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症的救贖

我反抗的時候會進入類似強迫症的狀態——十五分鐘不琢磨如何打擊對方,我從心理到生理都會不適;反覆打擊對方我才能身上出細汗、放鬆,呼~喘氣——哪怕是踩對手的影子或是瞪對手的後背,我也得幹,不幹我受不了。這也是我爲什麼文質彬彬的緣故——我不願意和真實人類進入這種關係。

現在竊國者進入我的視野。我且喜且怒。

 

 

 

7 thoughts on “強迫症的救贖”

  1. 刚注册了wordpress账号,以便在虞超先生的网站留言。
    希望虞超先生保持内心的平静,日常生活不要因目前的局势而受太大的影响。保重!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