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 vs. 被馴化之二·揚帆起錨

徹底摧毀一個人,毆打折磨身體,只能作為背景。其害處是,為對手製造英雄或殉道者——這將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故此徹底的摧毀,就要摧毀一個人的希望。沒有希望,一個人會為了眼前一點點安全和生活上的方便放棄尊嚴、自由、使命、責任。讓你活著,但如此卑微、窘迫,想到自己曾經的理想與付出,你只覺得荒謬和後悔。你成為同伴談話中的禁忌,因為提及你,連他們自己的內心都開始動搖——這才是完美的擊潰,不是嗎?

獄方有意製造緊張、壓力、焦慮。極其低劣的食物和體力勞動讓人為食物焦慮;限制排泄次數,讓人爲如廁焦慮。突如其來的集合、檢查、跑步、清監、你的褲兜被撕開、而你為了那一根針,要等待一周。“服刑人員喜迎奧運”、“監管紀律強化xx天”、“服刑人員‘感恩的心’歌唱比賽”、幹農活、清糞坑、推渣土……你疲於奔命,你不知道五分鐘後發生什麼。你能確定的只有早上一碗粥,中午和晚上的饅頭,一天被允許排隊上幾次廁所。週日休息。每月家人探監一次。根據不同的監管級別,決定你是隔著玻璃,還是在桌子旁面對面,或者根本不能被探望。獄方讓你為最基本的肉體需要而焦慮。你想修佛修道?今天這泡尿就把你全部心神釘死在“何時如廁”上。

我關注黃金、石油價格,有同修不解,輕蔑地說:“還想發大財呢!——你還是想想中午的包子裡有多少肉吧!”雖然不快,我還是不忍心沉默,我說,“恰恰是中午那頓包子,想裡面多一顆肉星,你都說了不算。石油價格關係到你吃的每口飯的價格,關係到你身上這件衣服,這個扣子的價格。關心這個,你才知道這個世界在如何運轉。”他不以為然地笑着忍受我說完。他說,“世界大事是你能操心的嗎?師父都有安排。我什麼都不想,能下棋的時候下下棋,心很靜。”

獄方拘禁你的身體,最終拘禁你的心。辦法就是製造完全的焦慮、不確定。當你的心神錨定在午飯或周日下棋時,你已經開始自我馴化了。在我看來,完全未知的未來,可以讓我沒有框框地提出重要問題並努力尋找答案。我入獄後考慮的問題是,爲什麼一個人的決定可以驅動整個國家鎮壓一億人。權力的來源。國家運轉的樞紐。微觀經濟、宏觀經濟。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民主。貨幣與中央銀行。稅收、財政。蘇格拉底、尚書,中共黨史,等等。所有這些東西,我餓着肚子無法考慮,因此爲了以後糊口,學完除了《離散數學》外全部計算機系研究生課程,包括Dines Bjoner的重要著作。後來我教虎虎用上了裏面的利器。考慮到未來可能自己要做買賣,我自學了基礎會計、企業會計。還有期貨從業人員資格考試的內容。

五分鐘以後是否清監我不知道。未來能否有機會用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但凡還有一口氣,我要體能訓練到一顆流彈打死我爲止。未來完全不可測,因此很多人用被剝奪至殘渣的一點確定性,錨定不安的心神。但正因爲未來一無所知,所以我才要考慮最爲重要的大事。船的使命是揚帆遠航,不是被互爲表裏的恐懼-確定性錨定。

來到國外,我有時聽到人說“快了/到正法的最後階段了/到最後的最後了,你還……”這種句式常用於否定需要投入時間、長遠規劃和努力的一些事。我知道,他們和我在監獄裏遇到的很多人一樣,被恐懼錨定在眼前能確定的一些事物上。希望-使命-未來是有價格的,其價格就是你用以錨定自己心神的那些確定的東西。在獄中,對有些人來說,希望-使命-未來的價格,是中午的一碗面條湯,周日棋盤的廝殺。我們標什麼價格呢?對我來說,價格就是我的命,用分鐘計算。花在學習、思考、成長上的每分鐘,就是通向希望的每一步。

我有時聽到人說“這事你不用考慮,師父會安排”。我心裏會問,是“師父安排,還是你安排師父去安排?”我在國外聽到的一些話,我在監獄的十年中聽到不少。在自由世界聽到這些熟悉的話,令我思考。我坐過的監獄,是用水泥牆、鐵絲網蓋起來的,上面有武警崗樓。我在裏面的刑期將近十年,雖然長,但有期限。用自己的思維和心造起來的監獄,如果不突破它,刑期就是一生。

世界是未知的,面對未知是恐懼的,獨立思考是艱難的,不被團體接納是孤獨的。

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長久尋找人生的意義。修煉後,我得到了內心的妥帖與寧靜。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一樣。我想問,這寧靜是我們要的全部嗎?我們與大法的關系,是背對這個動蕩、危險、不確定的世界,自我馴化,把大法的詞句當成自我安慰的油膏呢;還是勇敢面對一切未知與風暴,擋在邪惡大軍面前,在修煉中自由高貴地成長呢?
—————————————————————

