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人類贏得尊嚴

今天看到四位709被捕律師的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原珊珊、劉二敏,公開剃光頭,表達對中共政權的憤慨和抗議。我的心被深深刺痛。她們的笑容與眼淚,我太知道背後的勇氣、決心。我內心悲憤,要多少人放棄尊嚴,才能在那片土地上,真正有每個人的尊嚴?

在獄中,獄方專門挑選刑事犯人,看管法輪功良心犯,這些犯人被稱為“包夾”。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監控法輪功成員的言行、制止我們之間互相交談、欺辱法輪功成員、摧折我們的自尊。

我們大小便,必須身邊有“包夾”監控。我們在目光盯視下,脫了褲子,蹲下大便。這成為折辱我們的重要手段。“包夾”評論我們的隱私部位,還在我們小便的時候,突然從背後搡一下,讓我們在小便的時候時刻精神緊張。一次小便都斷斷續續,人很容易被完全摧折。他們不是對所有人如此。他們也挑容易欺負的人。

我小便時被人從身後搡一下,尿柱沒有完全中斷我就立刻轉身,獰笑著說,“我他媽嗞你丫挺的——”,一邊斷斷續續尿,一邊衝著搡我的人叉開腿走過去,我的尿淋到褲子上,嗞到地上,濺到我的鞋上,他的鞋上,他驚叫笑著跑,“我操,虞超你這孫子……”這種事情鬧不到警察那去,充其量算開玩笑過分。但是警察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老實人,本分人,抹不下臉幹潑皮的事,就唆使流氓用潑皮手段折磨我們到每一分鐘。我尿溼的褲子、鞋,就靠自己體溫慢慢乾,但是以後所有人都要想想是否再搡我。他們洗衣服和我一樣不容易,每次洗衣時間很短,隔很長時間才能洗一次。他們不願有一滴我的尿濺到他們鞋上。

監獄里已經非常難了,人的思路容易卡在一件不順心的事情上發瘋或完全崩潰。那滴尿就可能是他最後一個爬不出來,在裡面發瘋的坑。他們不願有那滴尿。但他們不在乎搡我們的時候,我們是否痛苦。

我能給他們濺上那滴尿。濺上了,他們還得笑,表示自己開得起玩笑。因為他們裝出開玩笑的樣子折磨我。可是我更堅韌,他們就得裝到底。我在黑監獄對警察、武警經常微笑說一句話:“也許明天我就瘋了,可現在還沒有。”

一個王姓“包夾”,十分凶惡,折磨摧殘法輪功學員,曾經將縫衣針深深扎入吳瀛昌的肉里(網上誤作“吳引倡”)。我在小便的時候,他在我身後突然把頭從我右肩探過來,仔細看我如何撒尿。他呼出的熱氣吹在我右側臉頰。他希望我驚嚇和羞辱。

我泰然自若地尿,把頭向右一歪,幾乎和他頭碰頭。我們一起聚精會神觀賞尿從我體內噴出的弧線。我右臉感受到他左臉的溫度。我想他也能感受到我的溫度。我們一言不發。我努了努,用力嗞出最後的尿,用兩根手指夾住,抖了抖最後的幾滴,一邊把弟弟塞進褲襠,一邊輕笑著說,“你落下這毛病可不好。趕明兒回家了,公共廁所里街坊撒尿你也盯著雞巴看?街坊四鄰的,還不議論你?”他佩服地笑著點頭,知道我不怵他。

包夾的重要任務,是監控法輪功良心犯之間的對話,是否有法輪功內容,或者對政府不滿的成分。但是我所在監獄關押的法輪功成員,多是學歷高、有思想的,包夾總是擔心自己錯過某些表面普通但含義深刻,卻沒能彙報給警察的話。因為如果他們不彙報,別人彙報了,他們可能被取消“包夾”身份,因此可能失去快速減刑的獎勵。

在獄中,能否“嘩嘩”的撒尿,意味著你是否有足夠的男性能力,昭示著你出獄後能否再振乾綱。未來美好生活的期望,端賴此刻尿尿的衝勁。有人身體虛弱,尿尿就會分岔,而此時他就會遭到嘲笑。很不幸,我分岔。遭了這麼多折磨,我不分岔也難。

一班的班長魏宇,專門欺負法輪功,他知道我是刺兒頭,難弄,老看我不順眼,有次我差點在水房和他打起來。和我關係好的“包夾”怕我吃虧,七手八腳把我拉出去了。他和我不是一個班,我們一天僅有幾次的排隊集體上廁所,不是同一個時間,但是會有短暫交錯。他留心看我尿尿,對眾人高興地大聲喊:“噢~虞超撒尿分岔嘍!~”

