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弟子來信

超哥你好,其实叫你超叔也合适,但见你挺显年轻的,更像是个大哥的样子,还是叫你超哥吧。

我是9X年出生的,现在身在大陆,XX出生XX长大的男青年。昨天特意查看了一下我的观看记录,看你油管得有3个月了,首先我想说,非常感谢你顶着那么巨大的压力把如此有丰富内涵的心得与大家交流,我得到了太多的共鸣和启发,真心感谢超哥。

我在2013年的时间通过翻墙了解了真相,并决定开始修炼大法,和我一起修炼的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我俩在幼儿园起就是同学,他在我之前一两年开始翻墙。在听了你最近的节目讲许多修炼人家的孩子长大后却放弃了修炼,我真的挺不是滋味的。一直以来我也遇到了许多你在节目中提到的事,我也确实得做点事了,现在我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大声的告诉你,超哥,你的节目非常棒,我们俩都非常支持你的节目,你对同修和常人正面的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你做的是对的,不要被别人影响,那次你在油管上发的投票我没填,我要在这里直接告诉你。

我谈谈自己对媒体的看法,因为我们身边刚开始不认识任何修炼人,信息唯一的渠道就是明慧网,动态网。不得不说,对刚开始修炼的我来说,明慧网的一篇篇文章对刚入门的我还是有帮助的,让我迅速的提高心性,并且很快我也学着交流文章中的同修去讲真相。当时我一直认为,文章中老阿姨的做法就是修炼人的标准动作,因为确实也没有参考系来衡量,从表面上看,老阿姨的一切做法都符合师父要求,而且明慧网都登出来了,师父也肯定了,我是新人,跟着前辈做肯定没问题。在动态网上,最早看的是石涛的节目,因为感觉他很逗,说出来的事也是从来没听过,那时候不像现在有成熟的VPN,那时候能看一个视频都挺难的。但很多否定现实的文章视频等确实也让当时肚子里没货,只是做个搬运信息工的我碰了不少壁。

但随着学法的深入与提高,我渐渐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但是呢我没敢说,因为我觉得我是个新人,怎么可能比那些坚定的从99年走过来的同修更高明呢?2017年的时候,那时候已经接触到当地的同修了,那是位协调同修,她不主张我们参与学法小组,原因是说有些地方比较混乱,特务在里面搅和,我们是新人,可能被他们影响带偏了。当时我也没多想。然后就是我发现我的讲真相开始碰壁了,原因是许多看的许多中共内幕啊解读啊没有兑现,偶尔一次还行,多了人家就当笑话了。尤其当时媒体同修的过度解读,比如习王联手干掉江蛤蟆,19大后修宪废掉共产党什么的,我全信了,也跟周围的人说了,事后完全不是这样,我被打脸了,当然这里面也有说的对的。那次对我的打击很大,我那之后就很少看石涛的节目了。不过讲真相的做法还和以前差不多,带着浓厚“老阿姨”的做法。

当时明明可以有更高明的做法,却被自己人心限制着模仿老阿姨标准动作去做,确实耽误了一些事,但是当时的我确实也只能处理到这份上。现在想想或许也明白,师父说将计就计,许多法不能直白的说,明慧网好的方式也不能直白的登,中共那边也看着呢,它们或许更清楚我们的弱点。

直到20XX年初,小X因为往人家信箱里放传单被警察抓了,因为正好是过年的时候,我过了5天才知道,当知道的时候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恐惧,那天还在上班,感觉我的身体都是在颤抖的,以前虽然想象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想象自己不会害怕。当真的把自己放入这个场景去的时候,感觉那肃杀之气就把我包围起来,警察随时会蹲在哪个地方把我带走一样。过了三天,警察也约我谈话。我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回到家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把对自己不利的东西全部烧了,然后我几乎尝试了所有以前网上看到的应对方法希望师父能保护小X出来。然而事实并不是我希望的那样,他被判了X年X个月。在这个过程当中,确实发生许多矛盾的选择,比如警察问我的时候我该不该骗他,还是守住真?如果用常人的办法算不算动人心,不符合修炼人标准?我该怎么和家里人说等等。就像你说的,马上面临着我下一刻还修不修,师父还能不能承认我的局面。关于这一方面的,网上从来没人教过我怎么做,甚至有感觉就应该直面警察,最后把他们说服了那是唯一正确的路。

就像你节目中说的那样,我们的网站上只能看到光鲜亮丽的一面,从而有太多阴暗面的故事只能跑到你的自媒体那儿去说了。当我认为应该做的标准动作全做完的时候,却还没有预期结果时,我是很无助的,周围的同修确实如你所说一样”相信师父,相信法”。是,我不怀疑师父,不怀疑法,可我当时眼下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在那之前我看了章天亮了付费讲史节目,让我明白了许多历史上的风云人物是怎么做事的。我就体悟了“兵”,和“战”的实践运用,我分析当时的情况已经足够称之为“战”了,因为警察肯定怀疑到我了,一旦抓到我把柄的话,两个人一块进去什么都得审出来。所以我从头到尾就是否认一切,甚至呢当他找我的时候,我当着他们的面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还给他们发烟,目的就是想迷惑他们。后来小X出来后跟我说他也几乎用类似的办法全程在骗警察。

其实当初做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这样做,在那之前还有诉江到底要不要留实名(事实上没有留),后来在公司被人举报,面对管理层询问的时候,是不是要全程做到真,没有一个明确的理论支撑,当然现在看了你节目后,许多思路都厘清了。