寫作中刪去的與主題關系不大的文字:

很多人因爲我的思考厭恨我,因爲他們要保衛自己的安全感。

良將當知彼知己。知彼和知己各包括兩方面。就“知己”而言,一是自己認識自己,這已經很難了;二是站在對手的角度看自己。故此不但要揣摩對手,還要站在對手的角度,考慮如何最大程度地傷害自己。“如果我是對方將領,我會如何摧毀法輪功?”我會鼓勵極端思想,鼓勵反智氣氛,否認事實和邏輯以鞏固自己的虔誠;否定他人,以證明自己的虔誠;讓煉法輪功的父母認爲用大法詞句強迫孩子是教育的唯一辦法,讓他們用二十年時光製造出自己人生中的遺憾甚至災難,而不是在大法中修煉,自己改變,從而讓孩子覺得自己煉法輪功的爸爸媽媽真的不一般。

外界的事你根本不敢想,老母親在家是否摔跤了?孩子在小學是否被老師扇耳光了?……瞬間出現的幾十個念頭,焦慮的漩渦中你無助地被越拖越深,兩分鐘像是過了幾十年。目光重新從渙散中聚焦,你回到現實。你覺得自己老了幾十年。眼前空蕩蕩的桌上,只有一本監規,你被要求“學習監規”,左右的牆上,各有一個監控攝像頭盯著你。你不能犯困,否則會被大吼。但你真的困了,因為稍微迷糊一會,你能暫時不那麼焦慮……與一般的想像不同,監獄裡有的人很胖。有人的吃飯過程,有如宗教儀式般莊重。吃飯和自慰成為緩解焦慮的主要手段。

13 thoughts on “成長 vs. 被馴化之二·揚帆起錨”

  1. 看您的文字比看你的視頻更容易投入,因為多了很多想像和思考的空間,文筆也有性格,不羈卻優雅。聞到了時光沈澱中空氣的味道。

    Reply
  2. 不得不承认绝大多数文化成度高比文化成度低的人对法的理解会更好。我这句话属于政治不正确的话,会有很多人来批驳,这种批驳本身我认为就是没理解好法。尤其在现在这种特殊历史时期,特别在国外显得更尤为突出。很多人连基本的社会常识都不懂,生活在正常的常人社会却用处在深山老林的生活模式。对于这种状况,我们也真的不能对他们要求太高,只能是扩大自己的容量,对照大法走好自己的路。
    你的每期视频我都关注,现在你的文字也关注了,很喜欢听你悟到的法理,至于别人怎么说怎么悟,我们不能捂人家的嘴,爱咋说就咋说吧!

    Reply
  3. 我被谎言控制了20来年,知道我看到国军抗战真相,差不多1年左右,我寻求到了翻墙软件自由门,因为我除了想了解国军抗战,更想了解六四 法轮功真相。这样我就接触到了大法的,当时看到中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大法的基于真善忍的美好,因为中共的几十年灌输,当时我对“法轮功”三个字很害怕,但我知道这种害怕来自中共,但我无法清除他,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真善忍理念的向往,当时还没想的怎么明白。就是觉得真善忍多好,真善忍触及到了我的心灵,我也应该归于真善忍,我也要修大法,当时目的很纯。可当时快毕业,我怕我修了大法被中共发现了被抓捕,活摘器官,因此丢了学位证我以后就找不到工作了,我妈得打死我,我害怕很多,我想的是我拿了毕业证,工作了我一定修大法。结果确实如此,但毕业前不久,我在QQ群加入了民主群,我在那里看到很多人包括民主人士也对大法不理解,我就在那里讲大法真相,结果遇到了大法弟子,其中有一个台湾的青年女大法弟子,他们讲真想就是群语音,她声音很甜美,很博学,我很羡慕,她讲了这些知识与思考都是学了大法的以后所体悟的,我又加入了她建立的群,里面有很多大陆大法的弟子,讲了很多自己修大法的神奇事情,自己如何好病的,功能之类的吧,我很好奇,我从小就对这些神奇的事很着迷,带着这样的心参加了他们在网络举办的九天班,不久后又加入了他们办的学员交流群,说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了不起,得法了不起,有老同修说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还引用很多师父的这方面讲法,其他的事先放下,来不及了,快结束了,修炼要结束了,自己还没做好,圆满不了,结束了还没修好,都不想活了。我受很大影响,我全都理解偏了。我不知怎么要修炼的愿望变成了求这些功能,。

    Reply
  4. 其實想給您好好留個言很難,因為您的文章往往讓我受到巨大的思維衝擊,是我原來曾未思考過而在看完您的文章之後思維一下子打開、完全接受的那種感覺。所以頭腦會有一段時間的空白,不知道要說點什麼。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