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下去能修成嗎」

同修來信,敘述自己的情況,並問「這樣下去能修成嗎」,我给同修的回信如下:

無論是修煉,還是不修煉但想把人生過得充實、向上、有意義,你得做那些內心覺得真正正確的事情。你可以違心說話,違心生活,但是這種生活痛苦很多。做那些內心覺得真正正確的事情也會面臨痛苦,但是這種痛苦你覺得值得。

你信中被你稱爲“修煉”的很多做法,在我看來不是修煉,而是維護一些說法,比如,「自焚的人不是法輪功」。「拿什麼去證實大法的光明和美好」——首先你得活出光明和美好。法輪功的主流修煉實踐,事實上出了大問題,你的經歷就是這些問題的一部分。

「他拿自己以前對大法的理解,現在反過來攻擊大法」——如果你丈夫指出的問題,被你認爲就是法輪功的正確實踐,那麼我認爲早點離開法輪功爲好;但我在節目中反覆說的,就是我認爲那些做法不符合修煉的道理,不是法輪功的修煉實踐,並且談出我對修煉的看法。

並非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們就進了保險箱;我們需要比以前更爲真實的面對自己,更爲真實的面對這個世界,而不是閉上眼自我標榜長達二十年,還把這叫成「救大穹」。

「這麼多的同修都是這樣的問題,這樣下去能修成嗎?這樣大面積的問題,爲什麼不能得到糾正和解決呢?」——你看到這種現象,身處這種現象,時間應該不短了,你做過什麼嗎?你等待誰來解決這個問題?法輪功修煉者號稱一億人,爲什麼只有我虞超從道理上公開說出這些問題?面對這些,說出來,用生命走出一條路,這是修煉;看到了,自欺欺人、掩耳盜鈴、閉目塞聽,這不是修煉。不要說「修成」,就是有點良心的常人都比這些自以爲「上了法船」的自稱法輪功學員、看着我們群體修煉實踐一路走到現在,不說出內心的話,反而跟風、刻薄對待同修、窺測風向再說話的人,更有良知和血性。「地獄門前僧道多」,也許並非憤世之言。

你信中的事情,你看到,我看到,所有人都看到;爲什麼只有我虞超一個人說;自己二十年來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什麼;法輪功二十年來的實踐,給這個世界帶來了什麼——我覺得這些問題值得好好問自己,給自己內心一個切實的回答。

2 thoughts on “「這樣下去能修成嗎」”

  1. 我一直在说(和可以能说的人)您是唯一的,没有第二位的修真的,真修的学员。有修真的,有疑惑的,也有说FLG不真不善不忍的学员。该人如在大学法会上,学法后的交流时,麦克风会越过他的头顶到其后边的学员。当年我去参加纽约法会,他让我带问题去请师父解答: :”不要与现政府对抗” 怎样理解?例如,领管门口发资料算不算对抗? 之后我的确问过不少学员,知不知道师父这句法会上答疑时的讲法?没有人能记住能回答说看到过。
    您的这次回信的发表的内容,我感觉是您以往的对FLG主流修炼实践包括主流媒体评价的总结。我到处传播我的极大感受,您是唯一敢说真内部问题的话,在大庭广众面前不是一天了,因为这的确是个问题。在小组学法提出问题还没事,如在大组妈就非同小可了。不是要你向内找,就是提师父在山上对澳洲弟子讲法时谈到,如有这样的学员就不让他说(大意)的法。所以我很少参与去大学法。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