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雨時來留言簿

Write a new entry for the Guestbook

 
 
 
 
 
 
 
Fields marked with * are required.
Your E-mail address won't be published.
It's possible that your entry will only be visible in the guestbook after we reviewed it.
We reserve the right to edit, delete, or not publish entries.
叶知秋 叶知秋 wrote on February 15, 2024 at 8:43 am
如果真有神,世界为什么是这副鸟样”的回答:
我们​知道,我们​是​源​于​上帝​的,但​全​世界​都​受​那​恶者控制。(约翰一书5:19)

上帝为什么允许苦难存在?
耶和华上帝并没想过让人经历苦难,他让人类的祖先有一个完美的开始(创世纪1:28、31)。可是撒旦这个反叛上帝的天使声称上帝说谎,并引诱亚当和夏娃拒绝上帝的统治(创世纪3:1-6),亚当和夏娃不听从上帝,其实是选择跟随撒旦,他们反叛耶和华,按照自己的标准决定什么是对和错(创3:1-6)。撒旦说的是真的吗?人真的不需要上帝的统治也能管理好自己吗?要解决这些叛徒挑起的重大争议是需要时间的。打个比方,课堂有一个叛逆的学生声称老师教错了,他自认为懂得更好的解题方法,有些学生认为他说得对,也表现出叛逆的态度,这位老师该怎么做呢?他当然有权训斥那些叛逆的学生,但如果他这么做,其他学生会怎么想呢?他们也许会认为老师真的教错了,怕被人揭穿,这些学生可能就不再尊重老师了,但如果老师让这个学生给同学演示他自己的解题方法,那所有人就能看出谁才有资格当老师了。耶和华处理问题的方法跟这位老师很类似,撒旦挑战耶和华的权威时千千万万天使都在看着(约伯记1:6)。耶和华怎么处理这个反叛事件将会深深影响所有天使以及全人类。所以耶和华允许撒旦暂时统治这个世界(约翰一书5:19)。撒旦的统治使这个世界充满灾难和痛苦。不过,一旦事实证明只有耶和华才有权利和能力施行统治,耶和华就会采取行动,彻底消除撒旦造成的所有苦难(启示录21:4),到时,只有选择按照上帝标准生活的人,才会永远居住在地球上(诗篇37:29),在这个日子来到前,你可以怎么做来应对生活中的难题?在哪里可以找到希望和安慰?想了解这些问题,就请来认识上帝和他的组织。
... Toggle this metabox.
约翰葱 约翰葱 wrote on January 28, 2024 at 11:47 pm
虞超先生:
您好。
我为向您传达一些我自己关于人类社会的一些想法写下这封信。
我95年出生于江苏北部的一座小城市,学生时代没能好好学习,好在后来自学了日语,运气又好,得到来日本工作的机会,目前在日本鸟取县工作和生活。
该从何说起呢?惭愧地讲,我其实也是通过王志安的节目知道您的。直到现在我对您、对法轮功的了解也称不上多。
我看了些您在油管的节目,读了些您个人网站上的文章(特别是您和您儿子之间的交流)。

不过促使我写这封信最直接的原因,应该说是您1月10日的那一期《如此近如此远》,我认为您在节目中对观众提出的“如果真有神,世界为什么是这副鸟样”的回答,嗯……不究竟。不是说不对,但不究竟。
我并不是基督徒,但希望在这里向您陈述我对这个问题浅薄的看法。
我认为整部新约,最重要的话就在于那句“你们要进窄门”(太8:13)。基督说了,“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
按照我的理解,基督口中的“父”并不是什么有人类的善恶观念的意志,而是世上最本源的“道”。是“道生一”的“道”,也是“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中的“如来”。
说直白一点,“上帝”就是类似于万有引力的那种“规律”,规律无所谓善恶敌我。万有引力把大气束缚在地球上让生命得以繁衍生息,万有引力也让河道垮塌、洪水泛滥。前者不因引力对人有爱,后者也不因引力对人有恨。
佛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基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
你们要进窄门,什么是窄门?不因上天堂与下地狱的因果关系而具有的价值判断,就是窄门。所以基督才说“不可试探你的神”。
好像说的有点远了,总结一下。如果真有神,世界为什么是这副鸟样?
因为神不负责这个世界的善恶悲喜,是我们人要负责。
当我们自己领悟世界的客观规律和自我的存在了,我们就是神。如来者,如其本来。

