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兒子參軍答同修(二)

另外一位同修問:「想请教一下,参军杀人的确会造下很大的业力,或者起各种不好的人心。修炼时给自己造成很大的阻碍,甚至修不成。提前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有什么不对吗?」
 
我回答:
「上面這段話主語是哪位?如果是您自己,我覺得您的決定有您的道理。
而原帖探討的是一位同修用『你兒子死了是什麼感受』這樣的話責備我鼓勵兒子從軍。
您的『提前避免』如果是基於有人從軍保護您,至少可以不去責備從軍的選擇。
而您似乎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您目光灼灼地盯在『自己能否修成』——您覺得,如果對於基本的人類情感、公共責任疏於考慮,離您渴望的『修成』是更遠了,還是更近了呢?」

52 thoughts on “就兒子參軍答同修(二)”

    • 世界法轮大法日旗帜 在尼加拉瓜瀑布市政厅前升起 ——加拿大逾十城镇政府将用升旗亮灯方式庆祝大法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明慧记者章韵报道)二零二一年五月,加拿大有十多个城、镇政府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升旗或地标建筑亮彩灯,来庆祝法轮大法弘传29周年,并庆祝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对大法福泽社会和人民表达敬意。
      二零二一年五月七日上午十一点,印有“世界法轮大法日(FALUN DAFA DAY)真善忍(Truthfulness, Compassion, Tolerance)”的旗帜在尼加拉瓜瀑布市政厅前升起,与加拿大国旗和安省省旗三根并立。这是今年加拿大首个庆祝法轮大法日升旗的城镇。接下来的两周,还有超过十个加拿大的城市举行“法轮大法日”的升旗仪式。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10/424824.html

      Reply
  1. 我本人是法轮功学员,虞超的文章和视频我断断续续看了一些。总体上,我觉得虞超起到的作用是抹黑法轮功,他对法轮功起到的作用是抹黑效果大于他起到的正面效果。
    虞超谈到法轮功和法轮功同修的时候,让我对虞超很反感,为什么呢?

    总体上,虞超这些文章也好,视频也好,会给受众造成一种印象:
    什么印象呢?就是让人感觉法轮功群体中大多数人都很愚昧,只有他虞超很睿智很聪明只有他是给法轮功长脸的,其他人都是很愚昧都是法轮功丢脸的。
    在他的文章和视频中,其他法轮功同修的修炼实践都很糟糕,可以说是一塌糊涂,让常人耻笑,只要他虞超处处英明正确是给法轮功长脸的。

    在虞超的笔下和口中:法轮功同修办的学校是否定既有的人类文明精华的。可是我们看到飞天艺术学校、飞天大学培养的人才为基础的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受到了各界的广泛赞誉和认可。虞超用这种文革式的大帽子攻击法轮功同修办的学校是何居心?

    那么虞超为什么这么做呢?明明是破坏法轮功,还自以为是英明正确伟大,唯有他给法轮功做了好大好大贡献!

    我在虞超的文章:
    “在新的场景中走通先哲曾经的路”
    的留言评论中曾经分析过虞超的心理,大概是他的10年牢狱经历,遭受很大的磨难,付出很多。而出来出国后似乎没有得到比较高的地位,有点处于边缘化的感觉,从而心里产生了不平。

    再举一例:在他近日的文章、视频中,以非常鄙夷的态度攻击了部分同修使用的口头禅,比如要向内找啦等等的一些口头禅。对于这种现象怎么看,我个人感觉:法轮功修炼者中各阶层人都有,从高阶层到底层,从社会精英到普通打工族、从大学教授到文盲白丁。那么对于一些老年同修或者一些文化程度不太高口才不太好的同修,那你让他非常理性的滔滔不绝的讲出一大套道理来那是不是强人所难?所以呢他们在修炼交流中形成一些简单易懂的口头禅,这不是很正常吗?可是就是这种现象都成了虞超笔下攻击抹黑法轮功的素材。如果把你虞超放到被你攻击的同修同样的成长环境下成长起来,你虞超未必就比被你攻击的人做的更好!虞超在面向大众攻击他看不上的同修中似乎获得了被大众承认的快感和风头,似乎抚平了他心中的一些不平,但却在客观上抹黑了法轮功群体。

