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雨時來留言簿

Write a new entry for the Guestbook

 
 
 
 
 
 
 
Fields marked with * are required.
Your E-mail address won't be published.
It's possible that your entry will only be visible in the guestbook after we reviewed it.
We reserve the right to edit, delete, or not publish entries.
约翰葱 约翰葱 wrote on January 28, 2024 at 11:47 pm
虞超先生:
您好。
我为向您传达一些我自己关于人类社会的一些想法写下这封信。
我95年出生于江苏北部的一座小城市,学生时代没能好好学习,好在后来自学了日语,运气又好,得到来日本工作的机会,目前在日本鸟取县工作和生活。
该从何说起呢?惭愧地讲,我其实也是通过王志安的节目知道您的。直到现在我对您、对法轮功的了解也称不上多。
我看了些您在油管的节目,读了些您个人网站上的文章(特别是您和您儿子之间的交流)。

不过促使我写这封信最直接的原因,应该说是您1月10日的那一期《如此近如此远》,我认为您在节目中对观众提出的“如果真有神,世界为什么是这副鸟样”的回答,嗯……不究竟。不是说不对,但不究竟。
我并不是基督徒,但希望在这里向您陈述我对这个问题浅薄的看法。
我认为整部新约,最重要的话就在于那句“你们要进窄门”(太8:13)。基督说了,“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
按照我的理解,基督口中的“父”并不是什么有人类的善恶观念的意志,而是世上最本源的“道”。是“道生一”的“道”,也是“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中的“如来”。
说直白一点,“上帝”就是类似于万有引力的那种“规律”,规律无所谓善恶敌我。万有引力把大气束缚在地球上让生命得以繁衍生息,万有引力也让河道垮塌、洪水泛滥。前者不因引力对人有爱,后者也不因引力对人有恨。
佛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基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
你们要进窄门,什么是窄门?不因上天堂与下地狱的因果关系而具有的价值判断,就是窄门。所以基督才说“不可试探你的神”。
好像说的有点远了,总结一下。如果真有神,世界为什么是这副鸟样?
因为神不负责这个世界的善恶悲喜,是我们人要负责。
当我们自己领悟世界的客观规律和自我的存在了,我们就是神。如来者,如其本来。

接下来聊点其他的,我实在很喜欢您和您儿子之间的对话,特别是您提出的“10为什么是这个写法”,一直绕在我脑海里成了个后台运行的程序。
我自己有个很有意思的回忆。早前有个(中国)同事在教自己女儿写字时,写“木”字,女孩说老师教他们先写一竖再写一横,同事说老师错了,应该先写一横,然后女孩问为什么,同事卡住了。
正好我路过,顺口答道“先写一横,然后那一竖要从横的中间穿过,这样写出来好看。如果先写一竖,那个横不容易写得两边一样长,就不好看了”。
后来想来这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有太多的“所以然”我们其实不知道。

直到现在,我对法轮功这个团体具体有怎样的思想、做过怎样的事情,也没有太详细的了解。或者说按我的所知,李洪志应该在20年前就得到惩罚而不是现在。
此外我也真的疑惑,到底是怎样的力量,可以使那些受教育程度远高于我的人写下连我都能看出明显谬误的辩护?(之前读过印勇博士——这么一位法轮功信徒写给方舟子的信)
两个月之前,我参加了几次这里的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坦率地说,言语空洞无物令人昏昏欲睡,站在台上讲经的仿佛不是活人而只是一台录音机,在反复播放那些空洞的道德教条。
更早的时候,我因想要劝一个亲戚脱离教派,假意加入新天地教学了半年。关于这个教派您闲暇时可以了解下,我这里只说两个非常可笑的点。
1.他们告诉我世上所有语言都是上帝所创,所以不同语言之间互有关联。例如汉字“船”就暗喻了诺亚方舟上一家八口人的故事,所谓“舟八口”三个字组成了“船”;
2.给我上课的传道师告诉我,我在新天地的十二支派中隶属“大卫支派”,又称“长子支派”,将来上天堂我们享的福也是头一份的,我当即反问“这么说天堂上人还分三六九等的?”
有些人,社会没有给他们有尊严的生活,或者他们生活在困顿中,寄希望于飘渺的天堂不是不能理解。但那些受过良好教育、享有较高社会地位和资源的人也这样,我无法理解。

1915年,陈独秀提出了新青年的六个标准;1919年,五四运动。
一百年过去了,我居然看到我们的同胞,无论他们支持还是反对中共,还是有很多人都在以一种宗教的狂热、而不是理性的思考来表达他们的态度。在国内,每一次猎巫都能引起人们参加的热情和兴趣。
武汉疫情爆发时,全国人谈武汉色变。上海的武汉鸭脖特意贴出告示表示他们的鸭脖并非来自武汉;疫情三年中,人们屡屡攻击那些不戴口罩的人;上海封城三个月,越封病例越多,越封陷于贫困的人越多,而这一切被人们有意识地忽略,“防疫”的大旗下这些都是合理的,而没有人想到问一问是否果真如此。
人们的思维似乎是一个只有两头的开关,要么开要么关,要么黑要么白。
不尊重客观规律的文化注定是弱势文化,不尊重客观事实的民族也无法强大起来。
……
您个人网站上那句话我很喜欢,“横暴难训自由心”。
什么是自由?我以为,我有追求真理、诘问真相的自由,有尽我所能为我自己、为他人谋求幸福的自由,有接受客观事实(哪怕那个事实对我不利)的自由。
很高兴得知世上有您这样的人在做这样的事。
我希望那些戕害他人的人受他们应有的报偿,希望世上少些害己害人的昏迷和强暴。

2024.01.29
... Toggle this meta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