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感言

二姐問:四十四歲。對過去和未來有何感想?

我說:
我感覺自己還是十五六歲。面對未來,我面對死亡考慮問題,能快速知道此刻什麼事情最重要,以及內心真實的想法。

我回想我們成長的家庭。父母,尤其是父親,由於找不到自我,通過傷害他人以達成控制,從而找到自我。因此傷害他人對於爸爸來說須臾不可或缺。比呼吸還重要。死亡對他來說不是最重大的威脅和失落——不能傷害他人,當下就失去自我。因此他一直傷害。成本最低的傷害對象就是孩子,還有媽媽。我們以為父母應該關愛我們,所以一直渴望從他那裡得到認可與關愛。這種渴望給了他繼續傷害的可能性。我們沒有從家庭中學到如何愛,所有的感情表達,都是從另外一方對於你給他/她造成的傷害所感受到的痛楚中,判斷對方對你感情是否深厚。因此越希望和對方建立長久的親密關係,越要傷害對方。我稱之為基於親密關係(家庭、血緣、伴侶)的情感邪教

回顧過去,我能識別這種過去對我的塑造,也從很大程度上做回了真正的自己,不在這種人為塑造的場景中扮演角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FwSOkiLUZY

3 thoughts on “生日感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