接下来聊点其他的,我实在很喜欢您和您儿子之间的对话,特别是您提出的“10为什么是这个写法”,一直绕在我脑海里成了个后台运行的程序。
我自己有个很有意思的回忆。早前有个(中国)同事在教自己女儿写字时,写“木”字,女孩说老师教他们先写一竖再写一横,同事说老师错了,应该先写一横,然后女孩问为什么,同事卡住了。
正好我路过,顺口答道“先写一横,然后那一竖要从横的中间穿过,这样写出来好看。如果先写一竖,那个横不容易写得两边一样长,就不好看了”。
后来想来这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有太多的“所以然”我们其实不知道。

直到现在,我对法轮功这个团体具体有怎样的思想、做过怎样的事情,也没有太详细的了解。或者说按我的所知,李洪志应该在20年前就得到惩罚而不是现在。
此外我也真的疑惑,到底是怎样的力量,可以使那些受教育程度远高于我的人写下连我都能看出明显谬误的辩护?(之前读过印勇博士——这么一位法轮功信徒写给方舟子的信)
两个月之前,我参加了几次这里的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坦率地说,言语空洞无物令人昏昏欲睡,站在台上讲经的仿佛不是活人而只是一台录音机,在反复播放那些空洞的道德教条。
更早的时候,我因想要劝一个亲戚脱离教派,假意加入新天地教学了半年。关于这个教派您闲暇时可以了解下,我这里只说两个非常可笑的点。
1.他们告诉我世上所有语言都是上帝所创,所以不同语言之间互有关联。例如汉字“船”就暗喻了诺亚方舟上一家八口人的故事,所谓“舟八口”三个字组成了“船”;
2.给我上课的传道师告诉我,我在新天地的十二支派中隶属“大卫支派”,又称“长子支派”,将来上天堂我们享的福也是头一份的,我当即反问“这么说天堂上人还分三六九等的?”
有些人,社会没有给他们有尊严的生活,或者他们生活在困顿中,寄希望于飘渺的天堂不是不能理解。但那些受过良好教育、享有较高社会地位和资源的人也这样,我无法理解。

1915年,陈独秀提出了新青年的六个标准;1919年,五四运动。
一百年过去了,我居然看到我们的同胞,无论他们支持还是反对中共,还是有很多人都在以一种宗教的狂热、而不是理性的思考来表达他们的态度。在国内,每一次猎巫都能引起人们参加的热情和兴趣。
武汉疫情爆发时,全国人谈武汉色变。上海的武汉鸭脖特意贴出告示表示他们的鸭脖并非来自武汉;疫情三年中,人们屡屡攻击那些不戴口罩的人;上海封城三个月,越封病例越多,越封陷于贫困的人越多,而这一切被人们有意识地忽略,“防疫”的大旗下这些都是合理的,而没有人想到问一问是否果真如此。
人们的思维似乎是一个只有两头的开关,要么开要么关,要么黑要么白。
不尊重客观规律的文化注定是弱势文化,不尊重客观事实的民族也无法强大起来。
……
您个人网站上那句话我很喜欢,“横暴难训自由心”。
什么是自由?我以为,我有追求真理、诘问真相的自由,有尽我所能为我自己、为他人谋求幸福的自由,有接受客观事实(哪怕那个事实对我不利)的自由。
很高兴得知世上有您这样的人在做这样的事。
我希望那些戕害他人的人受他们应有的报偿,希望世上少些害己害人的昏迷和强暴。

