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匆匆

我的一位澳洲同修突然去世了。不到一天之前她還在臉書上發佈了狀態更新。心情沉重惋惜。

幾年中,我有六位臉書朋友去世。

不知爲何,想起在獄中的冬天,我摔傷右腳。可能骨頭摔壞了,腳踝腫得快和小腿一樣粗。每一秒鐘都不間斷地疼。獄醫說“沒事”。給了我幾片白色止痛片,沒做任何其他處理。

幾乎在同一時間,清華同學王爲宇在同一監獄,被踢斷右腳跟腱。從那時候到出獄後數年,我右腳一直咯嘣咯嘣響。在獄內我右腳還沒全好的時候,我怕肌肉萎縮,我就一瘸一瘸原地小跑,身上穿着赭紅色破毛衣,是我從監獄垃圾堆撿的。回來洗出好幾盆泥水,晾乾穿上了。袖口脫了線,跟着我手臂滴里耷拉晃。

其他犯人看我瘸腿原地跑,笑着說“虞超你真成華子良了”。華子良是中共著名宣傳小說《紅巖》中的人物,在重慶歌樂山渣滓洞軍統獄內裝瘋跑步,活到最後。我聽了也笑了,估計是獰笑。

獄方不讓我們買毛衣,說是怕我們拆開線,搓成繩上吊自殺。我私下煽動別的犯人說,他媽的,用個毛衣就怕我們自殺,你發給我鐵鍬讓我幹農活的時候,不怕我用鐵鍬拍死你?

我那時一邊原地跑,一邊不知道這條路跑到什麼時候是個頭。但是我咬緊牙關跑。我還讀柏拉圖、《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和民主》、期貨從業人員資格考試、宏觀經濟學、微觀經濟學、軟件工程等等,不是光煽動犯人不滿情緒。

我就從那時一直跑到現在。右腳現在全好了。人生匆匆,儘量努力讓自己更好,讓世界更好。

3 thoughts on “人生匆匆”

  1. 讀完悵然若失,因為自己不是那個一直跑的人。希望虞先生有時間可以講講自己對‘淡泊名利與銳意進取的關係’的感悟,我昨天偶然間看了一篇文章,雖不是專講這個的,但有兩句話與其深有關聯,我看完後背直冒冷汗,我今天會把鏈接貼在下面。

    Reply
    • 正因爲淡泊,纔意識到自己的使命,纔能一路向前;有些人的淡泊,是在修煉的包裝下權衡進退得失,更糟的是,用他人的成本,裝點自己的虔誠。

      Repl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