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患失中的傷害與被傷害 – 20210824 第183期

新節目來自四年前的文字

一個群體中的反智傾向,來自人類本性中的弱點;那些自毀傾向,也是人類的弱點。關於人群的分析,有兩本書可讀:勒龐的《烏合之眾》、霍法的《狂熱分子》。書中有蕪雜的偏見,也有精警的論述。不妨一看。但要批判著看。尤其是烏合之眾。兩本書都有無神論傾向。但是其中提到的人性的弱點,以人群的形式體現,足以自警。讀書不是為了挑別人的錯,而是為了自省。這點非常重要。

我不打算改變那些傷害者。他們在控制和傷害中實現自我。改變他們,讓他們放棄控制與傷害,是與虎謀皮。我要幫助的是那些被傷害者。在傷害-被傷害的場景中,被傷害者也是有責任的。如果他們是成年人,他們應該負主要責任。他們沒有勇氣面對真實人生中的挑戰,沒有勇氣活出真正的自己。他們放棄的每一份獨立精神,都成爲傷害者傷害自己的權力。

一段時間以來,我的帖子、文章引發激烈爭議。我們主要網站自10月11日連續刊登三篇文章,談fb上面言論控制。第三篇文章不點名指我“惡毒攻擊和污衊”,文風用詞渾如文革大批判與“公安六條”再現。此文後來被撤下。部分同修驚惶相告“不要給他市場”——你還說“寫得不錯”。所以驚訝你的膽子大。

那篇文章指我“積極聯系年輕同修”,其實大都是別人聯系我,無論年紀;指我“鼓動年輕大法弟子與父母決裂”,我寫過10篇關於教育的網誌,無論父母孩子,反饋多是有所收獲。“鼓動與父母決裂”,不知從何說起。

還有“鼓動大法弟子以嚴密組織形式對抗中共”——我接受BBC記者Lucy Burns採訪時,洋洋得意地說,我覺得法輪功的一大特點,就是“一盤散沙”。共產黨開始因爲容易鎮壓,可十八年來,這是最讓他們頭疼的事。

文章內容,很像一個叫做陳利民的人,此前在網上對我的指控。這樣的文章發給我們的主要網站,我覺得這算得上“高級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