2024.01.29
... Toggle this metabox.
猢狲 猢狲 wrote on January 2, 2024 at 8:09 pm
猢狲到此一游~
... Toggle this metabox.
Chen F Chen F from Vancouver wrote on December 30, 2023 at 3:01 pm
Most people are cowards. To surround ourselves with courageous people is almost a mission impossible, which makes it even harder to stay strong and fearless.
I admire your being brave and loyal to your pursuit some three decades in. You have read Viktor E. Frankl's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You are the few who can say 'Yes' to life, to calling , in spite of everything. You reminded me Hillel's motto. "If I do not do it, who else will do it? But if I only do it for me, what am I then? And if I do not do it now, then when will I do it?"
My absolute admiration!!!
... Toggle this metabox.
D D wrote on December 23, 2023 at 4:40 pm
听你提到你曾在北京紫竹苑练功点,我也有一位很好的朋友在那里,不过很多年没有他的消息。真希望能和你谈谈。
... Toggle this metabox.
HSF HSF from JiNing wrote on June 29, 2023 at 11:53 pm
您好,虞超先生,想請教您一些關於法輪功的問題,希望您能為我解惑,因此專門找來到您的個人博客…… 😊
我個人信奉上帝,但卻未加入任何宗教,因此這裡冒昧的稱您的師傅為李洪志先生,請您見諒…… 😊
在各大視頻分享平臺中,我們可以找到很多解密法輪功的內容,很多視頻截取了李洪志先生的各種講座,講座中他說了一些正常人很難理解的話語(類似於前段時間的4個億)有些說實話在我看來自相矛盾,教外人士也常拿這些片段來攻擊法輪功的修行者們,説李洪志先生是個騙子,教眾們都是智商低下的邪教徒。這裡相信不用舉例了,您應該也聽過很多……😓
由於我個人沒看過關於法輪功的書籍,所以不敢貿然作出評價…… 😥常看您的視頻,與您的價值觀產生了深深的共鳴。因此關於李洪志先生的一些言論,以及教外人士的這些評價,我最想聽您的觀點…… 😊我的理想是成為一名自媒體作家,剖析中國人的性格特點,希望在成長的道路上,虞超先生能為我指點迷津!謝謝您!由於我人在大陸,暫時不留聯繫方式了,我會回來看您的回復的,再次謝謝您!😇
... Toggle this metabox.
憑欄觀濤四十秋 憑欄觀濤四十秋 wrote on December 25, 2022 at 11:29 am
虞超老师,麻烦您发一下加密公钥,谢谢
... Toggle this metabox.
linse linse wrote on February 19, 2022 at 9:04 am
2018年的时候在文昭先生的网站就知道了虞超先生你,但是当时的我脑子还不是很清楚,也是直到2021年才得法,而却是这个月才因为想更了解《沉默呼声》这部电影,点开了先生您的油管频道,首先看了您对于这部电影的视频,看第一遍时我对于先生您要分享名利是不以为然的,但是又觉得对方断然拒绝分享也很没有道理,我脑子就有点糊,我试图通过对比法来找到正确的一方,但是看了下面的评论区,觉得先生你比较占理。然后因为我刚刚得法,很多疑问我想不清楚,究竟要怎么对待目前的这份工作,要怎么走未来的路,要怎么去救别人,同时还要保护自己,更是被随时可能被抓的恐惧环绕,虽然我没有特别焦虑,但是很多矛盾的事情让我很苦恼,也没有人可以商讨,我点开先生你的视频列表,很多话题都是我所苦恼的,看了两集后,我果断从第一期开始看起,后悔没有早点看先生的视频,但是我想从前的我大概也不会懂得先生你所讲述的那些,现在懂了也看到了就是神迹。感谢先生你的分享,我能够更加勇敢坚定的走好我的路了。
... Toggle this metabox.
Christina Christina wrote on November 19, 2021 at 11:26 am
虞超兄,几个月前看了你的视频后曾留言说如果没有必要不用多看非大法书籍之外的书。现在觉得这个想法其实还是不对。除了大法书,学员都需要好好看看各类有用的常人书籍。你对于看书的观点我虽然没能马上认同,但后来慢慢认同了。

继续加油,你的观点很犀利,其实很多人私下里都认同。
... Toggle this metabox.
Jackie Yang Jackie Yang wrote on October 20, 2021 at 1:11 am
学法没有榜样,也没有对错,但争对错本身就是在执着。一直纠结谁对谁错的基本都是错的,对的东西也只是在一个境界一种场合下成立,换了一个环境和场合就是完全不成立的。这是在转法轮第一讲开篇就讲的道理。先生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吧?

