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國冬景之一

寒冷溼潤的美國北部,所有植物都被一層白霜裹住。樹樹銀條,背襯著灰色的天空,明亮耀眼。陽光穿過烏雲的縫隙,從側面照射下來,我周圍一片明亮。美麗奇異的景色,讓我心動。

在中國,從小到大,春夏秋冬,各種景色都讓我內心有種惆悵,難以舒懷。即便是花好月圓,良辰美景,美酒高朋,也難掩內心迴響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如此的感嘆。更不要說西湖的陰晴變態,嶺南的火紅木棉。我第一次在華南農學院見到高大的木棉樹,內心震動。火紅的木棉花,象是仁人志士胸中的志氣和鮮血,泰然噴出。我差點掉淚。

在美國,無論是明月高懸,還是湖光瀲灩,還是浩瀚大洋,我眼裡,只看到不同的美景,內心再也沒有在中國的那種惆悵。我不知我在中國曾經付出過什麼,從小輾轉反側,寤寐思服,上下求索。我覺得美國和中國,就象完全隔開的兩個世界。

3 thoughts on “雪國冬景之一”

  1. 同感,我也是這樣,在國內時很多時候我感覺自己呼吸都是緊張,而現在,一景一物都能讓我會心一笑,給我帶來平靜和慰藉。有些感情人人心中皆有,而有些文字人人筆下皆無,就像這樣的隨筆就很好,就是別人沒有的,也能引起別人共鳴的

    Reply
  2. 同感。 80年初到美国时恍如踏上了月宫, 一切皆美, 无论人和事。 虽然那时才20出头, 但身心已被国内经历折碎。 在国内我不会开心,默默绝望,从少年到豆蔻青春都是屈卑忍耐,而心底生长出的是倔强自强。小小年纪就失眠焦虑抑郁,出国前还惊吓尿床。 是笃信基督的姑姑把我接到了美国, 救了我。 从此改变人生。 虽然经过非常艰苦,但总有无限的盼头,就像虞先生讲的,眼前都是美景, 性格也从内向变得外向。 我曾问过后来来美的同胞有没有像到月球的感觉, 都说没有。 今天读到虞先生的文字, 好像找到了知音。 可是如今, 当初一切皆美皆洁净的月球, 现在也已被污染的可怕,physically,世间再没可躲避的干净之地。 三年前去DC和今年去DC, 住同一家旅馆,周围多了那么多中文广告霓虹店铺!人生一晃40年, 好怕又回到从前!

    Reply
  3. 我想这是有良心有温度的表现。中国牲人环境,人性压抑触景生情;美国是人间,灵魂比较平安有序,更多的是美好情感。

    Reply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