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雨時來留言簿

Write a new entry for the Guestbook

 
 
 
 
 
 
 
Fields marked with * are required.
Your E-mail address won't be published.
It's possible that your entry will only be visible in the guestbook after we reviewed it.
We reserve the right to edit, delete, or not publish entries.
Jackie Yang Jackie Yang wrote on October 20, 2021 at 1:11 am
学法没有榜样,也没有对错,但争对错本身就是在执着。一直纠结谁对谁错的基本都是错的,对的东西也只是在一个境界一种场合下成立,换了一个环境和场合就是完全不成立的。这是在转法轮第一讲开篇就讲的道理。先生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

这件事情我看的很久了,我并不想争吵什么。虞超先生多年都过于执着于自己对和怎么怎么的有远见,其实早就执着于自己的心魔了。在整个事件中,我还有好多局外人很直接的能看到,老虞一直在言语中表露出一种观念“别人的修炼不对,自己的对”,更多的是在想要通过证实自己的某个方面的对,或者是口才,或者是能力,或者是技术,或者是实事判断,或者是自己丰富的经验,可却因为这样先生您的节目质量因此固步自封许久了。您可以自己品一品早两年的节目和现在几个月的节目,现在的哪一期节目不是戾气十足,不是火药味浓厚?是您主动选择了如此,还是多年的苦难影响了您?

虞超先生和明慧网站的矛盾,是明慧网故意打压他让他不说话,还是说了很多对于救人和讲真相作用不好的东西而下架的?我讲个事实,如果明慧网一开始打压先生您,甚至于更早,您讲了很多的“政治不正确”的话的时候,其实都可以“封杀”。然而为何等了这么久,而且是师父发表了《猛喝》一文的时候,先生您并不去思考这些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有多少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呢?向内找的是修炼人,而常人才会去向外去找。
就像明慧网31日文章说的,虞超先生确实在标榜自己的过去,也在标榜自己的现在,更像是人间的英雄一样,甚至于被封杀的时候还在说“网站怎么怎么对我封杀,我为这个事业做了什么什么我的苦我的功你们网站不知道”,却不去考虑您这整个一年多时间来发表的那些言论真正带来的严重后果。最初一百多期时那三期视频被下架,先生您也觉得委屈,也觉得好像自己说对了话却被打压。到现在为止,您仍这么觉得吗?
一个修炼人,怎么会因为这些东西而动心争斗呢?就拿您视频的例子说,您最早劝新同修的怎么修炼的时候就说,“啊,你们要有独立见解,我们内部有什么什么。。。”我原本那时候听还觉得很有道理,可到了现在,这话再听,这种话对人修炼起到的作用是什么呢?给人感觉就是,奥,我居然进了这么个乱圈子里了。话并不是这么讲的,但先生从来都只是重视自己的感受,不顾及这些话说出来的问题。

更何况事实并非如此,至少我见过同修们并非这样。而虞超先生总是倾向于用恶意去揣度对待自己的同修,起因却往往是“自己的话别人没听,自己认为对的别人都不认同”,可这本身都是固步自封。
师父讲过一句话“一个不动制万动”,说的就是面对这些不公平,这些委屈和灾难的时候怎么处理。显然虞先生到现在都还在觉得委屈不公,而这正是一种考验。
更何况,大法弟子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要做该做的事情,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更要以慈悲之心善待他人。这些时日,先生还记得这些吗?
虞超先生如果认为自己的道路对,也是符合法的,那应该自己去走,而不是通过批评和表露更多的人心中的不满,诉苦和委屈来证明自己。我身边遇到过像您类似的事情和经历。而这些教训告诉我,如果一味执着如此,那矛盾和苦难完全就是自己造成的。