这件事情我看的很久了,我并不想争吵什么。虞超先生多年都过于执着于自己对和怎么怎么的有远见,其实早就执着于自己的心魔了。在整个事件中,我还有好多局外人很直接的能看到,老虞一直在言语中表露出一种观念“别人的修炼不对,自己的对”,更多的是在想要通过证实自己的某个方面的对,或者是口才,或者是能力,或者是技术,或者是实事判断,或者是自己丰富的经验,可却因为这样先生您的节目质量因此固步自封许久了。您可以自己品一品早两年的节目和现在几个月的节目,现在的哪一期节目不是戾气十足,不是火药味浓厚?是您主动选择了如此,还是多年的苦难影响了您?

虞超先生和明慧网站的矛盾,是明慧网故意打压他让他不说话,还是说了很多对于救人和讲真相作用不好的东西而下架的?我讲个事实,如果明慧网一开始打压先生您,甚至于更早,您讲了很多的“政治不正确”的话的时候,其实都可以“封杀”。然而为何等了这么久,而且是师父发表了《猛喝》一文的时候,先生您并不去思考这些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有多少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呢?向内找的是修炼人,而常人才会去向外去找。
就像明慧网31日文章说的,虞超先生确实在标榜自己的过去,也在标榜自己的现在,更像是人间的英雄一样,甚至于被封杀的时候还在说“网站怎么怎么对我封杀,我为这个事业做了什么什么我的苦我的功你们网站不知道”,却不去考虑您这整个一年多时间来发表的那些言论真正带来的严重后果。最初一百多期时那三期视频被下架,先生您也觉得委屈,也觉得好像自己说对了话却被打压。到现在为止,您仍这么觉得吗?
一个修炼人,怎么会因为这些东西而动心争斗呢?就拿您视频的例子说,您最早劝新同修的怎么修炼的时候就说,“啊,你们要有独立见解,我们内部有什么什么。。。”我原本那时候听还觉得很有道理,可到了现在,这话再听,这种话对人修炼起到的作用是什么呢?给人感觉就是,奥,我居然进了这么个乱圈子里了。话并不是这么讲的,但先生从来都只是重视自己的感受,不顾及这些话说出来的问题。

更何况事实并非如此,至少我见过同修们并非这样。而虞超先生总是倾向于用恶意去揣度对待自己的同修,起因却往往是“自己的话别人没听,自己认为对的别人都不认同”,可这本身都是固步自封。
师父讲过一句话“一个不动制万动”,说的就是面对这些不公平,这些委屈和灾难的时候怎么处理。显然虞先生到现在都还在觉得委屈不公,而这正是一种考验。
更何况,大法弟子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要做该做的事情,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更要以慈悲之心善待他人。这些时日,先生还记得这些吗?
虞超先生如果认为自己的道路对,也是符合法的,那应该自己去走,而不是通过批评和表露更多的人心中的不满,诉苦和委屈来证明自己。我身边遇到过像您类似的事情和经历。而这些教训告诉我,如果一味执着如此,那矛盾和苦难完全就是自己造成的。

