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冷漠

留言摘要:把自己能做的,能帮助别人的事,都推给师父,自己继续冷漠。这样真善忍听起来真的像是空空的口号。

——————————————–

觀衆留言:我家里人学大法,互相提醒要信师信法。

堵上别人的嘴和捂上自己的耳朵,问题并没有自动解释出来。相反失去了面对自己内心的疑惑,努力解开疑问的机会。

我也是听了虞超的节目,从一个大法修炼人的孩子。到自己开始审视,想要走入大法。

我小的时候,在国内,经历了99年对法轮功的迫害。电视到学校,铺天盖地的洗脑。我母亲就总对我说,快修炼大法,别错过这个机缘了。我一是觉得,这不是打折促销,不买就错过…这个不足以成为我的学法动力。另一方面,国内高压环境下,我从99年的小学生,到后来中学、大学、工作,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大法弟子不能撒谎,那有人问,你是不是修炼法轮功?那我不希望被迫害…不知道怎么面对,国内的小弟子,是如何保护自己的。

明慧网,大法弟子群体,能有个方法建议吗?如果有人说,只要你信师父,危险的时候求师父。这个我觉得不好,相反,如果你求了以后,还是遇到危险了,就此陷入信任危机吗?

有的时候是迫于压力撒谎,还是不管是否危险,就是讲出来。哪个更好?

同样的疑问,我姨妈被判7年,另一个姨妈花钱找关系,可以让她提早几年出来。前提可能是需要签个转化书,嘴上答应以后不修炼了。我姨坚决不签,然后那个花钱买的提前出狱机会就没了。最后被关了7年,没有任何减刑。

现在共产党又骚扰我家的修炼人,要她们签转化同意书。她们不肯。

有时候,我内心很疑惑,她们修炼大法,家里人不反对。但是如果她们面对签转化书还是关起来,她们选择不签,最后家人跟着担心受怕。她们连自己都没有保护好,更别说保护家人。

至于坚决不签转化书,是真的在实践真善忍好,还是害怕签了,自己作为修炼人得正果的这个机会归零?这个是不是一种执着呢?把自己能不能修炼成功,摆在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不做没有必要的牺牲,前面?

其实我有很多类似问题,没有机会问她们,打电话,视频她们怕被监听敏感内容。以前当面质疑,她们也有听不进的时候。

我不止一次问过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希望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她们来加拿大。唐人街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有的直接冷漠的回答:不知道,不懂。要么详细的说:这事得靠自己,自己想办法办签证出国以后可以考虑申请政治庇护。

我不懂的是,我卡在第一步,我不知道怎么给她们成功申请签证。被拒签过,以后再申请更难。

最近私底下请教了虞超前辈,他很认真的跟我分析了,给了我很具体的建议。

我觉得,把修炼具体化,是有问题的地方,提出来,讨论,思考。有疑问勇敢面对。有困难互相想怎么帮助,远比一句空空的,有困难的时候,心里求师父,要好。

我家的修炼人,在我说生活中遇到的困难。这里当地的修炼人,听我讲想办签证没有办法的时候,都说过,求师父,诚心念九字真言。

如果修炼人自己听一听自己孩子要说的话,当地的大法弟子,想一想,我有什么具体能帮你的,或者我知道谁懂这方面的信息。师父是不是省很多精力?

把自己能做的,能帮助别人的事,都推给师父,自己继续冷漠。这样真善忍听起来真的像是空空的口号。

我喜欢来虞超这里听他讲的内容。不管修炼人还是普通人,想要进步,勇敢面对自己的疑问和错误,改正了才能提升。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