    好在,还有像文昭、江峰、谢田教授等等很多媒体行业的法轮功同修,他们不会总是把法轮功挂在嘴上,但他们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屹立在公众面前,树立了相当正面的形象,你虞超真的应该好好学学,不要像祥林嫂一样整天夸张疯狂的在公众面前以偏概全的抱怨抹黑自己的同修,或者是语焉不详的给他们扣上文革式的大帽子。

    虞超在文章和视频中,一再提到,说很多同修因他的文章和视频而恨他,我想可能不排除有的人有这种心理,为什么呢?就像我前面分析的,虞超实际上起到的作用是抹黑法轮功的作用,也许也有一些正面作用,但是抹黑的作用也很大,你抹黑人家,人家自然恨你,这不很自然吗?但是,法轮功这么多年的修炼实践中我们看到了,在残酷的迫害中,几乎没有发生一例法轮功学员暴力或以人身伤害报复迫害者的,真正做到了他们所信仰的善和忍的理念。可是虞超却攻击法轮功同修说什么如果今天他是苏格拉底,那么你们这些同修还会把他虞超毒死,这实在是太自恋太鄙视别人了吧?!那么我作为一个普通的法轮功学员,我恨不恨他虞超呢?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恨他,但是我觉得他很可悲!很可惜!虞超很有才,也经历了风雨,从风雨中、从残酷的魔难中走过来了,但却在美国这个自由的环境中,却走偏了!希望他能够从头多想想,真正的认识自己,不要太偏激。

    Reply
  2. 我是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我认为世人世事都很复杂,虞超同修也有多种不同的言行和效果, 不易简单地断定。
    说来话长,但是根本是什么呢?也许还是实际影响或效果吧?

    非法轮功学员,如果单看虞超的文字和视频的话,真不确定会肯定,还是会否定法轮功这个群体呢。

    从这个角度来看, 虞超同修应该再三慎重思考:

    如果没有取到正面弘扬法轮功的实际效果,毁了一些世人,那么, 这个罪孽会有多大呢?
    如果虞超自己迄今修炼和证实法的功德, 不足以抵偿这些罪孽, 那么对虞超自己的后果是什么呢?

    如果后果可能是毁世人, 毁自己, 是不是应该考虑调整一下呢?

    相对于从根本上(灵命上)毁世人、毁自己的风险,
    虞超上文中提到的“基本的人類情感、公共責任”有那么重要么?
    当然, 个人的才华、意志、声誉、 委屈、 不公等等, 那就更不重要了。

    就我个人来说, 看了一些虞超的文字和视频, 虞超的坚强, 进取,认真, 勤奋等等,对我有鼓舞和促进作用。
    他提到的某些问题, 我也有一些类似的困惑。

    但是, 根本上, 我觉得是要证实大法, 而不是证实自己;
    是要弘扬大法, 而不是抹黑大法(从实际影响的角度考虑)。

    我有点为虞超担心, 但是, 我觉得有师在有法在, 他总还是会走对的(因为我觉得他还是信师信法的)。

    Reply
    • 你的最后一句话中,就包括了被虞超所诟病和批判的口头禅,好像什么事都能装进去的口头禅、好像是一种无能为力的自我安慰似的。其实,你上述的文字就以“我有点为虞超担心“结束更好,对他的警醒作用更大,最后那些话完全没必要,还要注意到这里是公众平台,不是我们同修之间在交流,这些文字大众也都在看着。所以我个人觉得,在大多数情况下,同修之间内部交流的一些话,特别是一些特定的口头禅,不应该发到公众场合来。

      但是反过来说,在某个侧面说,虞超犯的也是同样的错误,他把对于同修的批评: 在视频中用鄙夷的神情、在公众面前夸张放大的讽刺挖苦,就形成了强大的抹黑效果。再加上在他的文字中,很少看到他说法轮功的好话,很少看到他表扬哪个同修,凡是说到法轮功,几乎都是非常鄙夷的吐槽法轮功的同修多么愚昧云云,普通人看他的视频和文字,基本上应该会得出结论:法轮功群体中像他虞超这样理智清醒的人凤毛菱角,大多数法轮功的人都很愚昧。这就是虞超造成的公众影响。

      Reply
      • 然后事实上,法轮功群体中,比虞超更理智清醒,比虞超更加能干有为,比虞超更好更棒的人大有人在,而且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只是他们不显山露水,不爱出风头罢了!

