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片段(十一)

我剛知道江天勇妻子金變玲女士來美國了。心裡真高興。

我內心敬佩709律師們,尤其感激去建三江要求釋放黑監獄中法輪功學員的唐吉田、江天勇、王成等律師。他們是面對過撲面而來凶焰的人。因此雖不相識,但內心親切。

唐吉田律師在建三江被打斷十根肋骨。這不是鬧著玩的。肋骨骨折非常疼,每呼吸一口都疼。我在黑監獄被刑訊時,警察王福、邱某、徐志剛等人用腳跟猛蹬我右肋,每一次呼吸都牽動巨大痛苦。他們左右開弓扇我上百、也許是數百耳光。耳光夾耳扇到臉上,頭好象是被打穿的感覺。我集中渙散的意志,用力把兩個嘴角向斜上方拉起來,讓施暴者看到我在笑。臉全被打麻了,我的意志已經命令臉部肌肉拉起嘴角,但我不太能感覺到肌肉的反應。從施暴者反應看,我的確拉起嘴角了。他們越發凶猛打我。他們以為我學生出身、是小白臉,他們錯誤估計了人與事。

由於我直盯著邱某、徐志剛,他們開始用兩根手指猛戳我雙眼。我擠著眼笑著盯他們,直到雙眼完全被戳得睜不開。我笑著說,“有種今天就弄死我,弄不死我,你打我多少下我都記得。”

到現在我的右肋都帶傷。無法仰面入睡。打嗝要坐起來才行。

從上到下所有人我都不會饒。在我這裡沒有寬恕。永不忘記、永不寬恕。你們最好活著等我找到你們。不然你們家人會面對我因為找不到你們產生的失望。

你們看錯了法輪功——以爲我們是軟柿子,好捏——錯了。

我虞超上山修煉是你們的福氣。撩撥我下山,你們的筵席連帶你們的腦袋,都可能被我砸碎了。不僅是此世。我的意志和秉性,再過三萬年也不會改。我看你們能跑到哪裏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