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clubhouse

談論clubhouse,不能從用戶體驗角度談。你所談的任何用戶體驗,使用微博、QQ、抖音……的中國人,都能一臉幸福地和你說出十倍以上的用戶體驗。

想接觸名人、有錢人,中國有的是;一個村長手上就有十幾億,硅谷精英算什麼?一個xx書記,二奶上百人,住滿一個小區,由二奶中的MBA管理,僅有幾個前女友的馬斯克豈不是遜爆了?

別人的錢不是你的錢,別人的名不是你的名。在美國夢能成真的時候,也許有一天,在臺上的會是你;在美國夢的根基已經腐朽傾頹之時,垂涎酒足飯飽者的氣息,卻不知道他們下一次嚼的可能就是你的肉,羨慕他們的換成另外一批人。

我的signal上一個個出現通訊錄中的聯繫人,有我的同事,有一面之交的人。一週之內四千萬人涌入signal,從哪裏涌入呢?目的地是signal,他們離開了哪裏呢?Big Techs。一週內四千萬用戶,與clubhouse幾年內攢的數百萬用戶,孰輕孰重呢?

Rob Braxman稱,openvpn UDP 1194端口被美國全國范圍限制,運營商包括AT&T,GTT等。更驚人的是當他開始將端口換成TCP443端口(偽裝HTTPS),速度一度恢復,但是在做節目當天,443端口也開始被限制了。Rob懷疑美國的電信運營商開始使用深度包檢測(中共防火牆早期技術)他認為美國運營商開始抄共產黨作業屏蔽VPN。有關硬件防火牆的結論,尚有待證實;軟件方面,2017年google開發出極其強大的Jigsaw輿情控制軟件,專門刪除「有害言論」,是與紐約時報合作的。說是針對選舉中有害言論,但是可以用於所有領域。形勢危險至此,怎麼還能用喉嚨的聲紋往對方刀口上湊呢?這是我們知道的,還有我們不知道的。

iphone只能用作檯面上的良民證;imac得換,視頻處理用davinci代替Final Cut Pro;google應用要儘可能換成其他應用。

「用蘋果很時尚」,這是十五年前的思路了;此刻這樣想,整個就是狀況外。

此刻,緊趕慢趕打包袱搬家,已經有些晚了。

Credit: 藍寶石醬

 

2 thoughts on “我看clubhouse”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