        Reply
        • 你隨時可以列舉你說的「能幹有爲更好更棒」。但是他們對同修的困境,關切較少。你的同修直接得到虞超的幫助多,這些你知道嗎?

          Reply
        • 人家上面已经有列举了啊。另外,你怎么知道“他們對同修的困境,關切較少”?

          更何况,绝大多数海外的法轮功同修,他们都很好,根本不存在你想象的困境,你有这样的想法,恰恰就是中了虞超的毒,认为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处于困境,都很愚昧,都需要他 虞超的帮助。

          我看到虞超才是那个需要帮助的人。

          Reply
          • 你沒想過同修遇到人生難題時,爲何沒寫信給你?而是寫信給虞超?到底在辯論什麼?

            多說無益,你有那個閒功夫匿名罵人,何不去讀書,想想自己為什麼變成這樣?

          • 抹黑給法輪功抹黑的法輪功學員是不是抹黑法輪功?一個總經理失去原來的經濟和社會地位過上了普通工薪階層的平靜生活是不是困境?因為修煉法輪功,全體法輪功學員的名譽遭受損失,這是不是困境?

      • 玲玲1: 拿不賦予意義的口頭禪片語來指點虞超,只是將法輪功做爲打人的棍棒,那才是褻瀆大法。還有,應該是「鳳毛麟角」,妳寫錯字了。

        Reply
    • 人家奮鬥不息,幫助同修,得到來自四面八方肯定贊賞和感謝。被你說成「毀世人毀自己」。你捫心自問,你拿什麼來弘揚法輪功?用嘴巴說嗎?「我弘揚大法」「我修煉成了」?那我都能說了。

      Reply
    • 人家在美國參軍,是珍視自由的價值,感念美國的庇護,並扛起保家衛國的責任。就是因爲參軍有危險性,我認爲他們非常果斷,有勇氣,非常值得敬佩。我認爲這正是實踐在人世間的修煉。

      法輪功弟子如果全都認爲「不參軍爲好」,還有不少人批評虞超讓孩子參軍,那麼其實他們也不需要跟美國人講真相了,人家看得到的真相,就是法輪功學員只希望得到別人的保護,好讓自己安全安心「修煉」。這麼自私自利的修煉,其實是不具備感動別人或指導別人的能力的。

      Reply
  3. 你們這些同修,對大法的理解太淺白了,所以你們不理解。我只能這麼說了。

    Reply
    • 确实啊, 层次和角度所限, 看法和感受就不同。我相信同修(比如我自己)应该只会从虞超的分享中受益, 不会受到什么负面的影响。对常人的影响我不那么确定。也许如一个同修所言, 虞超某种意义上有点先天大道的奇门修炼味道,独特但还都是正的,所以其他同修不易完全理解。

      Reply
      • 如果他是在講真相,就應該讓常人理解,不是讓你們理解。

        對常人的影響效果很確定,常人很喜歡他,不是嗎?這也是你們所承認的,同時也是你們所質疑的。

        石濤也遇到同樣的問題,每天在他節目下發言的同修多了去了,你應該這麼,不應該那麼的。石濤怎麼說的?

        Reply
  4. 法輪功優秀學員很多,幾位自媒體人的突出表現,我們都見到了,但是素質好又心懷悲憫關切群體問題的,還真的少之又少。

    平庸的學員中,有一大部分像樓上的玲玲1,一則可能程度上無法理解虞超先生的表達,二則像共產黨一樣不允許提出問題,還加以扭曲。虞先生從未否定神韻的藝術價值,還說過如果時光重來,他可能從軍,可能去神韻跳舞。玲玲1「這種用文革式的大帽子攻擊」虞超,是何居心?

    虞超不贊成同修將孩子送入法輪功的學校,是因爲他的深刻同情,他明白學校壓抑孩子內心的做法,那些不懂教育的人的灌輸方式,對孩子的摧殘遠大於幫助。那位自殺的小弟子,校方有人哀悼嗎?有人感受到年輕生命殞落的差錯嗎?玲玲1關心過嗎?您覺得校方是完全沒問題,不需要反思,還是有問題但是不准談呢?