虞超先生,如果您做的真的对,或者完全没错,真理的力量就会驱使很多人自然就有许多人去像您学习。可现在的问题在于,到现在为止,您现在也没有拿出大法弟子应有的气度,也因为这一些小事就耽搁了大法弟子神圣的责任。
那就算明慧网错了,虞超先生现在做的事情,难道不是在和“您所认为”的明慧网做的是同样的事情,同样在起反面作用吗?这里并不是指责虞超先生,修炼中谁都会犯错,但自己什么时候都觉得自己是对的,那都是把自己真正该去的心掩盖了,把该经历的磨难统统推走了,也就是说,在这一个方面上就做错了。
而修炼人就是要时时刻刻提防着自己有意无意产生这种证实自我的心,并且时刻纠正和改正他。
虞先生另外一个做法的错误在于,总是想要“觉得自己的理解和对法得理解优于别人,自己认为对的实践才对”。可先生至少也该知道,宋明儒学是如何导致党争以至于衰亡吧?因为观念不合就互相证明自我,结果到最后谁都不去关注别人说什么,只关注我认为他顶撞我了。先生对于明慧的极大偏见,原因就在于此。
您和小明的辩论,以及在节目中对方伟先生错误的表露出的那种不屑,其实就是这种心态的体现。直到那时起,我就觉得先生和我认识的那个人不太一样了。方先生可以对自己的节目的失误第二天出来公开出来诚恳道歉,我能看出他那种修炼人的坦荡胸怀,而您却一直觉得他们这些人高高在上目中无人,您对他们的认识难道永远只停留在他们犯错的那一刻吗?您从未对这件事情您的想法和说法觉得有任何的不妥。您始终觉得和小明这样的人必须争个对错才对,而那些媒体就是因为久久高高在上不接地气才”犯错“的,而他们至今位置所有贡献,不符合您想法的统统不去认同,只去看他们的错误,您抓住别的同修的错误多久了呢?而您犯下的这些错误,您自己意识到了吗?就像您在9月的留言板里面,仍旧拿着一个聊天记录揪着不放,让他们一时的错,当成修炼内部的”众生相“,可是您又如何呢?
当时您不屑于夏小强同修提出的观点时,您误以为是“沐阳先生”提出的,突然就在节目中第一时间播报,一句“沐阳先生觉得我的节目毫无营养”,那时候的脸色和话语,整的就像是别人要害你一样,您十分的愤怒,可过后却证实这根本不是沐阳先生做的。您则只是发了一份更正,并没有对原来那种态度去揣度沐阳先生而反思和道歉。因为明慧网这次的事件,其实就是之前这类事件的集合。您同样是以恶意揣度其他同修,不是吗?
您说,您对您身边或者同在海外的同修,足够的包容和善吗?我看到的是,您这么多年来,对于他们的过错从没有任何的大度,从来都不会去以善意去劝解或者交流。致使您越发觉得他们对您冷淡,不愿意听您的,甚至于您捕风捉影听一句“沐阳发表了什么什么言论”话就能把无名的怒火撒到跟此事毫无关系的同修身上,事后却没有足够的补救,或干脆不改了。
您对于同修的错误是毫无胸怀的,而自己因为陷入这种最无意义的争斗中,忘了自己该做什么,说什么。现在越发的偏激。
凡事都是要向内找的,向外找的都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在这个问题上,您没有向内去找。当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可能也会触动虞超先生的某个神经,再次让您陷入争吵之中,可如果这些话能让先生您醒悟,我也就最后再说一次吧。
另外就是讲一些事实吧,您觉得的大法内部分裂,可事实则是绝大部分的大法修炼者根本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影响到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而虞超先生从始至终对于那些在路边发传单讲真相的同修的看法是“照摸做样的求功德”,对于想要重建人文道德建立自己大学的同修表示不屑觉得他们成不了,对于救人无数的同修们办的自媒体和媒体,除了他们观点跟您一样的时候,您真的有过对他们正面的评价吗?
看起来像是明慧封杀,如果真正的修炼者看到虞超先生现在的状况会如何想呢?最开始会劝导,劝导不成就会远离,并继续做该做的事情,而不是陷入争论。这点上,明慧网31号的文章就是这么讲的。我说了这么多,正是因为我了解先生,我觉得有些事情您即便不愿意听我该说还是要说的。而您如果仍旧像现在这样对待同修,对待大法,我也并不会和您争论,只能祝您保重。这种胸怀,这样的处理才是真正的修炼人。先生总喜欢拿着别人得不好,去证明自己的观点,而不是拿着别人修的好的做的好的地方,拿过来讲自己应该怎么改进。这就是境界不同。
做自媒体的同修,他们做媒体这么多年吃的苦遭的罪并不少,也没有见过这些人有什么怨言和异议。而虞超先生到现在还在讲自己的创伤,讲自己的修炼实践的成果并以此为证明自己对看法。就我所知,新唐人还是大纪元,不少的同修都是被迫害多年,有很多都比您的经历还要难还要苦,像是沐阳一家的遭遇可并不比您的遭遇好多少,可是到现在您看他从未因为自己受到的迫害和惨痛遭遇而表现出一点点像先生一样的“苦大仇深”。或者就我个人这半生的经历而言都是如此。
修炼人不能总是停留在那个伤痛中驻足不前啊。这20年来,明慧经历的类似的事情太多了,我从小看到大,看到我的父辈同修们当年的故事当作理所当然(那些故事我留言了一部分在这里,您可以自行查阅),而到了我现在的年龄和这么多年的修炼经历来看,我才觉得这些愈发的可贵。而我说这么多,只是觉得其他事看的如此明白的先生您多年仍旧卖不出这些坎,仍旧执着于争个对错和过去的苦难,更是在争毫无意义。
修炼有素的人都会按照法要求的标准做事,而不是陷入争斗。不去给争斗的市场,就是消除争斗。至于说谁对,谁不对,如果都按照大法的标准做事,最后总是会殊途同归的。
先生,日后不知何时再见了。您从第一期以来的多年老观众,祝您您保重。也希望您在大法的道路上勇猛精进,救度众生。
... Toggle this meta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