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校友死於上海封城

李昶是我的同齡人,是比我低兩屆的清華校友。早年人生軌跡類似。她是北京四中的(和我太太是一個學校),我是人大附中的,而後上清華。清華畢業後,她去硅谷,我下大獄。2018年她隨丈夫回國創業。去年突發腦溢血,在上海封城中,因爲護工也被隔離,她被痰憋死。她的詩有李白的飄逸之氣,但李白《結襪子》「太山一擲輕鴻毛」說的是高漸離、專諸刺殺暴君,生命重如泰山,雖死猶聞俠骨香;李昶「一擲乾坤」所爲何來呢?亂世如此,哪裏有獨善其身、飄然天地之間的餘裕?國內殺機太重,慘霧瀰漫,2018年還要從美國回中國,可惜了。

李昶的詩:
一擲乾坤作等閒 從此逍遙天地間
朝遊四海虯髯客 暮隱瓊宮謫降仙
同倫天涯君莫問 相逢莞爾自言歡
我是天公度外者 飄然一劍醉江天

我2020年8月給清華同學告別詩:
高眺元龍百尺樓 關山迢遞意未休
清華園裏初相見 山巔之城憶舊遊
洛陽流血塗野草 何忍散髮弄扁舟
揚鞭遠道須珍重 夢幻露電此浮漚

李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