    老實說,神韻演出以宣傳的片段來看,在常人眼光中,藝術性真的還好而已。我原本對法輪功的印象更是差,畢竟單是網站和書籍,和一些共產黨氣息濃厚的「護法者」所披露出來的,都不容易找到能對人生有所提升的殊勝見解。看到虞先生的節目和文章才大幅改觀的。

    被一個大部分核心人物都不思進取的群體排斥,並不是壞事。而在其中佔領發言權的「主流」,不知道自己的顢頇愚昧,很快就會被世人所屏棄遺忘,究竟以什麼來輕視虞超,基於哪一點得以沾沾自喜呢?

    Reply
    • 版主刪光你的留言,你還有臉第三輪啊?你報上你自己的姓名,我再考慮要不要告訴你。病得不清欸真的是。

      Reply
    • 當然有關係。
      你想求知是好事,但是我鄙視三番四次匿名罵人的傢伙。請你用功點,自己去查,去拜託你那些修得好的同修,或是你師父,看看有沒有人要告訴你。被刪留言的是你,你腦子還清醒嗎?明天版主起床估計又要刪一次。囉哩八嗦的。

      Reply
    • 你是清華隱姓埋名的同學嗎?我有名有姓,我沒有代表別人。虞超先生若刪文我也沒有意見。

      一個大團體裡面,有個人出狀況,並不完全是單一方面的問題,我也從未指責就是校方的問題。但是所謂同修,沒有認真關心原因,只是跳出來指責「五毛」,「造謠」,「你兒子」…. 這是問題。

      Reply
    • 你和此前的匿名不是同一人吧?你們全都是兄弟姊妹嗎?我都糊塗了。同學同修有話要互相交流,可以寫信,可以私下傳訊,「公開又匿名」的抨擊,真的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爲,不可取。

      Reply
    • 粉蛆一想到自己能叫別人五毛就血脈賁張,狗血自溢呢~
      一開口就是老共產劁彘了,「虞超支持者」,還反革命份子呢,沒被貴匪調教個腸胃亨通的也說不出這樣的話。

      Reply
    • 貴物當狗當習慣了,還在這裝法輪功呢?
      你字裏行間有半點「真善忍」?全是貴匪消化不良的氣味

      Reply
    • 請同學幫忙是這種態度嗎?難怪你理解能力如此失常,是什麼壞人,竟然弄壞了你的額顳葉?!

      Reply
    • 无论任何人自杀,我想都是是一个悲剧,我在此表示同情和哀悼!法轮功的理论中强烈反对自杀,严格禁止自杀,这一点想必虞超比我清楚。
      我刚才随意搜索一下关于美国学校自杀,跳出来的新闻就是:
      “美国南加大过去1周3名学生自杀!学校回应
      痛心普林斯顿大学20岁华裔学生自杀
      美国大学生自杀率逐年攀升下的世界
      考上美国名校的中国留学生自杀
      美国名校又爆多宗自杀案:这些孩子“求死的欲望”到底从哪来
      美国名校学生自杀\ – 美国留学
      在美国大学里,被绝望吞噬的年轻人
      年假後悲劇台北美國學校男學生家中輕生亡”。。。。。。
      等等一大堆新闻标题,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也有20岁中国留学生跳楼自杀的案例。

      假设就如虞超所言,有一个什么北方大学的学生自杀了,就证明了 法輪功的學校壓抑孩子內心對孩子的摧殘遠大於幫助吗?
      看看上面那些新闻,你怎么不说:“这些美国大学壓抑孩子內心的做法,那些不懂教育的人的灌輸方式,對孩子的摧殘遠大於幫助? ”

      法轮功的同修们在台湾和海外很多国家办学校或中文汉语班,据我了解学生和家长普遍反映很好,很多学生都说比常人学校感觉轻松快乐,老师们都很nice,孩子们很开心。

      此贴为重发,虞超连这个贴也要删,不知道是什么心理?

      Reply
      • 學生在技術項目的訓練表現傑出,不代表得到無偏差的人格教育。您強調禁止自殺,如果禁令有效,我們根本不用討論這一題。而且有哪個學校鼓勵自殺的嗎? 沒有關切原因,粉飾太平,彷彿對您來說,已逝者只是只是一個數字1。再說,山區發生的事,不合時宜地拿歡樂夏令營來舉例,令人詫異,不知今夕何夕。我不清楚您被刪文的原因,您就沒有想到以上任何一項嗎?

