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臺灣川黑

這位臺灣朋友稱挺川的人如文昭,都是狂熱份子,說「主流媒體不論傾左傾右的確會有偏見 (講好聽一點主見),但文章嚴謹,盡可能 fact based 是一定的」。

我答:
2002年前後博明(Matthew Pottinger)在北京被警察打臉的時候,明白人都知道:這是華爾街日報高層點了頭,北京警察纔敢動手打——什麼時候打、什麼場合打、誰打、打哪裏、打多重,都是要開會研究的。(我如何知道?刑訊我的時候就是這樣研究的)——至少六組人全天跟蹤一個華爾街日報記者,如果是哪個祕密警察脾氣上來就打,兩個禮拜之內,博明就被打死了。沒有上頭命令,博明一口痰啐在警察臉上,警察也得笑着擦了。
警察敢打,博明就知道WSJ高層已經和北京通過氣了。這就是爲什麼他離開WSJ,以三十多歲高齡,參加海軍陸戰隊,爲了通過體能訓練,自己跑步到昏倒被送急救室。
Raymond說我們是「狂熱份子」?你離真正的戰場太遠。真正在戰場的人,無論是後來的白宮東亞安全主任博明,還是刑滿釋放人員虞超,都知道發生了什麼。2014年我寫的那篇文章,現在給你掰開揉碎了解釋,你還是不會太相信。

6 thoughts on “答臺灣川黑”

  1. 不好意思,我是要給五顆星的,結果因為不熟練,手快,好像一顆星也沒按到。😔
    贊同虞超的說法!
    現在了解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的人真的不多,很多人缺乏獨立而深入思考的能力,很容易被所謂的大媒體忽悠。再加上人的本能:趨吉避凶,所以痛苦的事情潛意識是排除的。試想一下,如果一個人知道這個世界變得很邪惡了,但他/她又沒有強大的內心力量去面對,就會趨向於不面對 不思考。

    Reply
  2. 台灣有幾群人思考都很淺層也許可以跟美國比較一下
    很左派很正確:私德瑕疵或觀點不夠女性環保進步就開始批判,主張一堆做不到的社會正義
    很渴望被奴役:幻想在強人獨裁下享受自由並且經濟自主
    看風向自爽型:只想撈好處或聲量,沒什麼主見跟遠見,風往哪吹就往哪跑,最容易被操控的一群人,常不遵守規矩像亂停車之類的,但卻喜歡批評社會亂象,又愛回嘴政治沒辦法我不碰政治
    有人要毀滅我:與美國不同,有一大群人直接或間接被車輪黨搞過,相信秘密陰謀存在者盛行,差別在於誰是製造者來源想法各有不同,不過對陰謀的目的想法都很單一物質層面
    純粹獨居型:感覺很少,連學生都愛嘴政治
    此外還有蠻大一群,主張西邊的一切都好 匪統後就能發大財,不只能到對面當官台灣還能自治選舉,又愛揮舞孫大砲或委員長的旗幟或標語,迷戀一統天下

    Reply
  3. 台灣有幾群人思考都很淺層也許可以跟美國比較一下(希望沒重複發)
    很左派很正確:私德瑕疵或觀點不夠女性環保進步就開始批判,主張一堆做不到的社會正義
    很渴望被奴役:幻想在強人獨裁下享受自由並且經濟自主
    看風向自爽型:只想撈好處或聲量,沒什麼主見跟遠見,風往哪吹就往哪跑,最容易被操控的一群人,常不遵守規矩像亂停車之類的,但卻喜歡批評社會亂象,又愛回嘴政治沒辦法我不碰政治
    有人要毀滅我:與美國不同,有一大群人直接或間接被車輪黨搞過,相信秘密陰謀存在者盛行,差別在於誰是製造者來源想法各有不同,不過對陰謀的目的想法都很單一物質層面
    純粹獨居型:感覺很少,連學生都愛嘴政治
    此外還有蠻大一群,主張西邊的一切都好 匪統後就能發大財,不只能到對面當官台灣還能自治選舉,又愛揮舞孫大砲或委員長的旗幟或標語,迷戀一統天下

    Reply
  4. 我从去年开始也想参加美军。 这次美国大选事件之后,如果我此时在美国,一定会报名参军。

    Reply
  5. 我原来也不相信,人即使再坏也不会坏到活摘别人的器官。直到我看到了韩国媒体采访了韩国人到中国大陆换器官只需要等一周时间的报道。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