虞超先生,如果您做的真的对,或者完全没错,真理的力量就会驱使很多人自然就有许多人去像您学习。可现在的问题在于,到现在为止,您现在也没有拿出大法弟子应有的气度,也因为这一些小事就耽搁了大法弟子神圣的责任。
那就算明慧网错了,虞超先生现在做的事情,难道不是在和“您所认为”的明慧网做的是同样的事情,同样在起反面作用吗?这里并不是指责虞超先生,修炼中谁都会犯错,但自己什么时候都觉得自己是对的,那都是把自己真正该去的心掩盖了,把该经历的磨难统统推走了,也就是说,在这一个方面上就做错了。
而修炼人就是要时时刻刻提防着自己有意无意产生这种证实自我的心,并且时刻纠正和改正他。
虞先生另外一个做法的错误在于,总是想要“觉得自己的理解和对法得理解优于别人,自己认为对的实践才对”。可先生至少也该知道,宋明儒学是如何导致党争以至于衰亡吧?因为观念不合就互相证明自我,结果到最后谁都不去关注别人说什么,只关注我认为他顶撞我了。先生对于明慧的极大偏见,原因就在于此。
您和小明的辩论,以及在节目中对方伟先生错误的表露出的那种不屑,其实就是这种心态的体现。直到那时起,我就觉得先生和我认识的那个人不太一样了。方先生可以对自己的节目的失误第二天出来公开出来诚恳道歉,我能看出他那种修炼人的坦荡胸怀,而您却一直觉得他们这些人高高在上目中无人,您对他们的认识难道永远只停留在他们犯错的那一刻吗?您从未对这件事情您的想法和说法觉得有任何的不妥。您始终觉得和小明这样的人必须争个对错才对,而那些媒体就是因为久久高高在上不接地气才”犯错“的,而他们至今位置所有贡献,不符合您想法的统统不去认同,只去看他们的错误,您抓住别的同修的错误多久了呢?而您犯下的这些错误,您自己意识到了吗?就像您在9月的留言板里面,仍旧拿着一个聊天记录揪着不放,让他们一时的错,当成修炼内部的”众生相“,可是您又如何呢?
当时您不屑于夏小强同修提出的观点时,您误以为是“沐阳先生”提出的,突然就在节目中第一时间播报,一句“沐阳先生觉得我的节目毫无营养”,那时候的脸色和话语,整的就像是别人要害你一样,您十分的愤怒,可过后却证实这根本不是沐阳先生做的。您则只是发了一份更正,并没有对原来那种态度去揣度沐阳先生而反思和道歉。因为明慧网这次的事件,其实就是之前这类事件的集合。您同样是以恶意揣度其他同修,不是吗?
您说,您对您身边或者同在海外的同修,足够的包容和善吗?我看到的是,您这么多年来,对于他们的过错从没有任何的大度,从来都不会去以善意去劝解或者交流。致使您越发觉得他们对您冷淡,不愿意听您的,甚至于您捕风捉影听一句“沐阳发表了什么什么言论”话就能把无名的怒火撒到跟此事毫无关系的同修身上,事后却没有足够的补救,或干脆不改了。
您对于同修的错误是毫无胸怀的,而自己因为陷入这种最无意义的争斗中,忘了自己该做什么,说什么。现在越发的偏激。
凡事都是要向内找的,向外找的都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在这个问题上,您没有向内去找。当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可能也会触动虞超先生的某个神经,再次让您陷入争吵之中,可如果这些话能让先生您醒悟,我也就最后再说一次吧。
