於烏克蘭的政策指令,因為他們不同意這些指令。民主黨人啟動彈劾程序主要是根據白宮烏克蘭問題專家Alexander Vindman中校的說法。Vindman指責川普不適當地威脅扣留對烏克蘭的援助,以迫使對亨特拜登的商業交易進行調查。文德曼與烏克蘭的某些派別關係非常密切,他承認他們多次試圖僱用他。烏克蘭政府曾三次提出讓他擔任國防部長。

關於烏克蘭的指控讓川普在2019年12月被彈劾,但最終,川普沒有被定罪。

受訪者是Hillsdale College憲法101課程的教授之一,Victor David Hanson。

1 thought on “烏克蘭深度介入美國國內政治二三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