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觀衆回信

你好!
兩封來信都收到了。我內心很安慰。爲你安慰是因爲,你活到了現在而且充滿靈性;爲自己安慰是因爲,回顧長長的時空隧道,那個酷熱的夏天,那個剛剛二十二歲的我,因爲突然得知媽媽出了車禍,在海淀交通大隊黑暗的走廊中聽到旁邊屋子中電話交談,「人已經不行了」,我的心象石頭沉下深淵,沒有底的深淵;身體努力忍住沒有尿褲子,腿腳不聽使喚地邁步——那個當時內心充滿恐懼絕望的我,現在幫助了很多人發現內心、煥發生機。因此我安慰。
你的信中,有兩處我有不同看法。
你說自己「失敗透徹,蟲豸一般」、「弱勢(者)」——你看上面場景中那個二十二歲步履蹣跚的我,他弱嗎?他是整個場景中最強的那個,所以他經歷這一切;但是當時他不知道,周圍人也不知道。從你信中所述的情況看,你是你所在的整個場景中,最強、最有生命力的那個。這一點你不知道嗎?現在我告訴你了。
你說,「人生取捨,而對於我來說,大概率是死路一條,大概率是悲慘的未來」——誰的人生不是死路一條?人人都是死路一條。人人都是充滿難以言說的痛苦、失望、挫折。區別是,一些人睜開眼看到這個處境並努力尋找旅途中的意義,更多人自我麻醉,在充滿痛苦的死亡旅途中歡宴,雖然暫時忘卻但終將面對。
你是周圍人中最強、最有靈性的那個人。認真過好當下的人生,讀書、鍛鍊身體、努力提升自己,不要浪費時間。
我有不同看法的另外一處,是你提到父親時,「謝謝他讓我渴望勇氣和堅定、自我相信的滋味,我也應當活出這些。」讓你渴望勇氣、堅定、自由,並非來自外部的折磨,而是來自內心未被磨滅的、與上天相通的種子。不要感謝在恐懼中折磨別人的弱者,感謝不應該這樣使用。
感謝你的來信。讓我們保持聯繫。
祝 好
虞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