超哥,其实第一次看到你是在“我们的故事”中,看到你和你同学做的那些事,真的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第一次给你贴的标签是英雄式的人物。在油管上偶尔之前有推送过你的节目,那时候我想“都是修炼人,谈的都差不多,虞超粉丝才1万,肯定没有文昭江峰章天亮的好”。第一次看你的油管节目是你谈高级黑小明,猪妹的那集,说实在的,其实我们群体内部的很多事我根本也不知道,那时候川普输了我也很难过,要知道我是全程在听希望之声开票过程的。突然乔治亚,威斯康星,密西根,宾夕法尼亚,亚利桑那,内华达这些周暂停再恢复川普就被做掉了我真的不甘心。可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就是川普下去了,再不愿意这就是现实的时候,网上还在传各种邪乎的理论时我就觉得有问题了。你那集节目谈的很到位,但第一感觉还是觉得有些扎耳,毕竟这不像是样板法轮功媒体人该说的,出于好奇问我点开了你其他的节目开始听。一开始扎耳,但发现讲的确实是事实啊,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啊,都是我也发现但说不出口的事实啊。

再多听下去,发现你不简单啊,能用清晰的逻辑和语言把复杂的问题全说的很清楚。确实有点颠覆我对同修的印象啊,因为我从网上看到的,现实中遇到不多的同修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而你做的最早节目又是谈信息安全的,这一点我非常认可,可以说当时小X的事警察拿我没办法就因为我非常注意这方面安全,我跟他从来不在微信上说正事,用明慧邮箱。而且你有许多我根本不曾想到的,比如子女教育,我的女儿现在X岁,如果我没听到你的节目,我大概就是一个制造15年后子女与我为敌的父亲。听你说你跟孩子讲“别看我和你妈都练法轮功这就成为你炼法轮功的理由,你得清楚的知道你为什么要炼”,“抱不动了就放下,还有下次”,“美国海军陆战队训练士兵都在他们耳边喊娘儿们你不行了”等等这些,我冷静想想这太多了,人性中的弱点你非常清楚。诶,有点激动,太多了,一下子说不完,也有点语无伦次了,我这边也很晚了。我现在也下载了许多编程随想推荐的书在看,首先看了水浒传,小时候没看过,“愿意结交侠义之士”,我觉得我还差点,我正在努力成长中。

超哥,你不必担心后继无人,这一辈里还是有明白人的,经历了许多,我和小X此时此刻已经非常明确我们该做什么了。

1 thought on “年輕弟子來信”

  1. 虞超,我也有話對你說。我看了你9.1的那一期。我心裡難過,落淚了。為什麼師父明明在給機會,而同修卻一定要把人打倒呢?如果你真的放棄了那多可惜呢?我看過你的節目,很多問題說的沒錯,但有的話,因為修煉感悟不同,也許理解不一樣。你對那位你無法幫助的同修的死表示出了很不可接受的情緒。我都理解,也都明白。但是跳出人的層次,又是另一種感覺吧。不要以為我沒心沒肺才這麼說,我的先生得法後不久就去世了,我在這期間對修煉有了深深的體悟。誰也代替不了誰,誰也幫不了誰。人的業力各不相同,我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修自己。我不知道師父這篇新經文是因為誰而寫,可無論是因為誰,那個人有福了。師父從來不會說誰應該怎麼做,如果師父真的因為某位同修寫了經文,那個人是什麼樣的根基,師父在人這一面都要點化呢?如果是我,也許只能是師父的法身來點化一下呢。師父說「修煉人無論遇到什麼都是好事兒」,不是原話了,大致意思。
    至於說明慧網上的那篇文章,當作修煉吧。誰的心什麼樣,出於什麼目的,我們都看不到,只有神能看見。
    我今天之所以給您寫信,是因為我得法很晚,才不到兩年。同修最初給我的大法真相資料裡有《清華學子》,那個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第一遍看完,我只記得你了。你很突兀,沒有那種溫文爾雅的感覺。但是你說了一句話,那句話讓我感覺你非常自我。好像是說中共可以打壓得了6.4。但打壓不了你,因為你有信仰。你說因為有「我這樣的人」還是「有我們這樣的人」我記不得了,但是我真的覺得你很自我。哈哈。我當時還跟我先生說,「這個虞超好可愛,那麼真實,他以前一定修道的!就是太自我了,要是這點不修下去,會給他帶來麻煩的。」我現在還是這麼說。
    我想修煉過的人都不會放棄的,因為做不回常人了。當初為什麼修煉,修煉帶給你什麼,你還記得麼?那種感覺一定是什麼都取代不了的,所以才讓你在迫害中能一直走到今天。千萬別放棄,師父沒說你不是弟子,師父不是說,只要修煉,師父就會管麼。時間不多了,何苦糾結於常人這一面呢?那個明慧網的文章,真的不能起什麼太大作用。那個文章也是讓每個看到的人修煉的。
    但是回過頭來想一想,你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因為只有授人以柄了,才能被舊勢力找到藉口迫害。師父的新經文一出,沒點名,為什麼會讓別人想到你呢?我們一定有自己該修下去的東西。別忘了師父在《失與得》中講的,不是原話,謝謝這樣的人,他幫你提高了層次,找到了自身的問題。

    同修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