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琦處境危殆

1999年、2000年的時候,黃琦的六四天網是為數不多敢披露法輪功相關新聞的網站(很可能是唯一一個)。爲了能披露消息久一點,他屏蔽了法輪功、大法字樣,但是把消息發出去。當時我在他網站留言,埋怨他為何過濾法輪大法幾個字。他說自己已經盡力了。
2013年7月,我們在facebook上恢復聯繫。互道寒溫,都挺感慨。他稱我“兄弟”,問我能否寫些文章,別用“天滅中共”之類的詞,他在六四天網上發。他告訴我:“我(在)監獄裡重傷,致使腦積水,腦萎縮,估計還有2,3年壽命……現在,患了重病,激進性腎炎,不排除監獄下毒”。我看他信息安全是個弱點,和他談應該如何保證信息安全。他沒太聽明白,沒有理解重要性。
這次中共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抓捕黃琦,獄卒多方折磨。黃琦始終零口供。黃琦是條好漢。不知有生之年能否見到了。
此歌給黃琦:

子夜吳歌 秋 · 李白

長安一片月
萬戶搗衣聲
秋風吹不盡
總是玉關情
何日平胡虜
良人罷遠征
———————-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令我心有所感。興之所至,唱了這首歌。
聽說我們都來自天上,最終也要回到天上。我想,天上的衆生、眷屬,是否是這樣想念我的?願早平胡虜,朗吟回天。

===========================
隋牧青律師文章摘錄。黃琦兄真是好漢!
这是我和黄琦第一次见面。
黄琦身材较为高大,看着干净利落、目光如炬,神采溢于言表。虽系囚徒,举手投足间,英雄气概隐约可见。
我自报家门后,隔着铁栏,黄琦起身与我握手致意。
以下系会见记录。
一、宣布黄琦被捕时,有警员及电视台摄
像,黄琦坚持打出V型的胜利手势遭粗暴干预,黄琦怒斥警员系法西斯匪徒。
二、黄琦一直是零口供,否认控罪,坚拒警方上电视认罪的要求。
三、身体状况。黄琦2016.11.28被捕后肌酐值迅速上升到高值,所方为其安排了服药治疗,饮食上安排与工作人员相同的营养餐直至7月5日停止。目前手脚、脸部均浮肿,身体比被捕前消瘦二十斤以上。所方对黄琦身体状况是较重视的,但其身体状况仍然明显堪忧!
四、权益状况。有超36人轮番审讯,但无刑讯逼供,时有辱骂。看守所曾强迫其一日站立六小时值班,后改为每日站立值班四小时持续20余日至今。这种强迫值班对普通人可能是小事一桩,对重病缠身的黄琦而言,是难以承受之重负。
五、听闻刘晓波殉难噩耗,黄琦非常悲痛!托我寻机向刘晓波太太、家人致以深切问候和敬意!
黄琦还托我向谭作人、唐诗林夫妇、天网义工们及海内外关心关注黄琦案的各界朋友们致以深深的感谢!
最后,黄琦表示,他对自己的案件进展有信心,对国族进步更充满信心!坚信中国必随世界大势走向自由、民主!

3 thoughts on “黃琦處境危殆”

  1. Scary, don’t want to know the truth, it is too dark to digest. I thought the gov’s behavior is against humanity, but humanity is complex, right? Maybe the darkness belongs to it. Man can be saint, man can be evil, man is man. Really don’t know if the world is gonna be any better, but right now it beyond awful. Please don’t show my email, don’t want unnecessary exposure.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