        Reply
        • 我说的是法轮功的理论,或者说教义禁止自杀,不是什么禁令。有用没用,当然有用!假设一个信佛的人,自然要按照佛家的理念比如不杀生等等来要求自己,如果一个信佛的人杀人了,你就说这个佛教摧残佛教徒的内心,把人变成杀人犯,这么说合理吗?
          关键的问题是某些人,在这些问题上持严重的双标立场。
          佛教理论禁止杀生,自然佛教徒杀人比普通无神论者杀人的比例要低,但不可能绝对避免。法轮功理论强烈反对自杀,自然比一般人群自杀比例更低。
          我举的例子也不是什么欢乐夏令营的例子,我说的就是我了解的学校学生的普遍反馈。

          Reply
          • 我看前文說的是那位孩子是否因為「學校壓抑孩子的內心」或「不懂教育的人的灌輸方式」而走絕路,並沒有說「法輪功摧殘學生」,妳為什麼要擴大解釋?
            我明白妳自始至終都認為只有一個學生過世不值得探討,只在乎雙標單標,那妳還一直堅持留言做什麼呢?而且妳應該認識虞超,化名批判版主,也是師父的教誨嗎?

          • 問一個法輪功山上學校是否有學生自殺,就拿其他學校也有學生自殺來擋?
            我就問這人有沒有亂丟垃圾,你偏說住他樓卡住他樓下和住他後面的都亂丟垃圾?

            台灣也有法輪功辦的學校啊?我怎麼不知道?等等我問一下我朋友們。

          • Nina’s Nina你逻辑混乱,乱丢垃圾是主动行为,是人主动做不文明的事情。而学校有学生做出了什么样的行为,并不是学校能够完全控制的,学校当然不希望学生发生不好的事情,你举得例子没有任何可比性。任何事情当然应该客观评论,就按你说的丢垃圾,咱换个说法,是小孩子丢垃圾,家长并不能完全控制。比如说隔壁老王,左邻右舍的小孩都丢垃圾,但是你们就都视而不见见惯不怪,偏偏虞超家小孩偶尔丢一次垃圾,你们就大肆炒作群起而攻击虞超,你怎么教孩子的,是不是你教唆小孩乱扔垃圾啊,虞超家是不是反对人类文明标准啊?是不是蔑视人类文明精华呀?
            这不是双标和别有用心是什么?

      • linling01 雞共式邏輯–天下烏鴉一般黑
        雞共人下館子,瀏覽一下店面,就指着店家對它們的光顧感恩戴德呢,哪裏不符合自己的期待一定要在店裏當衆口噴唾沫,橫飛不止。

        Reply
  5. 当今世人, 特别是华人,来头都很大,这里留言的各位,应该更是如此。
    我还相信这里留言的各位, 也都是良善之人,所以, 也许以相互尊重, 相互鼓励和祝福为重吧。

    至于具体的论题,不必存有说服和批判的念头, 各自表述, 互相参考一下就行了。
    感谢各位的回复指教啊!愿佛道神加持看护虞超和各位!

    Reply
    • 你有尊重版主嗎?你認爲「基本人類情感,公共責任,都沒那麼重要。」這種思想,就是你和部分法輪功學員令世人無法尊敬的原因,你竟然以此指點人家。

      在台灣,基督教教會和佛教團體會去幫助弱勢,而不是剝削弱勢。

      Reply
  6. 虞超家孩子家教好,丟了垃圾肯定自己撿起來。如果不小心沒注意,我會提醒他,如果來不及掃,我們都幫他掃了。因爲我們當他是自己家孩子。你就是那種自己不掃牽拖鄰居的家教。沒話說。生孩子都送去給虞超教,也不會送給你教。

    Reply
    • Nina 抱歉,上面是回應那個linling01,好像是格式問題不能再回應那串留言,才跑到這裡來。

      Reply
      • Linling01是吧?所謂同修,這般惡水平,還上來指點虞超。法輪功有你們這種人,真是家門不幸。

        Reply
      • 你形容得如此繪聲繪色,想必是個行家,不知有沒有在打字時聯想到自己日常中豐富多元的專業品味,垂涎三尺,如癡如醉,揚尾而起,以至於身體機能失調,不得不孤芳(香)自賞一番呢?

        Reply
      • hah
        你形容得如此繪聲繪色,想必是個行家,不知有沒有在打字時聯想到自己日常中豐富多元的專業品味,垂涎三尺,如癡如醉,揚尾而起,慷慨激昂,以至於身體機能失調,不得不孤芳(香)自賞一番呢?

        Reply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