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從軍(四)

一位同修得知我支持兒子從軍。
同修:如果需要上战场杀人呢?
我:那就殺。
同修:如果你儿子被杀呢?
我:人總會死。
同修:那你的儿子死了,你的感受是什么?
我:我準備死亡快二十年了。我2012年出獄後,和兒子首先談的一些重要的事情,就包括如何看待死亡。你問我這個問題,也許因爲你平常考慮死亡,考慮得少。也許這是你真正應該問自己的:「我如何看待死亡」。我對於死亡的看法,無論是自己還是兒子,說給你,你能懂嗎?
同修:你不要高估了自己。
這位同修因爲「修善」、「不殺生」,因此質疑我支持兒子從軍。我認爲如此實踐「善」,說明對於公共責任、自由、尊嚴,欠缺思考;因此不是「善」。

3 thoughts on “兒子從軍(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