另外就是讲一些事实吧,您觉得的大法内部分裂,可事实则是绝大部分的大法修炼者根本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影响到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而虞超先生从始至终对于那些在路边发传单讲真相的同修的看法是“照摸做样的求功德”,对于想要重建人文道德建立自己大学的同修表示不屑觉得他们成不了,对于救人无数的同修们办的自媒体和媒体,除了他们观点跟您一样的时候,您真的有过对他们正面的评价吗?
看起来像是明慧封杀,如果真正的修炼者看到虞超先生现在的状况会如何想呢?最开始会劝导,劝导不成就会远离,并继续做该做的事情,而不是陷入争论。这点上,明慧网31号的文章就是这么讲的。我说了这么多,正是因为我了解先生,我觉得有些事情您即便不愿意听我该说还是要说的。而您如果仍旧像现在这样对待同修,对待大法,我也并不会和您争论,只能祝您保重。这种胸怀,这样的处理才是真正的修炼人。先生总喜欢拿着别人得不好,去证明自己的观点,而不是拿着别人修的好的做的好的地方,拿过来讲自己应该怎么改进。这就是境界不同。
做自媒体的同修,他们做媒体这么多年吃的苦遭的罪并不少,也没有见过这些人有什么怨言和异议。而虞超先生到现在还在讲自己的创伤,讲自己的修炼实践的成果并以此为证明自己对看法。就我所知,新唐人还是大纪元,不少的同修都是被迫害多年,有很多都比您的经历还要难还要苦,像是沐阳一家的遭遇可并不比您的遭遇好多少,可是到现在您看他从未因为自己受到的迫害和惨痛遭遇而表现出一点点像先生一样的“苦大仇深”。或者就我个人这半生的经历而言都是如此。
修炼人不能总是停留在那个伤痛中驻足不前啊。这20年来,明慧经历的类似的事情太多了,我从小看到大,看到我的父辈同修们当年的故事当作理所当然(那些故事我留言了一部分在这里,您可以自行查阅),而到了我现在的年龄和这么多年的修炼经历来看,我才觉得这些愈发的可贵。而我说这么多,只是觉得其他事看的如此明白的先生您多年仍旧卖不出这些坎,仍旧执着于争个对错和过去的苦难,更是在争毫无意义。
修炼有素的人都会按照法要求的标准做事,而不是陷入争斗。不去给争斗的市场,就是消除争斗。至于说谁对,谁不对,如果都按照大法的标准做事,最后总是会殊途同归的。
先生,日后不知何时再见了。您从第一期以来的多年老观众,祝您您保重。也希望您在大法的道路上勇猛精进,救度众生。
... Toggle this metabox.
xfhxflg xfhxflg from xxx wrote on October 14, 2021 at 1:35 pm
虞超大哥你油管评论区都关闭了。好久没有新内容。你还好吗?!
... Toggle this metabox.
Emily Emily wrote on September 30, 2021 at 4:54 am
虞超先生,看了您5月关于死亡的三部曲,到这里来留言。

