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歷的瘋狂——不願爲世界做的那些事,會報應到自己身上 – 20210821 第181期

一位女觀衆給我發了八千餘字的長信,信中說與我的節目有共鳴,希望我回信。

我兩三天後回覆,「我現在忙,還需要認真讀,請別着急」。對方含怒回信,問我是否是「僞裝成強者的逃避者」;她的信讓我面對自己的內心,因此應該着急的是我而不是她。此時第一次瀏覽信所感受到的瘋狂氣息變得更明顯。我回信問,「你多大了?」沒有反應。

五天後我仔細讀了幾遍這封信,回覆她,「我有不少共鳴,也有沒有看懂的地方。你是否知道自己可能存在精神和情志上的障礙?」

我毫無調笑之意,因爲我的人生告訴我,認知自己的瘋狂,纔能清醒前行。這位女士由五天前「眼睛還會氤氲起壹股霧氣,既陌生又熟悉,姑且命名爲感動」的共鳴者變身破口大罵者:

「@yuchao 閣下在最近的視頻當中沒有影射我的觀點麽?沒有質疑我的措辭麽?有[異議]為什麽[不直接向我表達]?而要擅自在節目裏拿自己扯蛋的[誤判]含沙射影?回過頭來跟我裝忙於[重大事務],您哄鬼呢?」
「你對得起我這樣的可能成為高質量朋友的「觀眾」嗎?背地裏拿我郵件裏的內容跟別人炫耀自己名字跟庚子太歲一樣?你玩兒毛呢?我不說你知道?您開心就好,太令人失望了。」
「@yuchao 您无需了解我,了解事实逻辑观点即可。您[言必稱]高質量的交流是如何如何的,[言必稱]別人沒能力用清晰的語言談事實道理邏輯只會談人,我丫還真信了。您有能力駕馭這樣的交流嗎?還是就會享受[糾正]別人的快感?八千多字的文檔讀後感就是[看不懂有共鳴你多大了你情誌障礙]?介似嘛玩意啊?」

識者指我遭遇了PUA,我挑起右眉——嗯?

就此我做了節目:《我經歷的瘋狂——不願爲世界做的那些事,會報應到自己身上 – 20210821 第181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