我懶洋洋眼神空洞地盯著眼前的瓷磚,

“嫉妒了吧?心裡羨慕就直接說,別不好意思。”
“我操……你孫子……”
“毛主席教導我們要一分為二,劉少奇纔搞合二為一:你反對毛主席?”
“我操……”

他慌了,因為不知道我說的這些露骨的政治話語是什麼意思,是否該制止,是否該彙報,別的“包夾”是否會去彙報,是否會說他讓我大嘴巴說話,或者彙報他沒有及時彙報此事……因為別的“包夾”也恨他……

斗轉星移,十年。我學會了大量監獄黑話切口,“砸窯兒”、“找亮兒”、“抖攅兒”,不少是連闊如提到的《唇典》中記載的流傳已久的江湖黑話。我低頭讀《尚書》、《楚辭》,抬頭就操對方十八輩祖宗。

我心裡有時奇怪。我是個風花雪月、讀楚辭、李白,嚮往春秋古風的人。我不知道命運為何安排我經歷這些。我覺得並不合適自己。

我的經歷,我自己做的事,春秋時代的人,自殺幾十上百次也該有了。我還活著。我讓這個世界變得好些了嗎?我放下的尊嚴,在這個世界上,讓更多人有尊嚴了嗎?我在問自己。

709律師妻子落髮明志

——————————————————

我敬重709律師和他們勇敢的妻子。你們讓世界看到正義、勇氣、堅毅。

我從小到大,大人見我第一句話就是:“還淘(氣)嗎?”,以至於我以為這是和小孩打招呼的必用語。後來我有了兒子,到兒童樂園見到其他小孩,我也問,“還淘嗎?”。後來我才慢慢發現,這句話不是專門和小孩打招呼的開場白。然後我纔知道,小時大人那樣問我,是因為我淘氣。

小學、中學,我經常被老師說是“害群之馬”,到了監獄,警察還罵我是害群之馬。管理我們分監區的曹姓警察升職了,回到關押我的監獄辦事,見到打掃衛生的我,問,“還鬧嗎?”,我笑了笑,心裡說,“我操,活了快四十年,怎麼人家還問我一樣的話?”

16 thoughts on “爲人類贏得尊嚴”

  1. 每次看你的视频都忍不住会笑,就想虞超一定是来自上红下蓝的先天大道,虽然不符合大多数人的主流思想,但不是邪路,是正路。
    加油!

    Reply
  2. 虞超先生您好。
    我想知道我能具體做些什麼,讓還在經歷苦難的法輪功修煉者,以及在牆內的高壓政策下喪失作為人類的樂趣和尊嚴的人們活得舒服一些。我人在國外,如果有什麼工作缺人手,我很想加入進去。

    Reply
  3. 语言有些幽默,我却笑不出来。这是烈火炼金刚过程中的惨烈。进一步理解了那句圣言:“弟子的伟大”。

    Reply
  4. 虞超先生的视频和文章充满了真,有些表面似乎善跟忍比较少,其实也是有的。到不不是说十全十美,但有勇气面对真实的自己,给别人展现真实的自己,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坎儿。其实那些批评虞超先生的大法学员需要明白在修行的路上能有虞超先生一起前行真好,可以诚心相交。

    Reply
  5. 如果没有看过您YouTube上对监狱生活的描述,直接就看这篇文章的话。在脑海中形成的您的形象会很不一样的。
    这个世界上的很多真实,是鲜血淋漓的。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去直面。
    但,您是不多的一个,敢于把他讲出来的人。

    您最后的问题”我還活著。我讓這個世界變得好些了嗎?“ — 这一点,我觉得是没有怀疑的,您肯定是让这个世界变好了一些。
    那些709的律师和他们的家属得到您的声援。
    那些死去的同修,因为您的回忆,而永远地活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我实在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如果您可以收集并发表所有那些死去的法轮功学员的故事,哪怕只是名字和死亡的日期。就像文革,六四,和今年的肺炎。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纪念碑,就像华盛顿那些战争纪念碑一样,去纪念他们的。顺便说,我也是因为您才知道法轮功的事情真相的。)

    每一件这样的小事,汇聚在一起,就是巨大的力量。

    Reply
  6. 您让我努力救赎自己的尊严自由
    您让我更多地警醒、反思,尊重他人

    您的生命像蜡烛那样放射光芒,点亮黑暗,我想那跳动的火焰是纯净的蓝色,代表希望、自由、勇气、灵魂的蓝…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