我是free thinker. 我不太了解任何的宗教。
我看过您之前的YouTube的关于死亡的视频。之前听不太懂。这次因为前一段看了文昭思绪飞扬里提到的一本书“西藏生死书”,我开始明白您所说的一些前世这些。我理解法轮功应该也是佛教的一个分支。您讲的话,给我的感觉就像西藏的上师讲的话。

另外,您在视频里讲的“先于所有人去挣扎一边,然后发现自己其实是最强悍的一个,所以要替别人遮风挡雨。这一部分一下子就让我联想到耶稣为世人订在十字架的部分。

很感谢您花时间做的这些视频。启发我去探索很多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 Toggle this metabox.
卓自胜 卓自胜 wrote on September 3, 2021 at 7:42 pm
虞超,我支持你,尽管mh网发表对你的批评,但是并没有拿出事实证据,对你的批评也就不成立。mh似乎在刻意回避你所指出的修炼群体长期存在的切实问题,尤其是长期以来僵化的行事方式、以及带有严重误导性的所谓真相文章,给修炼者带来诸多困扰和伤害、给普通人正确认识大法造成阻碍,我不知道他们为何要回避。
我身在国内,曾经也自称是修炼人,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了,现在回想起来,以前的修炼其实是基于对未来美好生命的向往做事的,所以我把做事情当做修炼,而没有重视通过独立思考、不断探求世事真理、获得思想观念上的提升。看了你的节目,我发自内心觉得你说的是有道理的。我们都是因为道理正确才去修炼,师父讲的法也是道理,如果不讲道理那就成了盲目的狂热。明明白白的修炼才是修炼,所以我渴望有一个交流实际情况的平台。谢谢你为我们大家开辟这样一个交流环境,我也认为你没有错,至少从我认为的道理上看没有错,那些拿着执着心的棒子追打你的人,他们无视你这样做的更高意义。那些受你提出的尖锐高质量问题刺激和不喜欢你谈话风格的人,他们的关注点也不在事实、对错上。
从事态发展来看,mh似乎实在操控舆论,尤其是到目前为止就虞超事件发文表态的寥寥无几(也许还要过一阵),而此前一些重大事件总有很多评论文章,因此我现在对mh网持严重的怀疑态度,对于新经文来源的真实性也持怀疑态度。也许mh有他们不能说明的苦衷,但整件事让我觉得越来越诡异,让我不得不从新审视对mh的看法。我尊重师父和大法,但在我目前的信息条件下,我只能得出这样的怀疑。
我看你节目挺早了,你的节目对我启发很大,担心网络安全问题直到今天才有勇气给你留言。我这次就是想感谢你从迫害开始到现在你所为我们做的一切,并表达我的支持,我相信身在大陆的有过修炼经历有独立思想的人也会支持你,因为我们深知僵化的修炼方式给我们造成的痛苦。另外也想提醒,我发觉不管是支持你和反对你的人中,都有那么些不怀好意的影子,希望你不要被他们带动。我知道你很忙,所以只希望你看到我对你的支持,不期望回复。辛苦了,祝你一切顺利。
... Toggle this metabox.
管慶筠 管慶筠 from 臺灣 新北市 wrote on July 21, 2021 at 11:16 pm
很高興能看到您的文章
覺得還有希望。
... Toggle this metabox.
TOF TOF wrote on May 12, 2021 at 12:46 am
老师您好 能分享您的电报群号给我吗?谢谢您 我想重建手机
Admin Reply by: 虞超
請給我郵箱發信
yuchao@tutanota.com
... Toggle this metabox.
NONAME NONAME wrote on May 2, 2021 at 8:02 pm
哥,我没有海外邮箱,用临时邮箱收不到确认邮件.有无推荐好注册的海外邮箱.
... Toggle this metabox.
Christine Christine wrote on April 26, 2021 at 12:05 pm
虞超兄,你的自媒體上和個人網站上的內容我看了聽了之後受益匪淺。通過你的節目,我明白了十多年來我一直搞不明白但又苦苦想找到答案的問題。在修煉群體中,你的真實和勇敢是我前所未見過的,你的深刻洞見也是孤陋寡聞的我前所未聞的。謝謝你!希望你繼續下去!
... Toggle this metabox.
Jackie Yang Jackie Yang wrote on April 11, 2021 at 2:24 am
不管如何,谢谢您,虞先生。感谢您的付出。而我感激您的付出。
... Toggle this metabox.
Jackie Yang Jackie Yang wrote on April 11, 2021 at 1:18 am
虞先生好。
脚踏实地,才是修炼。能把自己认清的道理实践出来,才是人间的道理。
大法的书讲的是真理,而真理是从上而下贯穿的,如果自己在实践过程中发现了困难,要解决的不是将自己的意志投射到大法中,而是将大法中教导的做人的道理,做事的道理同化到自己身上。在我看来,这就是“向内找”的一种解读。
这种问题就是,修炼人要认清现实,要有现实感和对世界真实的理解。如果只是抓着书中写的内容,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则只能是自我安慰和陶醉。
在我看来,共产党的现实感,都要比很多人强。他在每个历史关键进程,都找到了最正确的敌人。抗日战争连苏抗国。建政后先宣传反美,并宣传反智。而后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其实都是其现实感的体现。只不过这种现实感是很邪很恶的。
可反过来看,很多人经历了多少痛苦与挫折,却无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现实是什么,去拿着虚妄的幻想来填补自身的迷茫,不愿意吃苦,不愿意承担和改变。这就是丧失了现实感的表现。
谈谈自己的一些经历吧,最早家里人有人练功,我的家里人有一次受了致命伤被大法救活了,而第二次生病走了。当年我很小,我知道他没做错什么,可是很多人说,他迷信,被洗脑了云云。我知道大法好,也知道他们不应该这样说,因此我其实很痛恨这些原本受了我家人的好,却在其死后多年说风凉话的人。而我并非是不知道大法的好,而我也知道学大法并不是为了从大法中拿好处的。所以当时我从某种程度上,我离开了大法。
这一状态持续了很多年,直到有一次,我也生了大病,我当年最瞧不上的一个人,在我看来不可救要的人在我最危难的时候帮了我。这次经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最初的那些气恨,委屈不甘,是多么的无知和渺小。
再后来,当我看到像您一样的很多大法弟子的经历时,我看到了,他的付出是有回报的,我也看到了,那种纯净的无私是多么伟大。对于正常人来说,受了冤屈都会去击鼓鸣冤。而大法徒受了这么大的冤,为何无人为他们鸣冤呢?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回到了大法之中。
而到了更后来,当我发现那些为了真理牺牲的大法弟子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拯救更多生命时。而这便是他们的使命时。我发愿,我也想要向他们一样,拯救更多的生命,我的力量虽然微小,但我希望我从大法中学到的东西,能够帮到更多的人,走出生命的困境。
从这时以后,我便发现,其实我进入大法到现在,才是真正的在像一个真正的修炼者吧。
一点点简介,不知道先生作何感想。
... Toggle this metabox.
Lilian Jia Lilian Jia from SINGAPORE wrote on February 14, 2021 at 6:37 am
yu chao,希望看你的节目。
... Toggle this metabox.
martin martin wrote on February 13, 2021 at 5:12 pm
对于你提出来的建立安全通信网络的想法我很赞同,我对这个计划有个延展的看法。可以用很低的价格采购一批低端或者旧的手机进行成批的刷机,再用接近成本的价格对有需要的群体发售。这不论是在组织上还是经济上都是一个正循环的过程
... Toggle this metabox.
Peter Pan Peter Pan wrote on February 12, 2021 at 12:05 am
祝虞超先生及家人牛年吉祥如意,健康平安。
... Toggle this metabox.
Zhenhao Ge Zhenhao Ge from MOUNTAIN VIEW wrote on January 30, 2021 at 9:01 pm
刚才的直播,我暂停一下再回来,已经看不了了,是不是油管又给封了?
... Toggle this metabox.
Snowbell Snowbell wrote on January 24, 2021 at 11:07 pm
先生好,这个网站在国内打开比油管困难,要换几次代理,而且,即使打开了加载速度也很慢。
另外,请教下您在油管节目里说的在您的个人网站“注册”,是指在这里点击“订阅最新文章”那儿的“订阅”吗?
... Toggle this metabox.
李光明 李光明 from 济南 wrote on January 24, 2021 at 10:17 pm
超叔,我也要做战士。
... Toggle this metabox.
小勇 小勇 wrote on January 18, 2021 at 1:22 pm
虞超先生,請問現在你使用什麼郵箱?
Admin Reply by: 虞超
yuchao@tutanota.com
... Toggle this metabox.
Jinzhenan Jinzhenan wrote on January 17, 2021 at 9:39 pm
挺费劲的留言试一下吧
... Toggle this metabox.
Ser Arrey Ser Arrey from hunan wrote on January 17, 2021 at 7:59 am
今雨時來
Admin Reply by: 虞超
「今雨」語出杜甫《秋述》,後世用作「新朋友」之意。「時」做狀語,表示「時機恰到好處地」,「令人喜悅地」——因此「今雨時來」的意思是,時機恰到好處,新朋友令人喜悅地到來。其實新朋友無論何時到來,時機都是恰到好處,對嗎?
... Toggle this metabox.
林慧茹 林慧茹 wrote on January 17, 2021 at 12:24 am
超哥我來了!
Admin Reply by: 虞超
謝謝慧茹!
... Toggle this metabox.
謝存厚 謝存厚 from 臺灣彰化 wrote on January 16, 2021 at 9:12 pm
.
... Toggle this metabox.